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婚房
作者 :  青 青

  1
  陈宏涛家住郊区,父母都是下岗工人,靠在街边摆小摊儿维持家用。经人介绍,陈宏涛认识了小他两岁的牛慧丽。牛慧丽也是本市人,在一家化妆品公司做主管。经过一年多的恋爱,已迈入大龄行列的他们领了结婚证。
  难题马上摆在了他们面前:没有新房结婚。陈宏涛虽然家在郊区,可房子却只有50多平米。而牛慧丽的哥哥在珠海成家买房了,虽然不再回来,但家里的房子也不大。两人手里只有5万块积蓄,什么时候能攒够钱买房呢?没办法,他们只好暂时在外面租房子住,打算买了新房后再举行婚礼。
  看到陈家不提出钱买房子的事,牛慧丽的妈妈张英又不甘心自己出买房子的钱,又气又急,不断地催促、抱怨女婿。
  见儿子遇到了困难,陈宏涛的父母当即表示,他们会拿出一辈子积攒的7万块钱,支持他们买房。但房子要买在自家附近,这样也好互相有个照应。陈宏涛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当即答应。牛慧丽将这件事告诉母亲张英后,张英说:“既然他们家愿意出钱,那我们也愿意出。他们拿7万元,我们也给你7万元。不过,我身体不好,房子最好能买在咱家附近。”牛慧丽当天晚上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陈宏涛,陈宏涛先是高兴地一把抱住她在地上转了个圈,说:“我这个丈母娘真好!这下我们买房子的钱就解决了!”可紧接着,他的眉头便皱成川字:“那房子该买在哪里呢?”牛慧丽说:“我妈有心脏病。就不能照顾一下我们吗?”陈宏涛沉默了。当晚,两口子各怀心事,背对背地睡觉了。
  星期天早上,牛慧丽正在被窝里睡懒觉时,突然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听到妈妈说:“7这个数字不吉利。两个7加在一起更不吉利。我们就给你8万8千元吧,多吉利。而且比他们陈家拿得多,你脸上也有光呀!”牛慧丽顿时睡意全无,赶紧告诉了陈宏涛。可他听后,并没有表现出牛慧丽期待中的高兴,只是淡淡地说:“怎么你们女方还出得多些呀!”
  不久,陈宏涛和牛慧丽两家人在一家饭店吃饭。席间,双方父母就资助他们买房的问题举行“双边会议”。很快,陈宏涛的爸爸当场就把一个8万8千元的工商银行存折交到牛慧丽的手里。看着存折上的数字,牛慧丽很感动。但当她了解到陈宏涛的父母得知牛家出8万8千元,立即借了1万8千元后,她隐隐地嗅出了一股火药味。
  看到陈家将买房子的钱加到了8万8千元,早有准备的张英说:“按说,你们是接媳妇,我们是嫁姑娘,房子应该是你们陈家解决,但我知道你们也有难处,也就不为难你们了。我们都老了,都是为了儿女生活幸福。这样吧,我们双方各出一半,我们也拿8万8千元。”很快,她在随身的提包里,取出一张崭新的存折,上面的数字也是8万8千元。
  大家互相看看,谁都没有说话,席间,是难堪的静默。张英接着说:“我是个粗人,说话不会拐弯抹角,话不中听就不要往心里去。我的身体不好,有心脏病。我儿子在珠海成家立业,回家一趟不容易。我要是有个头痛发热的,身边也需要女儿照顾一下。”听到亲家绵里藏针的话后,陈宏涛的母亲赶紧表态:“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宏涛就是你的儿子。”陈宏涛也赶紧说:“就是就是!有事情吩咐就是。”张英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买房子的时候,能否考虑离我们近一点,好有个照应。”陈宏涛的父母沉默了一会儿,看到对方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便答应说:“这一点小事情,没有问题。”于是皆大欢喜,气氛融洽。
  
  2
  陈宏涛家在市区的东南郊,而牛慧丽家在城西。坐公交车需要两个小时,中间还要倒车。他们相中了一套商品房,建筑面积112平方米,三居室。这里离牛家步行大约只需要15分钟。那天,陈宏涛特意和牛慧丽一起跑到家里,请牛慧丽的父母一起去看房,牛家人对这个地方十分满意。
  然而,当牛慧丽和陈宏涛准备去售楼部办理交纳“首付”手续时,陈宏涛接了一个电话,他对着手机嗯嗯哈哈了半天后,对牛慧丽说:“我临时有点事,今天抽不开身,改天吧。”牛慧丽没有往心里去。又过了几天,她又催他去交款,他却含糊其词起来。牛慧丽很着急,因为房价只涨不降,再这样拖下去,怎么得了?但陈宏涛还是按兵不动,一直拖到了月底。
  牛慧丽很生气地要求他务必要去交“首付”,陈宏涛答应了。可他磨磨蹭蹭地跟牛慧丽来到售楼部,却拉着脸说:“这个楼盘离我家太远了,我回家一趟多不容易。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儿子,不愿意咱住在城西……”牛慧丽听后十分惊讶,说:“你父母不是当着我爸妈的面表态,说在我家附近买房的吗?这么快就变卦了?”陈宏涛自知理亏,低头无语。
  那天下午,他们各怀心事地回到了各自家里。一到娘家,牛慧丽便把这个情况对妈妈说了,张英想不到亲家会变卦,一下气得脸白了。牛慧丽怕妈妈心脏病发,赶紧扶着她卧床休息。张英手捂着胸口气咻咻地说:“他家太没有诚意了!我要是没有这个毛病,我才懒得去管你们买哪里的房子呢。你要是在东郊买了房子,我这里突然有个事情,怎么来得及呢?”
  谁知,陈宏涛的父母也一口咬定,说:“当时答应他们,是考虑到你们买房子需要筹钱。但陈家娶媳妇,应该以男方为主。要不是咱家房子小,她都应该住在这儿的!”陈宏涛觉得父母说得有理,只好答应回去做妻子的思想工作。
  陈宏涛回家后,看到牛慧丽还没有回家,便跑到岳母家找她。面对岳母,他为难地说:“其实,我住在哪里都可以,但我爸妈觉得是陈家娶媳妇……他们都是老脑筋,我也没有办法呀!”张英听后,沉吟了一会儿说:“我能够理解你爸妈的心情,我们年纪都大了,哪个不想子女在身边有个照应呢?要不,就在我们两家当中的地方买房,这样两家都可以照应。”牛慧丽和陈宏涛听后,都觉得这个办法不错。
  然而,当他们到中间地带寻找房源时,才发现还真不容易。这里地处市中心,房价高得离谱,他们手上的钱,只能支付条件一般的小户型房的10%的首付。交了首付后,装修、家具的钱便没了着落,怎么应付接下来的生活呢?
  牛慧丽的哥哥出差顺道回家里看望父母,得知妹妹的情况后,生气地说:“买房是男人天经地义的事情,现在我们女方也出钱,真的是够意思了,他们男方还这样寸步不让,少见!”牛慧丽更加坚定了在自家附近买房的决心。于是,趁着哥哥在家,牛慧丽便安排他和陈宏涛单独谈谈,希望两个男人好好沟通一下。哪知,他们只谈了十几分钟,便不欢而散。得知陈宏涛说他爸爸有类风湿病,最近很严重时,牛家人都感到很突然。牛慧丽惊讶地问陈宏涛:“怎么我从没有听你说过呀?”陈宏涛说:“他时好时坏的,我也就没有说。”牛慧丽揶揄道:“你现在告诉我,是个什么意思呢?”陈宏涛看着屋顶不说话。
  就这样,买房成了僵局。时间一晃就到了年底,牛慧丽发现自己经常头晕、恶心,到医院一查,怀孕了。陈家人却依旧不让步:“嫁出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既然你已经是陈家人了,就应该听陈家的话!”牛慧丽窝了一肚子气。生气加妊娠反应,她动不动就和陈宏涛吵架拌嘴,日子开始不太平起来。每次牛慧丽发脾气时,陈宏涛怕她动了胎气,虽然不跟她争执,但总是以沉默来对抗。这更加让牛慧丽窝火。
  
  3
  寒冬将至,气温骤然变冷,张英的心脏病突然犯了,牛慧丽的父亲忙把她送进了医院。牛慧丽和陈宏涛也急忙赶到医院。
  病床前,张英拉着陈宏涛的手说:“宏涛啊,我现在想通了,你们就是在附近买了房,我犯病了还不是来不及吗?不要因为这点事情影响到你们。”听了母亲的话,牛慧丽难过得心如刀割,她流着眼泪说:“妈,您别乱想了。我已经和宏涛商量好了,咱家不远处的新苑景园小区就在医院对面,就是有事也来得及!我们明天就去看房子。”说着,牛慧丽用手暗暗扯着陈宏涛,然而,陈宏涛却默不作声。陈宏涛的表现,让牛慧丽失望极了。
  就在张英出院一个月后,陈宏涛突然说他在东郊看好了房子,要她和自己一起去看。牛慧丽气愤地说:“我不会去的!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了你们当初的承诺!如果你们要改变初衷,至少去向我爸妈解释一下吧?”
  晚上,陈宏涛带着他的父母来到牛慧丽的娘家。起初的气氛还比较融洽,但谈着谈着,火药味渐渐地就浓烈起来。牛慧丽的爸爸说:“自古以来,房子都是男方解决的,现在我们还出了一半的钱,难道不可以关照一下我们吗?”陈宏涛的妈妈却针锋相对地说:“自古以来,住哪儿都是男方说了算!我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听说过女方来定住房地点的!”
  听到这里,张英生气了,她咬咬牙,说:“既然谈不拢,这个婚也别结了!”牛慧丽当时的情绪也十分激动,跟着妈妈说:“这个事情我们不会让步的,我爸爸妈妈养育了我,如果我不能孝顺父母,我坚决不能答应。”陈宏涛的母亲冷笑着说:“小慧,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娇贵了。我家的宏涛也不是瞎子瘸子,找得到女人的!”见亲家母不但不服软,还说出这么难听的话,张英气得站起来愤怒地说:“算了!我们家不嫁了!”陈宏涛的妈妈寸步不让,说:“你们不嫁,我们还不娶呢!有什么稀罕的!”说完起身就走,陈宏涛也尾随爸妈而去。
  张英顿时气得脸色煞白,浑身发抖,牛慧丽见状,急忙打了120急救电话。她一面抚摸着妈妈的胸口,一面安慰她。妈妈颤抖着说:“他们陈家太欺负人了……”话音未落,她突然身体一僵,脸色发青,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等120急救车赶到后,她已经没有了心跳……虽然经过医院极力抢救,但张英还是离开了人世!
  见母亲被气死,牛慧丽一下子扑倒在母亲病床前泣不成声。当晚,她通知了远在珠海的哥哥,电话那端,哥哥气得声音发抖,说:“肯定是陈宏涛那小子给气死的!我饶不了他!”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哥哥从珠海赶回。看见妈妈去世,悲愤欲绝的他要去找陈宏涛算账,但牛慧丽和父亲都拦住了他。一家人抱头痛哭,忍痛为张英办丧事。牛慧丽没有通知陈宏涛,母亲入土为安后,牛慧丽才泪流满面地给陈宏涛打电话,说:“我们离婚吧!”听闻此言,陈宏涛大惊,忙来到牛慧丽家。
  得知岳母在他们闹翻后突发心脏病离世,陈宏涛万分震惊地说:“什么?咱妈去世了?”牛慧丽冷冷地说:“是我妈,不是你妈!”陈宏涛着急地问:“你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牛慧丽狠狠地看了他一眼,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她回答道:“我妈就是被你们气死的!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现在,你们一定很高兴,是吧?新房的地址可以遂你愿了,是吧?”陈宏涛懊悔万分,他痛苦地说:“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真的很后悔,我真的没有想到我家的坚持,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早知这样,我们是绝对不会坚持的!”牛慧丽愤怒地吼道:“说这些都没有用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了,我们还是好说好散吧!”随后,牛慧丽便提出了离婚,并且表示要马上去医院打胎。
  面对这个局面,陈宏涛扑通一声,对着岳母的遗像跪了下来,半天他才抬起头,忏悔地说:“妈,是我对不起您和小慧。小慧有了孩子,我们得好好过下去呀!您在天有灵,就帮帮我吧!”听到这话,牛慧丽趴在桌上大哭起来。父亲也流下了眼泪,他扶起陈宏涛,说:“这事也怪不得你,我再劝劝小慧……”
  因为陈宏涛始终不肯与牛慧丽离婚,他不断地向牛家忏悔,乞求他们的原谅。而陈宏涛的父母也多次到牛家表示,就把新居的地址选在牛家附近,尤其是他的妈妈多次泪流满面地对自己当初的气话表示懊悔。面对陈家人不断的忏悔,牛慧丽的心软了,爸爸更是劝她要忘记过去,面对将来,说:“其实他们陈家也不是故意这样做的,站在他们的角度我可以理解。何况他们也诚心诚意地检讨了,你们就忘记过去,好好过日子吧!”哥哥虽然对陈家人也很恼火,但也劝牛慧丽说:“既然这个时候你们有了孩子,也许是天意。我想,妈如果在天有灵,她也希望你能够幸福……”
  听了父亲和哥哥的话,牛慧丽非常矛盾。她在恨陈宏涛的同时,也常常想起他们过去相爱的日子,想起陈宏涛对她的好,她痛苦万分,不知道该怎么办。每次看到陈宏涛和公婆,她就会想起妈妈。她知道,尽管他们不是故意的,但她却无法从内心原谅他们。
  在陈家人的坚持下,新房买在了牛家附近,但是,牛慧丽却高兴不起来,更没有心情去装修房子、置办婚礼。她觉得,这房子的位置是妈妈用生命换来的,因此看着新房,她不仅仅是迷茫,还伤透了心……
  司志政/荐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