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平台
作者 :  周刚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上学时老师常常跟我们这样讲。踏上社会后才知道,如果金子混在金矿里,长埋于地下,永远别指望发光。价值连城的“和氏璧”还是璞时,也没有几人识得。韩愈也曾感慨: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我曾经也幸运地碰到过一位在文学上给我引路的人――罗七妹。他当时年过五旬,在一家港资厂任厂长,我在那里做仓管。仓管这份工作上班有大量空闲的时间,我没事时就看书。他发现我爱好文学后,常常鼓励我多阅读,多练笔,并邀请我去他家玩。我曾在一个休息日去过他家一次,看了很多他写的文章。后来随着厂房搬迁,我几经漂泊,就和他失去了联系。打工生涯中,我们犹如一只只候鸟,为稻梁谋,注定得到一些的同时要失去很多。
   我爱好书法和写作,这与小时候的成长分不开。我爷爷读过私塾,年轻时是村里的会计,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我父亲上学时连铅笔都买不起,就用毛笔做作业,贫困成就了父亲的毛笔字。我从小见到爷爷和父亲给过红白喜事的人家写对联,记人情账簿。耳熏目染,也对写毛笔字产生了兴趣。我在小学五年级时参加全校书法比赛获年级第一名,中专时获全校书法比赛二等奖;在全州书法比赛获优秀奖;加入了县龙马书法家协会,当时交了一年的会费15元,后来随着出门打工,此事未再经管。
   另一个爱好是看书。上中学和中专时,我的作文经常让老师当范文念,这给了我极大的激励。后来在《恩施日报》、《江门文艺》、《打工族》等发表过几篇小短文。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说:“一个没有受过激励的人,仅能发挥其能力的20%~30%,而当他受到激励时,其能力可以发挥80%~90%。”在摸索这两种艺术道路时,我经常偏离前进的方向,被世间的种种诱惑所迷离。我常常想:是什么让我们变得如此平庸呢?
   在东莞十来年,我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其中有几位字写得特别好,结构非常奇巧,整体上又端正,有力,自成一体。特别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的职业是屠夫,副业是道师。我认为不练过几十年是写不出他那种功力的,有大师风范。他五岁随他爷爷练毛笔字,至今十多年了,没有怎么上过学。我窃以为,他的毛笔字水平超过了教我书法的中专老师,虽然书法老师是省书法家协会的会员,而这位屠夫兼道师如无名野草。
   他说练字是他的一种爱好,并没有想到要出名,也没有加入各种书法家协会的想法。他仅仅只是需要一个展示的平台。
   一说到打工群体就说是草根,这我认为是指社会地位,在生存中处于弱势,并不代表素质就是草根。是国家政策和地理位置造成了打工群体背井离乡,从内地来到沿海城市。在打造文化强国之际,我认为要加大宣传力度,让我们这些打工群体也有参与的机会。我想:不是我们太草根,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平台。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