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符号学视角下的多模态语篇分析
作者 :  魏晓茹

  摘要:多媒体时代的到来使语篇呈现多模态化。多模态话语分析逐渐成为语言学研究的焦点。本文从社会符号学的角度,利用由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法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视觉语法分析方法,对2009年将在洛阳举办的世界邮展的展徽进行多模态话语分析,揭示图象符号与文字符号相同的表意功能。
  关键词:多模态;视觉语法;中国2009世界邮展展徽
  
  一、 引言
  
  本文尝试运用克瑞斯和凡利文的多模态话语分析方法,以洛阳中国2009年世界邮展的展徽为例,进行多模态话语的社会符号学分析,探讨图像作为社会符号和语言作为符合如何共同作用构成意义的手段和方法,以期对于读者多模态识读能力的提高有所帮助。
  
  二、多模态语篇分析的社会符号学理论基础
  
  2.1 多模态语篇及多模态语篇分析
  语篇的多模态观 (multimodal perspective )指的是各种符号资源(如有声语言、形象、声音、设计、动作等)共同参与我们日常的人际交往活动(王红阳, 2007)。在这种语境下,模态可以定义为参与交际的所有渠道和媒介,除了传统的语言符号,它还包括图象、颜色、音乐、技术等符号系统。多模态性(Multimodality)是现代社会各式各样语篇的一大特色。在数字化时代,这些不同的模态在意义再现层面上在起着同样的作用(Kress & van Leeuwen, 2001:2)。
  多模态语篇分析方法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以克瑞斯和凡利文为代表。多模态语篇分析方法以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为基础,尝试把系统功能语言学对于语言研究的方法应用到其他的一些符号资源(如面部表情、手势、图像、音乐等)的研究上。多模态语篇分析研究者认为,除了语言符号之外,其他的一些符号资源同样具有语言的系统性和功能性,它们与语言一样都属于社会符号资源。多模态分析的目的在于把由这些不同交流模态所体现的再现意义、互动意义和构成意义融合起来考虑,分析它们是怎样共同协作,创造出一个完整的语篇或交际事件。
  2.2多模态话语的社会符号学分析理论
  虽然索绪尔曾经观察到“语言是社会事实 ”,但日后对此作出详细解释的却是韩礼德的“语言是社会符号”的理论。 韩礼德认为语言既表达意义,也积极将社会结构和系统符号化。韩礼德和哈桑(Halliday and Hasan,1989)主张社会符号学可看作是意识形态或学科的概念视角。该视角需要阐明的内容有:人类交往和社会过程特征、社会结构的符号性和社会成员建构社会符的语言过程。在这个基础上,豪治和克瑞斯(Robert Hodge and Gunther Kress, 1988)归纳出用以指导阐释多模态话语两个理论前提,并进一步强调了社会符号在社会实践中的应用,强调了符号的动态表意功能。由此可见,社会符号学为理解视觉化语篇提供了一个总的描述的语法。克瑞斯和凡利文创建发展的多模态话语的社会符号学分析理论是以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为基础,主张图像也是社会符号。因此,韩礼德的社会符号学理论同样也适用于图像的分析和描述。韩礼德的功能语法认为语言系统中有三个表示功能意义的纯理功能: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而克瑞斯和凡利文的研究将韩礼德的语法概念延伸到包括视觉模式,并由此创建了以“再现意义”、“互动意义”和“构图意义”为核心内容的分析图象的视觉语法。简而言之,克瑞斯和凡利文认为所谓的模态(视觉的、姿态的、动作的),像语言一样,在社会使用过程中形成社会资源的模态,所以符号资源都具有社会意义(田璐,刘泽权,2008)。
  
  三、从洛阳2009世界邮展展徽分析看多模态话语的社会符号学分析
  
  中国2009世界邮展将于明年4月10日在河南洛阳举行。2009世界邮展展徽由设计师卓文彬设计,名为《飞向全球》。作品画面由洛阳古城楼、牡丹花、飞鸽、邮票、地球等形象和“中国2009”字样组成,突出了举办城市悠久的历史、厚重的文化和鲜明的地域特色。画面中,七只展翅翱翔的飞鸽形象描绘出盛开的牡丹花,既代表邮展举办地洛阳作为牡丹花城的城市特征,也寓意把中国2009世界邮展在洛阳举办的消息传到世界各地,彰显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
  3.1 图象的再现意义
  3.1.1 图象的概念再现意义
  2009世界邮展的展徽的轮廓为一个呈45°角放置的正方形,而该正方形锯齿状的边缘设计则体现了邮票典型的特征。因此整个展徽的轮廓看上去象是一枚邮票,体现了概念再现中的象征意义。而在这枚巨幅的邮票上,一道连接正方形对角线的弧线则提示了人类所居住的地球的轮廓,在地球轮廓上方的一片蔚蓝色象征了浩瀚的太空,在图象的正下方、在地球轮廓的中心位置淡淡的兰色笼罩在一个古城楼上,而这个古城楼则是世界邮展举办城市洛阳作为千年帝都的象征。在古城楼的上方,七只白色的和平鸽正展翅飞翔,飞向蔚蓝色的太空,似乎要将世界邮展的信息、将洛阳千年古老的文明、将中国人民热情的邀请传递到全世界。而这七只和平鸽又组成了一朵盛开的牡丹花,象征了洛阳牡丹之城的繁荣。因此整个展徽的概念再现意义有六个象征意义:正方形锯齿状轮廓象征邮票;古城楼象征洛阳千年帝都古老文明;深兰色地球轮廓象征了整个地球;地球轮廓上空的浅蓝色象征了太空;七只和平鸽象征了和平的信使;七只和平鸽组成的盛开的牡丹花象征了洛阳现代文明的繁荣。而邮票上的图案(城楼、鸽子、地球、太空)与邮票之间则形成了分析意义,即部分与整体之间的关系。
  3.1.2 图象的叙事再现
  图象的叙事再现体现的是图象通过各个再现的意象所讲述的正在发生的“故事”。主要通过图象中的矢量来体现各个再现意象之间的关系和事件发生的过程。在世界邮展展徽上,七只和平鸽隐含着行动过程的动作者。这七只和平鸽可视为这个行动过程中相对独立的参与者,她们之间虽然没有矢量连接,但她们以古城楼为中心有续排列,象一朵盛开的牡丹花。而七只和平鸽振翅飞向太空,每只和平鸽与太空之间都有矢量连接,表明了鸽子飞翔的力量、方向和目的:要把世界邮展的消息传递到世界各地,并要借世界邮展的东风把中国、把洛阳古都古老而现代的文明传遍世界各地。
  3.2 图象的互动意义
  对应于功能语法的人际意义,在多模态话语中体现为互动意义。“具体的说,互动意义是关于图像的制作者、图像所表征的事物(包括人)和图像的观看者之间的关系,同时提示观看者对表征事物应持的态度。”(Halliday,1994)。在实现互动意义时,有四个要素:接触、社会距离、态度和情态。
  图象中的接触主要通过图象中的主要参与者与观看者之间有无直接的视线接触体现出来。直接的视线接触表明了图象参与者与观看者之间的“索取”关系,即图象中的主要参与者要求观看者加入、参与和介入到他或她正在进行的活动中。如果图象中的参与者与观看者之间没有直接的视线接触,则表明了“提供”类关系,即图象的参与者仅仅是在展示或表演,为观看者提供欣赏、思考的机会,但不要求观看者的参与与介入。邮展展徽中的主要参与者---七只和平鸽象征了信使向全世界传递信息,因此她们与观看者之间没有直接的视线接触,观看者没有被要求加入到她们的行动中来。
  图象中的社会距离主要由图象取景距离的远近决定。它通常与镜头取景的框架大小有关。亲近距离:只看得见脸部、头部;个人近距离:头部和肩部;个人远距离:腰部以上;社会近距离:整个人;社会远距离:占据整个取景框架一半左右的整个人;公共距离:占据整个取景框架不到一半的整个人 (Kress & van Leeuwen,1996:131)。正如社会关系影响社会距离,图象中参与者取景距离的长短则决定了参与者与观看者之间的社会关系和社会距离。在邮展的展徽中,七只和平鸽以公共远距离呈现出来,表明了她们与观看者之间存在很远的社会距离,这与她们所承担的信使的角色相符,同时也赋予她们一种超脱的、神话般的神秘色彩。
  图象中的态度通过观看者观看图象的视角体现。平视表明了观看者与图象参与者之间平等的关系;仰视的视角则表明图象中的参与者处于权势一方;相反,俯视的视角则表明了图象的观看者相对于图象的参与者而言处于权势一方。邮展展徽中主要的动作参与者---七只和平鸽以高于观看者视线的视角呈现出来,表明这七只和平鸽作为神圣的信使处于权势的一方。同时也表明了她们所肩负的神圣使命并非任何个人的能力所能完成的。而这七只和平鸽高高在上,也体现了人民对她们所代表的和平理念的崇尚和向往。
  作为互动意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情态指我们对关注的世界所做出的陈述的真实度和可信度,其体现资源在图像中非常丰富。同在功能语言学中一样,情态被归纳为高、中、低三类。” Kress and van Leeuwen(Kress and van Leeuwen,1996)从色彩饱和度、色彩区分度、色彩调协度、语境化 (指从没有背景到极为细致的背景)、再现(指从最抽象到对细节的最大限度的再现)、深度(指从没有深度到最大程度的透视 )、照明(指从对光和影的最大程度的再现到没有光和影)和亮度(即从最大数量的不同明亮程度到只有明与暗两种)等八个视觉标记探讨了图像中情态的现实主义量值的高低。在邮展的展徽上,作者选用了深浅不同的兰色作为背景色,体现了平静、祥和、和平的构思主题。而在兰色背景的映衬下,古城楼与和平鸽以明亮的白色被前景化。突出了邮展举办的城市特色及邮展的向往和平的主题。而由七只和平格组成的盛开的牡丹花则更是象征了蓬勃发展的中国现代文明。整幅画面色彩饱满,明亮,具有较高的情态。
  3.3 图象的构图意义
  多模态话语的构图意义对应于功能语法的语篇意义。构图意义有三种资源:信息值、取景和显著性。信息值是通过再现元素在构图中的放置位置实现的。放置在上的信息为理想信息,是作者希望突出和强调的重要信息,放置在下方的为真实信息,是那些为大家熟知的、常识性的、以及具体的细节性信息。通过世界邮展展徽的设计可以看出,包括鸽子、城楼的邮票型图象在上,而语言描述在下,由此可以看出,创作者想要传递的主要信息是七只和平鸽所象征的和平以及由七只和平鸽组成的牡丹花所象征的繁荣景象。而“中国2009世界集邮展览”这一具体信息则通过文字表述被作为真实信息放置在图象的下方。同时,在图象中,七只振翅飞翔的和平鸽被前景化。在一片兰色的背景下,洁白的鸽子显得尤为夺目,鸽子的显著性表现得最为突出和明显。这样的构思和安排也体现了作者的用心:通过向四面八方飞翔的鸽子体现了中国人民向全世界发出的热情的邀请和对全世界和平的期盼,而这也正是这此邮展的主旨与目的:飞向全球。
  
  参考文献
  [1]李战子. 多模式话语的社会符号学分析, 〔J〕外语研究,2003,(5):1-8。
  [2] 田璐、刘泽权.社会符号学视角下的多模态话语分析――以上海世博会会徽为例〔J〕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3)。
  [3] 王红阳.多模态广告语篇的互动意义的构建,四川外国语学院学报,2007,11。
  [4] Halliday, M. A. K.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M]. London: Arnold, 1985/1994.
  [5] Halliday, M.A.K. & Hasan. Language, Context, and Text: Aspects of Language in a Social-semiotic Perspective [ M]. Oxford: OUP. 1989.
  [6] Hodge, R. & G. Kress.Social Semiotics[M].Cam-bridge: Polity Press. 1988.
  [7] Kress, G. & van Leeuwen, T. Reading Image: The Grammar of Visual Design 〔M. London: Routledge, 1996.
  [8] Kress, G. & van Leeuwen, T. Multimodal Discourse: The Modes and Media of Contemporary Communication[ M]London: Arnold, 2001.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