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抽象绘画
作者 :  李景安

  抽象主义绘画我年轻的时候也很迷茫,看过一个说法,说抽象画无论画面大小,所有的笔触、色彩、形状空间都是无所谓的,无所谓的色彩、无所谓的明暗、无所谓的笔触、无所谓的一切。甚至画家的绘画行为动作,都最好是下意识的,或者是无意识的。于是我就感到很神秘,这样的绘画岂不就是天生的么?认真地找来抽象绘画来看,还真的看不懂。后来看到介绍抽象绘画的文章,说书画家本人也没法解释,说是观众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了,不必求解也没有解,是越解释就越解释不清的东西。
  再后来看到一些报道,说美国吧,有所谓动物画家,黑猩猩、毛驴等动物也能在画布上涂涂抹抹,这些所谓作品也能卖出天价来,去年又看到一个大象画家,用鼻子握着画笔也会蘸着颜料在画布上一通涂抹,这些所谓作品也能卖出难以理解的高价来。当然“创作者”是不收钱的,它只是要些吃的食物,收钱的是它的主人。我就有了个印象,抽象画事涉虚妄,不过玩闹而已。买抽象画的人离神经病也差不远了。
  临近退休的前两年,在中央电视台的节目里,我又一次见到抽象画的创作活动,可是一本正经的。那个“画家”买了一个喷气式飞机的发动机,固定在地面上,再把画布撑好,利用喷气发动机的高压气流,把一桶又一桶的颜料油漆泼向画布,高压气流甚至吹动油漆在画布上流动交汇,交融。这位画家就这样一口气制造出三幅“作品”,每幅可以卖出数百万美元,这位艺术家挣钱就是这样容易,难以置信么?但这是事实。
  还有不时就冷不丁爆出新闻,某个地方出了个天才的儿童画家之类,两三岁就可以画出精彩的画作来,看看那些作品也都是抽象画。两三岁就这么厉害,那些长着胡子的头发花白的老画家岂不都成了白痴了?画了一辈子画特别是画了一辈子的抽象画,结果还不如一个两三岁的小孩,这是怎么说的?
  再后来想起大艺术家杜尚先生。不仅把一个小便池弄成了艺术品,连自己拉的臭屎也分装成几小瓶,当成“作品”卖出了天价,不管是装白痴还是真白痴的抽象画家又算得了什么?!
  有人说这都是美国中情局搞出来的文化战略行为。甚至言之凿凿中情局出多少钱搞了哪些个事情。作为一个普通百姓,无法核实种种证据,但是我也不相信如此弱智的东西会炒作成一笔巨大的财富,既然有人买单,买单的就一定有他的企图,装疯卖傻也是一种本事,不是人人都可以的,大奸臣赵高指鹿为马一是有他的实力,二是有他的企图。
  花费巨资为杜尚这样的艺术家买单的人一定也是这样。
  如果说绘画艺术是一种语言,抽象绘画也是画家的语言方式,也是用这种语言发表自己的观点,抒发自己的情感,描述自己的理解的。不过这样的表达不仅观众不能明白,连画家本人也不明白,也解释不了,只好让观众随便看去。这种情况有点像正常人听哑巴说话,既非哑语,也不是任何一种民族语言。不过是一通毫无规则的叽里哇啦,虽然可以让人感知哑巴的情绪、情感的动荡,但是毕竟不知所云。
  既然人类已经有了几千年的语言历史,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语言能力,去学哑巴的叽里哇啦呢?大家都变成哑巴难道是进步么?
  具象绘画的抽象因素毕竟和抽象绘画是两码事,从严格意义上说,具象绘画不过是表达的人类视觉效果,非人类看世界不是和我们一样的。例如羊眼的瞳孔是长条形的,猫科动物的瞳孔可以是一条细细的缝隙,我相信他们看到的世界一定和我们不同,作为视觉艺术的绘画一定得表达人类视觉的效果才可以和人类互相沟通,画画不是给阿猫阿狗看的。但是人类的眼睛不是万能的,好多东西人类会视而不见,或者无法看见,总体视觉会是人类生存的必要条件,但是局部的视觉会使人不知道它的意义。抽象和具象没有绝对的界限。看整体是具象的,看局部时或许就是抽象,局部对于整体不是没有意义。至少是不容易形成正确的看法。管中窥豹,只见一斑,这一斑就是抽象,一幅画就画猎豹身上一个斑纹,那岂不就是一幅抽象画么?用这种思路想开来,不知可以创造出多少美丽的画面来!法国华人画家朱德润,据说是画了不少抽象画,有人说他的画很震撼,在我看来,他画的是一个铁匠炉的局部,黑黑的盖铁下面,冒出美丽的喷出的火焰,明亮美丽的火焰映照下盖铁和炭块都变成了暗暗的彩色,在鼓风机的吹动下火焰失去了它多变的缭绕状态,变成了美丽的光晕。一切烟雾、铁匠、炉子、锤子都被画家放到了画面以外,画面上只剩下了明亮的炉口。画家再把它无限放大,于是就有了在黑黑的石块缝隙中,似乎蕴藏着什么宝物,这个宝物发出炫目的光彩,引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在这一个思路下面,朱先生画出了很多漂亮的画面。
  这可以说是一种抽象方法,其他都可以是由此衍生的。人类的眼睛看不到比细胞更微细的东西,借助电子显微镜,把天然的东西的局部放大,造成人们见所未见的效果,也是一种创作方法。其实很多东西在电子显微镜下的照片,其美丽程度和千变万化真的是很难以想象的。造物的神奇远远超出人类的智慧。不看文字说明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当然研究物质结构的科学家除外。这也是管中窥豹的原理,这是同一种思路。但是艺术家的胡编乱造会难倒科学家,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似是而非的抽象艺术家解释不了,科学家也解释不了。
  跳出地球,宏观看世界,人眼所不能企及之处,同样也是现代抽象艺术制作的启发。不过他们只是制作了画面形式上的变来变去。一点也不具备科学的探索精神,他们只是现代科技的鹦鹉学舌,拙劣的模仿使抽象绘画只剩下了形式的外壳,是绘画变成了哑巴的语言而成了莫名其妙,只有登峰造极的手段,而没有正常人的语境。
  绘画是人类进行交流的另一种语言,具象也好,意象也好,甚至如梦境一般的心象也好,都是人类共同可以认知的艺术语言形式。有人说人类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知识是通过眼睛获得的,大脑通过眼睛获得的知识是人类视觉能力所决定的。电子显微镜和宇宙飞船大大地拓展了人类视觉能力,借助科学仪器人类的视觉可以上穷碧落下黄泉,见前人所不能见,但是胡编乱造或对大自然微观的拙劣模仿只能造成对大自然的误读,没有什么好处。
  绘画艺术毕竟是感情的抒发所成,感情的匮乏、文化的退化、道德的堕落产生不了好的艺术品,以反传统为旗帜的抽象绘画缺乏艺术的真诚,又没有科学的严谨,更不要技巧的积累,整天挖空心思在制作手段上不择手段地出新巧,出怪招,所谓出奇搞怪终于会黔驴技穷,一定会自寻死路,是没有什么艺术性可言的。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