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人”老爹
作者 :  李华友 布 衣

   穷爹冒死走铁索
  
  今年56岁的杨海平是土生土长的窦团山人。十多年前,他家在当地还算比较殷实。因为窦团山是有名的旅游胜地,头脑灵活的他在城里开了两家镭射放映厅,同时又在太白公园承包了一个照相馆,在有名的佛爷洞景点门口经营了几个门面,拥有数万家产。
  1983年,杨海平的儿子杨朝出生了。杨海平和妻子十分宠爱他,要什么买什么,从不拒绝。在父母的溺爱下,儿子一天天变得骄纵任性起来。
  1989年,杨海平的妻子又生下一个女儿。儿女双全,家庭富裕,杨海平十分满足,最大的心愿就是将一双儿女培养成才,送进大学。
  光阴荏苒,杨朝顺利地读完小学,升上了初中。此时,每天几元的零花钱已经不能让花钱大手大脚惯了的他满足了,于是他便经常扯谎向父母要钱。要到钱后,他就带着几个要好的同学大肆挥霍。在杨朝上初三那年,杨家的灾难降临了。杨海平听信一个老板朋友的鼓动,把所有家当投进了那个朋友的企业。谁知,由于经营不善,杨海平投资的那个企业很快倒闭了,杨海平亏得血本无归,曾经富甲一方的他一夜之间成了穷光蛋。
  杨海平70多岁的父母为了支撑这个家庭,―个去景区卖烤玉米,一个去守射箭摊,他的妻子也去卖起了旅游纪念品。三人每天风吹日晒,也只能挣二三十元,仅够全家人糊口。作为一家之长,杨海平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像山一样沉重――教育孩子,挽救穷家,他这个当家人责无旁贷啊!挣钱成了当务之急!
  就在这时,一个挣钱的机会摆在了杨海平面前。原来,在早些年,著名的窦团山风景区就开辟了一项“空中飞人”的旅游项目:在两座山峰之间,架起一条铁索链,两侧悬两道粗绳,然后由一名铁索表演者脚踏这条铁索链,一口气走到对面山峰去。当时,有一位年轻的“空中飞人”失足掉下65米深的悬崖……所以,当地的旅游部门正要急聘一名“空中飞人”继续表演。
  杨海平得知这个消息后,心思开始活跃起来。在他13岁的时候,因为家境贫寒,他曾被父母送到窦团山跟一位师傅学过走铁索,后来由于娶妻生子,为了一家人的幸福,他才放弃了这种危险的营生。事隔20多年,自己还能行吗?
  杨海平思索了整整两天两夜,最后还是决定去走铁索。他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妻子,妻子一听就极力反对。杨海平耐心地劝妻子:“没事的,走铁索都有安全保护措施的,不会出任何问题。现在是挣钱要紧,不要太顾虑其他。还有,两个孩子读书都要钱,现在不挣,下半年的学费哪里去找?再说,现在走铁索不比以前了,不仅安全性高,而且收入丰厚啊……”第二天,杨海平独自跑到窦团山景区,凭着他过去走铁索的经历和现场测试,顺利地签下了走铁索的合同。
  
   不信顽儿刺不醒
  
  正式表演那天,身穿黄色表演服的杨海平双手紧紧抓住两侧的粗绳,眼睛紧紧盯着脚下的铁索,耳边冷风阵阵,脚下云雾缭绕,悬崖幽谷显得深不可测,尽管背上系着保险,但杨海平依然感到无比恐惧――其实,两座山峰之间的间距只有28米,如果是平地,28米蹦蹦跳跳就过去了,而在离地65米的悬崖上,这个距离就犹如天堑……半小时后,他终于战战兢兢地走过了铁索,背上早已冷汗涔涔。
  从那之后,杨海平成了窦团山的“空中飞人”。当他渐渐地走铁索如履平地之后,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他冒着生命危险,独创了“金鸡独立”、“高空倒悬”、“前空翻”等十多个惊险动作。从早上9点30分开始,杨海平每天要定时表演6次。一个月下来,他可以挣到1000多元。拿着这些沾满汗水、用生命换来的辛酸钞票,杨海平感慨万千。他对妻子说:“这钱来得太不容易了,以后,过日子要算计着花,尤其对儿子要控制点。”
  可是,原本是个“阔少”的杨朝哪晓得节俭,他依然成天伸手向母亲要钱,如果母亲没有及时给他,他就赌气不去读书,或是以离家出走相威胁。望着不成器的儿子,杨海平心绪难平,他这才反省到:儿子从小到大,得到的溺爱太多,如今,骄横跋扈的儿子已经定型,他还能矫正过来吗?这时,儿子的未来成了杨海平最揪心的事。
  杨海平不惜花钱请来家教,为儿子补课。但是,调皮的杨朝先后气走了两名老师。杨海平气坏了!那天,他把儿子一把拽到后山,那里有两棵树,两棵树之间横绑着一根铁棍,那是杨海平为了走好铁索,每天锻炼臂力用的。他命令儿子:“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天天在这里锻炼两小时的臂力,练好后,随我去走铁索!反正你也不想读书,长大了就以此为生吧!”杨朝可怜兮兮地央求父亲:“爸爸,你看我这么瘦,怎么练得下来啊!”“没办法,谁让你不好好读书?给我上!”杨海平用力一提,就把儿子甩到了铁杠上。杨朝硬着头皮做了两个引体向上的动作,就没力气了,他的手一松,“啪”地摔了下来,膝盖都磕出了血。杨海平视而不见,硬着心肠逼儿子继续锻炼……一周后,儿子终于吃不消了,答应父亲好好读书。
  可是,规矩了没几天,儿子调皮捣蛋的劣根性又露了出来。他在课堂上从不专心听老师讲课,一次,杨朝竟大胆地把“女朋友”带回家来玩。
  儿子的胡作非为,让杨海平大伤脑筋。
  深夜里,杨海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娃娃这样胡闹顽皮,不爱学习,别说考上大学,能混到高中毕业就不错了。如何才能让顽皮的儿子改邪归正呢?他想得头都痛了,终于想出了好办法来。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儿子不上学,杨海平一早就把儿子从被窝里拽了出来,让他跟着自己上山去。到了铁索站,已经有一批游客等在那里了。杨海平让儿子站在一个安全位置,自己迅速换上单薄的表演服,便沉稳地走上了铁索。他快步走到铁索中央,停下,猛吸一口气,“嗷”地一声长啸,犹如狮吼,右手握成虎爪状慢慢从胸前运过,随即一个浪摆,然后展臂直立,再―个翻杠动作,来了个单脚倒挂……满山游客看得心紧气促,目瞪口呆。杨朝更是双腿发软,脸色发白,他声音颤抖地喊着:“爸爸,爸爸,你下来吧……”
  忽然,杨海平大叫―声,全身向一侧扑了下去,所有观众都发出了“啊呀”的惊叫,杨朝更是吓得闭上了眼。过了一会儿,他再睁眼一看,只见父亲用腿勾住铁索,一个利落的鹞子翻身后又重新翻上了铁索,稳稳地站在了铁索上……他的眼泪流了下来。父亲,这个神圣的字眼第一次深深地打动了这个顽皮少年的心!
  
   人生何惧铁索寒
  
  从那之后,杨朝确实改变了不少。他再也不轻易找父母要钱,并且还利用周末或寒暑假到景区帮奶奶卖烤玉米棒,帮爷爷守射箭摊。可是,人的劣根性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掉的,何况是个孩子。看父亲表演后没三个月,杨朝又重蹈覆辙,做出了令杨海平更为伤心愤怒的事。
  一个春天的早晨,杨朝对父亲谎称去市区报名学电子琴,要了180元钱和几个同学去郊游,回来时,因为抄近路赶车,他们践踏了一户农民的庄稼,结果被农民狠狠打了一顿,杨朝的耳朵被扇出了血。后经医院检查鉴定,他的半边耳膜被打破了,为四级伤残。
  这一次,可把杨海平给气坏了,他抡起拳头,想好好教训儿子一顿,可看到儿子还包扎着纱布的耳朵,他又不忍心了。晚上,伤心不已的杨海平躺在床上默默垂泪。难道儿子注定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吗?他越想越失望。
  第二天,杨海平把儿子叫到身边,严肃地对他说:“既然你不好好读书,那好,从今天开始,你就别去学校了,跟我去走铁索!”说罢,他一双大手钳住儿子就往山上跑。到了山上,杨海平把儿子的棉衣往下一扒,把安全绳往他身上一套,全身上下绑牢,然后就赶他去走铁索。看着脚下雾气缭绕、深不见底的悬崖,杨朝吓得腿直抖。他想求饶,可一看父亲铁青着脸,他就明白父亲跟他动真格的了。因为他们来得早,山上还没有一个游客。杨朝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父亲,只好硬着头皮上了铁索。他双手死死抓住两边的绳索,脚下的铁索摇晃着,冰冷清脆的声音让人胆寒……他害怕了,带着哭腔大喊:“爸爸,我怕!我怕!”杨海平厉声吼道:“怕什么?你迟早要吃这碗饭!你给我往前走!不准退缩!”
  杨朝知道求饶无望了,只好含着泪水,用脚尖一寸一寸地向前挪动……走到铁索中间时,他感到像走在鬼门关,脚下是深渊,后面无路可退,他只有战战兢兢地往前走。短短的28米,他走了近一个小时。
  他终于走到了对面的山峰!此刻的他早已脸色苍白。
  第二天,当父亲再让他跟着去走铁索时,他飞快地拿起书包,逃一样跑向学校……从那以后,不再逃学,不再调皮捣蛋,不再结交“女朋友”,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当中,他的转变连老师都觉得惊奇不已。
  可是,对不爱读书的孩子来说,读书毕竟是个苦差事。偶尔在学习上碰到一点困难,杨朝就表现得有些气馁或松懈。就在杨朝高考前两个月,因为压力过大,他一度想放弃高考。杨海平看在眼里,并没有过多地责怪和逼迫他。一个周末的早晨,杨海平又拉着儿子上了山。这天,他恰好有点感冒,其实他完全可以请假休息一下的,但他却坚持去走铁索。结果,刚走到一半,他就一阵头晕,差点栽倒在铁索中央……第一趟走下来,儿子劝他别走了,回家休息,杨海平却摇摇头:“一天不走,就少一天的收入啊!”那天,他硬是咬牙表演完了6场“空中飞人”。晚上,回家后的杨海平高烧39度……
  还有一次,杨海平在表演一个高难度的单脚倒挂动作时,结果脚背挂滑,整个人被保险索悬吊在了空中……最后还是众人想办法救起了他。要知道,那时,他所用的保险索的最大伸力只有100公斤,如果出意外,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当时,杨朝就站在崖边亲眼目睹了父亲表演的全过程,他吓得腿颤手软,半天没站起来。
  也正是父亲冒着生命危险在万丈悬崖上表演的一幕幕深深刺激了杨朝。从那之后,每当他在学习中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想起凭着一身胆气在高高的铁索上飞舞的父亲,立刻勇气大增;每当他遇到挫折的时候,他也会想到自己能坐在安静的课堂里学习,是用父亲的血汗和生命换来的,就再也不敢懈怠。
  2003年7月,杨朝果然不负父亲的重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南科技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成为村里唯一的一名大学生。消息传来,杨海平潸然泪下。
  如今,杨海平依然飞舞在窦团山的悬崖上。这位坚强老爹的最大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利用自己走铁索的绝活,供儿子读完大学。然后,他就可以退隐江湖,安享晚年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