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猎手
作者 :  姚术斌

  一个月前,山子的爹在猎熊时,由于老枪哑火,被冲到面前的熊把脸抓了个稀烂,两只眼睛也抓瞎了。在这大山丛中的山寨里,除去种点玉米外,山民们主要还是以打猎为生,没办法,十六岁的山子只好扛上父亲的猎枪,开始了这艰难而又残酷的狩猎生涯。
  这是晚秋的一天,第一次狩猎的山子一大早就随同山寨里的另外五个猎手进了深山,他们翻了好几座山岭。可是直到日头偏西了,竟连根野物的毛都没碰见。
  日头快要落坡的时候,突然猎狗朝着山梁下的山谷狂叫起来,大家惊喜万分,立即随着猎狗走下山梁。没走多远,他们看到地上有一堆黑色的野物粪便。六十岁的寿山爷是头儿,他看了看,说:“是熊。”又伸出手指插进粪便一试,说:“粪还没有冷,那家伙就在下面哩。”说完,他观察了一下地形,吩咐两个壮年猎手:“快从两边摸下去,把熊往山梁那个突口赶,小心别把它弄惊了。”随后就把山子带到突口处,指着一块大山石说:“你就趴在这石头后面,给老枪装上最大的钢条。等那家伙到了,我喊打你再打,记住,可千万不能提前打哟。”山子“嗯”了一声,寿山爷便走到突口另一边的一块山石背后,也趴了下来。
  山子赶紧往老枪里装火药和钢条。在这以前,他只不过用爹的老枪在山林里打过山鸡和野兔,现在毕竟是第一次狩猎,到这节骨眼上,他的手有点发抖。装好药,他端着老枪看着山梁下,过了大约一顿饭的工夫,围猎开始了。刚刚还静悄悄的山林一下就像炸了锅似的,猎狗的狂叫声,猎手驱赶熊的呐喊声,响成一片。山子的心开始跳起来,声音越来越近了,突然山子发现山梁下的桑林被什么撞得“哗哗”直响。心想,一定是熊来了。果然,一头黑色的大熊正摇摇晃晃地窜出桑树林,朝山梁的突口处跑来。
  山子的额头开始冒汗,心快要跳出胸膛了。突然,他想起了爹那张让熊抓得稀烂可怕的脸,他担心自己的老枪也许会哑火,遭到和爹一样的下场。熊离他越来越近,已经听得见它那肥大有力的掌子踩断枯枝的“咔嚓”声。山子扭头找寿山爷,不见人影,等他再回过头来的时候,正好与熊那笨拙的小眼睛四目相对。山子心里喊一声:“寿山爷呀,咱还打不打呀?”哆嗦的手已经抠动了扳机,“轰――”一声,山子的老枪响了,山子听见寿山爷骂了句:“龟孙!”寿山爷的老枪也响了。熊中了寿山爷的一枪,倒下去打了个滚,又爬起来没命地朝那边逃。寿山爷从石头背后跳出来,边追边往老枪里装火药,但一切都晚了,熊已经逃进了山梁另一边的桑树林中。几条猎狗追了上去,只一会儿,便从桑树林里传来大熊的咆哮声和猎狗的惨叫声,片刻之后,几条猎狗返回来了,其中寿山爷那条黑狗的脊梁上被大熊挖去了一块皮,露出白森森的骨头。
  围猎的四个壮年猎手赶到山梁,他们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顿时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寿山爷拿出烟袋吸烟,没人说话。山子不敢看人,低着头。过了一会儿,寿山爷摸着黑狗的头,说了句:“连狗都不如。”又有一个猎手骂山子:“你不是你爹的种。”这可是山寨里最重的骂人话了,要在以往,山子准会像豹子一样朝对方身上扑去,哪怕让对方把自己打个半死也要跟他打一架,可此刻山子没说一句话,低着头不吭声儿。
  死一般的沉寂。过了一会儿,寿山爷站起来,顺着山梁朝山寨的方向走,其余几个猎手也扛上老枪跟着走了,他们的猎狗紧紧跟随着,没有一个人叫一声山子。山子还是那样低着头,在地上坐着,只有他的那条猎狗陪着他。
  日头落坡了,鸟儿也归林了。大山静静的,少年山子没脸回山寨去,因为在这以打猎为生的山寨里,你一切错误都可以犯,就是不能做一个胆小鬼。胆小的猎手,不但自己会遭到全山寨的耻笑,就连你的父母也会因为生了你这么个胆小鬼而让全山寨的人瞧不起。山子心里明白:没有别的办法,惟一的出路就是去追那头受伤的熊,要么打死它,要么让熊把自己撕个粉碎,只有这样才能洗刷自己的耻辱。他横下一条心,便开始行动,往老枪里装火药、装钢条,又拿出干粮,让猎狗吃饱,然后扛上老枪,去追那头受伤的熊。
  可是,少年山子毫无经验,他根本不知道,去追猎一头受伤的熊有多么危险,多么可怕!
  受伤的熊在逃命的路上洒下斑斑点点的血迹,猎狗嗅着血迹追踪,山子跟在猎狗后面。追下山坡,又走进山谷。这时,天色已经昏暗,山谷逐渐变窄。猎狗也许想回家了,它不时地停下来看着主人,可山子继续朝前走,它只好又跟上。山谷里长着密实的桑树和茅草丛,每一丛桑树和茅草丛里都可能隐藏着受伤的熊,猎狗可能是意识到了危险,它又一次停了下来。山子不禁犹豫起来,可是他马上又挺起了胸膛,他不能就这么回去,他不能一辈子让人瞧不起。他拍了拍猎狗的头,又继续朝前走。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突然猎狗惊叫一声急速后退。几乎是与此同时,那头受伤的熊猛地从一丛茅草后面像人一样站起来,直朝山子扑来。距离太近了,山子惊得大叫一声,本能地抠动了扳机。熊的胸膛挨了一枪,可是它倒下去的时候,一掌打掉了山子手上的老枪,另一掌擦过山子的肩头,连衣服带肉抓去了一大块。山子顾不上疼痛,转身往旁边的山岭上爬,熊嘴里喷着血,紧跟着追了上来。山子拼命爬上一个两米多高的石台,搬起石头就朝下面砸。熊被激怒了,在石台下面又吼又转,挣扎着想爬上去把山子咬死。就在这时,勇敢的猎狗从后面扑了上来,死死咬往了熊的后腿。熊掉转头,咆哮着一掌拍在猎狗的头上,猎狗立刻惨叫着倒了下去。
  这是一条曾经跟着山子的爹出生入死的猎狗啊!
  此刻,爹那血肉模糊的脸庞又出现在山子眼前,不过这会儿,山子心里已没有丝毫的怯懦和害怕,只有千百倍的勇气和胆量。趁熊围着猎狗转的当儿,山子搬起一块大石头狠命朝熊砸去,只听“轰”一声,熊倒在地上,躺在石台下面,再也不动弹了。
  月亮升起来了,皎洁的月光照着石台下的熊和猎狗,也照着石台上的山子。月光下,一个少年郎的身影,活脱脱是一个男子汉形象!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