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凭的是一颗心
作者 :  王吴军

  一
  
  夜已经很深了,王俊刚刚谈完一个投资项目,安顿好了从远方来的客人,于是和秘书小张、司机小李一边说着话一边从饭店里走出来。饭店门口闪烁的霓虹灯把三人的身形映照得影影绰绰。
  王俊是一个英俊洒脱的中年人,穿戴大方得体,稳重的举止使得他浑身洋溢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深夜的街道上,行人并不多,三个人一起朝停在附近的轿车走去。
  今天晚上,王俊谈成的是一个给边远山区的孩子投资建学校的项目。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事业有成的王俊一直希望自己能为边远山区的贫困孩子们做些事情,所以,前一段时间,他专程到西南的边远山区进行考察。在那里,王俊看到了当地小学校破旧的教室和那些渴求知识的孩子们,那一双双纯真的眼睛令他的心一下子疼痛起来。回来之后,王俊立刻开始着手这件事情。
  后来,王俊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决定要投资为边远山区的孩子们建造一所学校。这一决定得到了公司上下全体员工的支持,于是,这件事就摆上了日程。昨天,在王俊的热情邀请下,那个边远山区的学校校长和当地一名政府领导来到了这里和王俊见面,商谈建造学校的具体事宜。今天晚上,王俊请他们吃饭,饭桌上,建造学校的事情定了下来。王俊非常高兴,忍不住多喝了一点酒,此刻他的脚步显得有些歪歪斜斜的。
  尽管这条街的道路很宽,王俊因为酒后的脚步有点踉跄,一不留神,他和一个迎面的女人撞在了一起。
  那个迎面走来的女人捂着脸,走得也很匆忙,王俊躲闪不及,一下就和她撞了个满怀。王俊是个男人,身板又大,而那个女人身单力薄,被撞得倒退了好几步,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小张和小李一愣,随即小李瞪起眼睛,大声冲那女人嚷道:“你这人没长眼睛啊?怎么朝人家身上撞,怎么走路不看路?”
  王俊一看那个女人,也愣住了。他又俯下身仔细看了看,不禁目瞪口呆,酒意一下子消了一大半,急忙上前,弯腰去扶那女人。
  那女人抬头看了看王俊,呆住了,喊道:“阿俊,是你?”路灯下,女人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王俊身边的小张和小李左右看看,咦,一向豪气冲天的王俊,在这个女人面前,怎么变得那么腼腆。
  王俊嗫嚅着说:“李娟,天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你……你怎么哭了,出了什么事?”
  这个名叫李娟的女人,看上去很憔悴,她用一双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王俊身边的小张。听到王俊的问话,她才急忙低头擦了擦脸上的泪。
  王俊看了看身边的小张,知道李娟误会了,想解释,却又不知该怎么解释。王俊觉得浑身都在较劲,十分尴尬的张了张嘴,半天才吞吞吐吐说:“她是我公司的员工,今天跟我出来应酬一些生意上的朋友。”
  李娟抬起眼望着王俊,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李华润和你一样,经常带着女人出来,现在,他正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我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你们……你们真不简单!”李娟说着,声音哽咽了起来。
  “李娟肯定是误会了。”王俊摇摇头,愣愣地站在那里,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二
  
  李华润是李娟的丈夫,王俊早就知道,他们夫妻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平淡。李华润和王俊一直是生意场上的对手,尽管李华润以玩世不恭而闻名,但是,王俊并没有听说过李华润有过什么桃色新闻。现在,李娟亲口说李华润经常在外面拈花惹草、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这令王俊感到有些意外,他心中涌起一丝难过。
  其实,王俊一直希望李娟生活幸福,所以,对李华润一直暗中帮忙。王俊觉得,李华润的顺达公司生意好了,李娟生活就幸福了。可是,李华润却不争气,他不好好经营公司,整天只知道花天酒地,公司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李华润在生活上的不检点,恐怕与事业不顺有关。
  想到这些,王俊轻柔地对李娟说:“李娟,我觉得我们应该找个地方,好好谈一谈。”
  李娟看了看王俊,沉默了片刻,以一种不容商量的语气回道:“不行。”
  遭到李娟的拒绝,王俊仿佛一下子矮了半截,他只好说:“李娟,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李娟摇摇头,然后快速地离开。
  王俊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李娟的背影,心中涌起难以言说的痛苦。
  王俊一动不动,站了很久,直到小张和小李喊他,他才回转身,默默地上了车。
  一路上,王俊一句话也不说。
  到了家,王俊打开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愣了很久,才慢腾腾地站起来,泡了一杯热茶,呆呆地望着杯子。看着轻轻飘散的热气,王俊的眼前又浮现出李娟的身影,仿佛看到李娟温柔地坐在了他的身边,依偎着他。
  此刻,王俊的脑子里全部是李娟的影子,他想着李娟的温柔多情、善解人意,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忽然,王俊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子,他的目光里流露出浓浓的幽怨。他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叹口气,走到卧室,懊恼地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出神。
  王俊不禁想起了往事,一切历历在目……
  
  三
  
  大学毕业那年,王俊和李娟一起进了同一家科研单位。当时他俩正在谈恋爱。李娟不仅是个美丽的姑娘,而且气质高雅、为人贤惠、聪明能干,王俊深深地爱着她。李娟也深深地爱着王俊。平时,王俊和李娟总是出双入对,卿卿我我,如胶似漆。那一段爱情洋溢的时光,让王俊永远也无法忘记。
  当时,李华润在单位做部门主任,他也迷上了李娟。李华润经常利用出差的机会,千方百计地接近李娟、黏着她。有一次,李华润和李娟一起出差,在外地的一家旅馆里,李华润趁夜深人静时,借口谈工作上的事,钻入了李娟的房间,非要把生米作成熟饭。虽然李娟坚决反抗,但是,李华润还是强行占有了她。
  李娟是一个爱面子的人,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种事情,她感到是一种耻辱,自然羞于张扬。
   当时,王俊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依旧对李娟痴情如火,处处照顾她、呵护她。然而,王俊越是对李娟好,满怀心事的李娟越是觉得难受,面对王俊对她的缠绵情意,她心如刀割。为了能让王俊找到新的幸福,李娟决定断绝和王俊之间的来往。当时,李娟对爱情和婚姻已经万念俱灰,于是,她就匆忙而草率地决定嫁给李华润。
  从此以后,李娟总是处处躲避着王俊,对他显得极其冷漠。
  听到李娟和李华润要结婚的消息,王俊犹如当头挨了一棒,他被这晴天霹雳给震晕了。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爱情无望,事业空渺,心中无比孤独痛苦。他发疯似的砸了自己宿舍里的所有东西,然后用头使劲撞墙,颓然地坐在地上,默默地任凭鲜血从额头上流下来。
  好不容易熬过了半个月,王俊终于冷静下来。一天晚上,王俊对着空荡荡的屋子,流完了失恋痛苦的泪,从破碎的镜框里他无声地拾起李娟的照片,仔细地端详着。王俊很想将李娟的照片撕得粉碎,可照片上的李娟瞪着一双美丽如水的大眼睛,还有她那张甜蜜微笑的动人面容,使他不忍下手。于是,王俊将李娟的照片默默地珍藏起来。
  第二天,王俊带着简单的行李,没有和任何人告别,独自悄然离开了单位,离开了这个留给他甜蜜也留给他痛苦的地方。
  王俊到了另一个城市,他开始经商。经过几番拼搏,他终于拥有了一笔资金,于是,他带着这笔资金,重新回到留着他和李娟爱与恨的城市,决心要在这座城市里拥有自己的一份事业。他成立了圣方电子公司,由于经营有方,在几次大收购和吞并之后,圣方电子公司一跃成为市里的龙头企业,王俊也成了一位引人注目的名人。
  现在,王俊什么都有了,可是,唯一难以如愿的,是他的感情。王俊把爱情之门死死地关闭起来,他拒绝李娟之外的所有女人。他心里明白,他仍爱着李娟。
  回想往事,王俊感慨万千。打开皮箱,他拿出一本精美的日记本,从里面取出李娟的那张照片。王俊默默地端详着,许久许久,还不愿放下,他在内心深处深情地呼唤着:“李娟,我爱你,我要你!李娟,你回来吧!”
  
  四
  
  第二天,王俊一到公司,事业部的经理林明就来向他汇报工作。林明说道:“董事长,顺达电子公司的资金的确非常紧张,他向咱们提出了合作意向,希望咱们在资金上支援他们一下,并且已经把有关资料传了过来,您看要不要跟顺达公司合作?”
  王俊思考了一下,说道:“顺达公司正处在经营困难的时候,帮助他们是可以的。不过,事情一定要办好,要办得周到严谨,千万不能让顺达公司垮了!”
  林明非常有把握地说:“董事长尽管放心,有您这番话,我一定把事情办好。只是,李华润这个人名声不大好,您还是需要慎重考虑一下。”
  王俊点点头:“人总是会变好的。再说了,谁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那好。”林明一笑,“您就放心吧,我这就按您的意思把资金打到顺达公司的账上。”
  王俊一笑,说道:“这样吧,你负责这件事。不过,你要记住,那就是一切按照相关规定去办。”林明点点头,冲王俊一笑,告辞走了。
  王俊打了几个电话,又给下属签署了一些文件,然后翻了翻台历,正要按铃叫秘书进来,问问下午的日程安排,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
  王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心想,办公时间谁在大声喧哗?王俊正要出去,办公室的门一下被撞开了。只见一个头发散乱的人和两位保安相互纠缠着,闯了进来。
  王俊不禁一愣,原来,闯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华润。
  王俊没有料到,李华润会来找他,而且是以这种方式。
  一见到王俊,李华润的眼睛就红了。他使劲挣脱了保安,一步蹿到王俊面前,铁青的脸上充满了愤怒。他颤巍巍地指着王俊,嚷道:“王俊,你这个混蛋!你竟一步一步逼我走向绝路。我向你求助,你为什么不帮我?没有资金,我的公司怎么运作?你这不是釜底抽薪要置我于死地吗?王俊,我告诉你,你要真是个男人,就别用这软刀子来杀我,给我来个痛快的!你杀了我,不就能了却你的心头之恨吗?”
  面对失态的李华润,王俊显得非常平静,他坐在沙发上等李华润嚷完了,才缓缓地说道:“李先生,你应该知道,吵吵嚷嚷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要知道你的身份,你是一个公司的老总,有话要慢慢说,不要丢了身份。”说完,朝两位保安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出去。
  保安怕李华润对王俊动手,就站着没动。王俊厉声呵斥道:“你们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吗?”保安这才出去。李华润站在那里,狠狠地瞪着王俊,然后,一字一句地对王俊说:“王俊,今天我来是要告诉你,你如果把我逼急了,我李华润也不是吃素的。”
  王俊笑了笑,说道:“那很好,李华润,我真心希望你能好起来,这样,李娟也会幸福一些。”
  “你……王俊,你这个混蛋,你竟然还没有忘记李娟。”李华润说到这里,不知为什么,口气忽然软了下来。
  沉默片刻,李华润又低声说道,“王俊,我知道,当初我从你手里抢走了李娟,你一直记恨着我。不过,你是个聪明人,何必为了一个女人去干傻事呢?这是不值得的。”
  李华润的话音刚落,王俊脸色一沉,正色说道:“李华润,我告诉你,你用最卑鄙的手段夺走了李娟,我一直认为,对于你这样的卑鄙小人,无论生活怎样惩罚你,都不为过。但是,我要告诉你,对你,我已仁至义尽。”
  听了王俊的话,李华润凄惨地一笑:“你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王俊,我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市场,而且,我公司的经营已经陷入瘫痪。你不能看着我的公司倒闭吧?”
  “李华润,你先回去,我知道该怎么做。”说着,王俊起身让李华润出去。
  李华润非常羞怒,他使劲地用手击打着桌子,咆哮道:“难道你真的要看我走到绝路上吗?”
  王俊慢声慢语地说:“李华润,我告诉你,你必须先要反思一下自己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路是人走出来的。”
  “王俊,你简直不是人!”李华润气急败坏地喊道,说完,他伸手抓起桌子上的笔筒,高高地举过头顶,“王俊,既然你不让我活,我今天跟你拼啦!”
  王俊“噌”地站了起来,怒目而视。看到王俊威严的目光,李华润浑身一软,笔筒摔到了桌子上。
  李华润又换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冲着王俊央求道:“你说吧,你要我怎样做,我才可以过这道坎?我一切都听你的,可以了吧?”
  王俊看着李华润,说道:“你的路要自己走!你回去吧!”
  听了王俊的话,李华润一脸的惊恐,他身子晃了一下,差点跌倒。只见他神情沮丧、脚步沉重地走出了王俊的办公室。
  望着李华润颓丧的背影,王俊拿起一只玻璃杯,用力摔到墙壁上,大声吼道:“李华润,你这个混蛋……”
  
  五
  
  半个月后,王俊接到报告,圣方公司支援给顺达公司的资金竟然被李华润在赌博时输光了。王俊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怒不可遏,他觉得应该给李华润一点颜色看看了。
  于是,王俊当即委托律师起诉李华润及顺达公司。
  这个案子历经了两次开庭审理。法院判定,顺达公司败诉,赔偿圣方公司三百万元经济损失,并承担此次诉讼的全部费用。判决后,李华润当庭失声痛哭,他发疯般地又跳又骂:“王俊,你这个混蛋,你杀了我吧。我不服,我不服,我要到高级法院上诉,我要上诉!”
  李华润请了知名律师在法庭上努力为顺达公司进行辩护,结果顺达公司还是败诉了。对于这次败诉,李华润心里明白,自己的顺达公司将是人去楼空,一切都已经无法收拾了,甚至连再次上诉的财力都没有了,这意味着自己真的要沦落为一无所有了。对此,李华润恨得咬牙切齿,即使把王俊五马分尸,也难解他的心头之恨。
  李华润暗暗打定主意,他要报复王俊,和王俊再较量一番。
  回到家里,李华润就把所有在外面受到的气全部撒到李娟的身上。李娟只是默默忍受,一点也不反抗。
  这天晚上,王俊结束一个应酬后,走出了饭店。到了一个路口,见一群人在看着什么。只听有个男子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臭女人,你竟敢管我?你他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管老子?他妈的,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你竟然能叫那个混蛋对你那样痴情?今天,我非打死你,让那个混蛋也死了这份心!”
  平常遇到这种事,王俊总是觉得很无聊,是不会在意的。可是,此时他忽然想起了李娟,好奇心让他不由自主地过去一看,眼前的情景让他呆住了。
  那骂人的男子正是李华润,他正揪着一个女人的头发,恶狠狠地拳打脚踢,被打的正是李娟,只见她倒在地上,李华润的拳脚落在李娟的身上。
  “住手!”
  李华润被突如其来的呵斥声吓了一跳,他举起的拳头停在半空,愣了一下,才发觉是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腕。他忙回过头,见是王俊,红着眼睛大声嚷道:“王俊,你要干什么?”
  王俊狠狠甩开了李华润的手,冲李华润吼道:“李华润,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拿女人出气,算什么男人?你要是有种,朝我打!你敢吗?”
  李娟见是王俊,伤心地蹲下了身子,捂住脸,低声抽泣起来。
  李华润揉着被王俊捏痛的手腕,用阴冷的目光看看王俊,又看看李娟,他“嘿嘿”一笑,阴阳怪气地说:“好啊,现在一对有情人遇到了一起啦。王俊,这就是你心爱的女人李娟,如果你不在意的话,你尽管把她领走,我是不在乎的。世间有那么多的女人,咱俩总不能为这一个女人都去死吧?”说着,李华润伸手拉起李娟,朝王俊使劲一推,李娟踉踉跄跄朝王俊的怀里撞了过来。
  王俊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去扶李娟,结果,竟然把李娟抱在了怀里。围观的人发出了一阵哄笑,原来是一个三角恋爱的闹剧。于是,人群渐渐都散去了。
  这些年来,王俊这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注视李娟,那苍白的脸上,现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惊恐。李娟的这种表情深深刺痛了王俊的心。
  王俊心中涌起无比的疼惜,他刚要安慰李娟几句,不料,李娟忽然挣脱了王俊的手,扬起手朝王俊的脸上打来。只听“啪”的一声,王俊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他挨了李娟的一记耳光,脑袋“嗡嗡”作响,心中一片空白。
  李娟怒视着王俊,抽泣着说:“我,我告诉你,我不值得你这样待我。如果你是因为我而复仇的话,请你不要再为难他了,你可以像他那样打我、踢我!但是,你不要再逼他了!”
  看到李娟打了王俊一巴掌,李华润忽然跳了起来,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臭女人,你怎么敢打王董事长,你不要命了?”
  王俊见李华润那副样子,气得就大声嚷道:“李华润,你给我滚开!”
  李华润显得很惊恐,不由得倒退了几步,犹豫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突然,李华润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冲着王俊连连磕头:“王董事长,你就高抬贵手,救救我吧。从今往后,我一切都听你的,我让李娟回到你的身边,怎么样?咱们可以做一笔交易,你看行吗?”
   (未完待续)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