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狼还情
作者 :  吴尚平

  放暑假的第二天,十二岁的拉扎尔和爷爷乌满斯准备了足够两人吃一个月的烤馕和砖茶,用马驮着食品和帐篷,由两只健壮的牧羊犬护卫,赶着一头花白奶牛和两百只绵羊去寻找水草茂盛的牧场。浩浩荡荡的羊群在帕米尔高原辽阔的牧场上,就像一朵小小的白云在山脊上慢慢飘动。
  一天,当羊群走到一片草木繁茂、乱石突兀的缓坡上时,忽然,羊群的中间像是落下颗无声炸弹,羊群惊慌失措,没命地向四周逃散。牧羊犬也疯狂地吠了起来。拉扎尔骑在马背上,看得十分清楚:在羊群中间刚刚露出的空旷草地上,出现了一只青灰色的狼。拉扎尔从小就听惯了狼叼羊的故事,立刻急得汗珠直冒,大声叫喊:“狼来了!”并呼喊背后的爷爷举枪射击。
  乌满斯立刻从背上取下双管猎枪,推弹上膛,瞄准了那只狼。正欲扣扳机的时候,他看见了那只狼的肚皮下有一排胀鼓鼓的乳房,随着小跑的步子左右晃动着,它还不断地朝他们张望,根本就没碰一只羊,而是穿过羊群闪开的一条甬道,在牧羊犬的护送之下,从容不迫地跃上了一个高高的山崖。它站在山崖上望了他们一会,便向山谷中跑去了。
  乌满斯爷爷始终没有开枪。他向气得在马背上乱跳的拉扎尔解释说,这是一只正在哺乳小狼崽的母狼,它今天的举动十分反常。狼有时也在大白天袭击羊群,但不是如此大摇大摆穿群而过,而是借助于草丛和岩石的掩护,避过牧羊人的视线,对离群的孤羊进行突然袭击。眼下是夏季,也正是狼哺育后代的季节,据判断,很可能在附近有狼窝。
  果然他们在一块大石头后的草丛中发现了一个洞,离青灰色母狼出现的地方不到一百米远。牧羊犬在洞口汪汪叫着,两只前爪使劲地在地上刨着。拉扎尔把耳朵紧贴在洞口边,隐约听到了洞里有小狼崽尖细的叫声。这时,拉扎尔恍然大悟,原来母狼在大白天突然出现是为了转移他们的视线,保护它的幼崽。“凶狠的狼,你也有今天,我非绝了你后代不可!”拉扎尔自言自语了几句,又喊爷爷快拿锄头来掘狼窝。
  乌满斯爷爷把耳朵贴在洞口处听了一会,微笑着对拉扎尔说:“这些狼崽刚出生,还没见过天日呢,把它们弄死了,怪可怜的,饶了它们吧!”
   “不行!几天前狼还咬死了咱们家一只羊呢,这个仇一定得报!”拉扎尔的嘴巴撅得老高。
   “今天这只狼表现得很好,没有咬我们的羊,我们不能对不起它的儿女们。听爷爷的话,下山做饭去!”乌满斯爷爷说罢,用手把狼窝周围的草扶了扶,恢复了原状,带着拉扎尔下山去了。
  拉扎尔跟着爷爷在这条山谷里放牧了二十多天,没有一只羊被狼咬死,就连平时最凶猛的牧羊犬在夜晚也显得十分安静。几天后,爷孙俩收拾起帐篷,赶着羊群迁移到另外的地方放牧去了。
  这天,拉扎尔和爷爷把羊赶到一条无名山峡。这里人迹罕至,嫩绿的牧草长得有半人高,一条潺潺小溪从中穿过,是个十分理想的天然牧场。羊群到了这里,吃饱了,喝足了,就在草地上互相嬉戏,真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但是,乌满斯爷爷骑着马在山谷四周察看了一圈以后,在草丛里发现了许多白森森的牛羊骨架。他马上意识到这里有凶猛的野兽出没,很不安全,应该在天黑以前离开这里。可是,到了黄昏的时候,羊群说什么也不肯离开。爷孙俩无奈,只好就地扎营。
  就在这天深夜,一件让爷孙俩终身难忘的事情发生了。
  凭乌满斯爷爷的经验,在夜里,肯定会有猛兽来袭击羊群。因此,他和拉扎尔把羊栏加高加固了,并且每隔半个小时就带着两只牧羊犬围着羊圈巡逻一次,惟恐有什么闪失。
  高原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黄昏时还是满天彩霞,到深夜时,天空居然飘起了雪花。羊圈里的羊群挤在一起,不时发出咩咩的叫声。这时,两只牧羊犬几乎同时猛吠起来,离开主人,箭一般朝羊圈东面蹿去。乌满斯爷爷知道有野兽来袭击羊群了,连忙把睡在篝火堆边的拉扎尔摇醒,叫他把火烧旺一点,呆在帐篷里千万不要出去。然后他把猎枪推弹上膛,走出了帐篷,大声吆喝着追赶牧羊犬去了。
  却说拉扎尔听说有野兽来袭击羊群,脑瓜里的瞌睡虫顷刻间跑到九霄云外去了。按照爷爷的吩咐,他迅速把帐篷里的火加旺了。这时,帐篷外的犬吠声、羊咩声组成了一支热闹的交响曲,吸引着拉扎尔。他惟恐爷爷有什么意外,迅速点燃了一个松枝火把出了帐篷。
  谁知他刚走到羊圈边,只听得远处的杂树林里传来一声牧羊犬的惨叫,而另一只牧羊犬更加疯狂地吠着。拉扎尔马上判断出这只牧羊犬是被野兽咬死了,而且这野兽肯定是狼。他真后悔那次没有把狼窝里的狼崽们掏出来,让牧羊犬饱食一顿,现在倒被狼群咬死了。刚想到这里,杂树林里又传来了一声牧羊犬的惨叫,看来狼群的数量还不小。他想到爷爷一人肯定斗不过狼群,危在旦夕,马上举着火把没命地朝前跑,高声喊道:“爷爷!危险!快回来!”
  拉扎尔的喊声未落,只听得砰砰两声枪响,紧接着又是“通”的一声响,像是一个庞然大物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这时,拉扎尔已经举着火把跑到了爷爷背后。正当爷爷掉头责怪拉扎尔不该出帐篷时,忽然间杂树丛里传出一声低沉的虎啸,紧接着一只老虎模样的野兽腾空跃起,直朝爷爷扑来。爷爷背后没长眼睛,当然看不到。拉扎尔借着火光看得清楚,这是一只能爬树、善跳跃、且又十分凶猛的雪豹。
  拉扎尔从小就跟爷爷放牧,见过几回,此情此景下,他倒显得临阵不慌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左手举着火把,右手握着小刀,一个箭步冲到爷爷前面。这时,雪豹刚好落下,把拉扎尔扑倒在草地上。爷爷见状,十分心痛,他举枪对着雪豹,准备射击。谁知雪豹和拉扎尔扭在一起,他怕误伤了孙子,只好朝天放了一枪,然后迅速掉转枪口,用枪托猛砸雪豹的脑袋。
  雪豹大吼一声,直扑乌满斯爷爷。看来,爷孙俩将会成为雪豹的美味了。
  就在这生死关头,黑暗中传来几声狼吼,不知从哪里蹿出两只狼来。一般情况下,当雪豹捕到食物时,如若碰到狼群,狼们就会毫不客气地围拢来和雪豹争夺食物。可是,这会儿两只狼却一齐从后面咬住了雪豹的尾巴和肛门。
  这时,乌满斯爷爷从林地上站起来了,他吼了一声,举枪对准雪豹。雪豹见状,腾空一跃,又将乌满斯爷爷扑倒了。旁边的两只狼几乎同时跃到雪豹的身边,一条狼来到雪豹的头边,与它佯战;另一条狼则死死咬住雪豹的肛门朝后拖,使得雪豹前后受敌,首尾难顾。雪豹痛得惨叫一声,立刻倒在了地上,再也不动了。
  当拉扎尔和爷爷醒来时,朝霞已经映红了远处的雪峰。羊群在山坡上安静地吃草;小溪两岸的树林边和草地上,躺着雪豹和两具牧羊犬的尸体;帐篷后面山坡的大崖石上,有两条血迹斑斑的老狼在望着他们,其中一条青灰色狼的肚皮下有两排胀鼓鼓的乳房,原来就是那条出现在羊群中、转移他们视线的母狼。乌满斯爷爷这时恍然大悟了,他告诉拉扎尔:是这对老狼夫妻救了他们。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