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王熙凤人物形象

作者: 郑 敬

  摘要:在《红楼梦》中,作者用了极浓的笔调塑造了王熙凤这个人物形象。她是权奸、市侩、恶妇、假道学、伪君子、势利小人等各种类型人物的集大成者。是封建时代大家庭中精明强干、泼辣狠毒的主妇性格的高度结晶品。本文就从王熙凤的形象特征和性格特征方面对其进行剖析。
  关键词:《红楼梦》王熙凤;精明强干;泼辣狠毒;主妇性格
  
  一、特征形象
  1. 美丽丰韵 恍若神妃
  王熙凤在《红楼梦》中的出场很别具一格,作者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方式介绍她:
  “一语未了,只听得后院中有人大笑,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在初到荣国府的林黛玉的眼中,这个人打扮与众姐妹不同:她满身锦绣,珠光宝气,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恍若神妃仙子。
  王熙凤貌美,贾瑞就是因为被王熙凤美丽的外表所迷惑,才会心甘情愿钻进她精心设计的圈套,即使在临死之际他还依然抱着“风月宝鉴”看着里面的可人儿含恨而终。王熙凤到底有多美?让一个人死了都要爱。作者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2.能言善辩 精明强干
  周瑞家的曾经和刘姥姥这样说凤姐儿的口才:“这风姑娘年纪儿虽小,行事比是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似的,少说只怕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的男人也说不且她呢!”凤姐儿的口才和她的形象一样成为一个奇迹。她初见林黛玉,便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她既热烈赞美林黛玉的标致,而同时一举两得,也别有用心地在对贾母竭力奉承。可见其口才之上流,头脑之精明。
  她的语言交际才能在贾府中无人能敌,他对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语言内容。“刘姥姥进荣国府”一回,王熙凤见到刘姥姥首先是责备,怪她不经常走动,拉近了她和刘姥姥之间的距离,而同时,她对刘姥姥的来意心知肚明,所以在刘姥姥诉苦因为家里穷走不起亲戚时,她也不失时机的向对方诉苦:“不过时赖着祖父虚名,作个穷官罢了。”“不过是个旧日的空架子”,“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呢。”王熙凤尽量贬低自己,首先保全了自己的利益,同时也表现出在穷亲戚面前的谦逊,还是一举两得。
  她协理宁国府秦可卿丧事,一开始就看出宁国府的五大弊端:“一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是事无专管,临期推诿;三是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是任无大小,苦乐不均;五是家人豪纵,有脸者不能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她明察秋毫,分析全面,对情况了如指掌,职责分明;其次精细考核,不容混冒;第三赏罚严明,树立威信。于是头绪清楚,忙而不乱,各司其职,井然有序。王熙凤干练的个性在她打理宁国府的过程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二、性格特征
  1.两面三刀 残忍毒辣
  在“王熙凤大闹宁国府”中,王熙凤得知贾琏偷娶了尤二姐之后,她对不同的人采取了不同的对策,先是对尤二姐虚心假意的笼络,她这样说:“我今天求姐姐进去和我一样同居住处,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谏丈夫。喜则同喜,悲则同悲;情似姐妹,和比骨肉。”把她骗到大观园之后,又紧锣密鼓的布置除去她。她派人把尤二姐的未婚夫找来告贾琏,想通过官府把尤二姐从贾府里赶出去。这个目的没达到,凤姐决定一劳永逸,把尤二姐整死。她调唆秋桐折磨、辱骂尤二姐。尤二姐流产后,不堪忍受秋桐的恶言恶语,吞金自杀。凤姐儿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笑着,底下就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
  2.重利轻信 逞威弄权
  李纨曾经这样评价王熙凤:“天下的人都被你算计去了。”王熙凤克扣月钱放债升息,不但把下人的钱拿来克扣,就连老太太和太太的钱都先扣住不发,而且,即便是十两八两的碎银子她也要攒起来放出去。王夫人屋里的金钏投井自尽后,丫鬟的名额出缺,王熙凤作为管家,对这个名额总是迟迟不补,为什么?因为大家都要来谋这个差事,王熙凤就拖着,等大家送礼送足了再补,可见王熙凤的眼里只有金钱二字。
  她聚敛财物的手段五花八门,贪婪自私达到惊人的程度。她雁过拔毛,剥削成性,敲骨吸髓,无恶不作,残暴至极!她为坐享三千两银子,弄权铁槛寺时说:“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表示自己敢于向任何阻止她做坏事的力量挑战。王熙凤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毫无顾忌。
  凤姐性格的充分描写,有力地暴露了封建统治阶级的丑恶和封建社会的黑暗,作者给王熙凤的“判词”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生前已心研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替。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从这可以看出,作者对其还是很婉惜的。凤姐越是能干,就越加速了贾家这座破败大厦的崩塌,而她自己也同归于尽。
  
  参考文献:
  [1]曹雪芹.《红楼梦》 岳麓书社 2001年版。
  [2]房敏.《 红楼梦中王熙凤的话语分析》 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2008.3。
  [3]王昆仑.《论王熙凤》 光明日报 1981。

论文来源:《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第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90758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