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外来词对现代汉语词汇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外来词是汉语词汇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代表着一个民族的包容性,一种文化的多样性和语言的流动性。外来词的引进扩充了汉语词汇量,对汉语构词法和汉语表现形式也产生了相应的影响。
  【关键词】外来词;影响;汉语
  
  对于外来词定义的界定,我国语言学界历来都存在争议。“外来词也叫借词,指的是从外族语言里借来的词。”“外来词是不同民族在交往过程中,把对方语言吸收到本族语言中的结果。”王力认为:“只有借词是外来语,而译词不能算是外来语。”罗常培称外来词为“借字”,他指出:“借字就是一国语言里所夹杂的外来语成分。”史有为则认为:“‘外来词’也叫‘外来语’,在某种意义上可与‘借词’相当。在汉语中,一般说来,外来词是指在词义源自外族语中某词的前提下,语音形式上全部或部分借自相对应的该外族语词,并在不同程度上汉化了的外语词。”新世纪以来,学者们对外来词的概念做了更深入的探讨。如杨锡彭给外来词下的定义是:“外来词是在吸收外语词的过程中产生的表达源自外语词的意义的词语,亦可称为外来语、借词。”
  笔者比较认同杨锡彭先生有广狭义之分的外来词界定法。因为杨先生的观点着眼于“外来”这一限定性含义,首先把语言的源头理清楚了。其次把外来词用狭义和广义的方法分开,又有区别地去对待了外来词中的两种形式,即音译为主的外来词和意译成分较大外来词。这就使得外来词这一个词群成了一个系统的,有层次的结构。较之以往的界定方法,更加科学,更加合理。在对外来词作出相关界定后,笔者就其对于现代汉语词汇的影响进行讨论。
  
  一、音译外来词的引进扩充了现代汉语词汇量
  
  早期的外来词大多是根据外族词的发音直接对译过来的,清末至“五四运动”前后。这一时期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崭新时代的开始,也是汉语受到大量外来词冲击最为猛烈的一个阶段。于是,随着西方文化的传入,以英语为主的大量印欧语言被汉语迅速吸收。随着频繁地接触国外文化,各个方面的外来词通过不同的途径进入汉语词汇系统,如“‘坦克’:英语为tank,‘德律风’:电话,英语为telephone、‘维他命’:维生素,英语为Vitamin、‘扑克(牌)’,英语为poker、‘卡通’:动画片,英语为cartoon”。在这个时期外来词的引进和推广,也是伴随着中国对西方科技著作的翻译而也达到高峰,出现了很多新译名,如“贸易”、“出口”、“文学”、“法律”等等。而汉语还可以对部分外来词语义进行延伸,有些音译词中的部分音节本来没有任何意义,就是纯粹的音译字,后来被拆开来独立使用,不表意的部分也被赋予了一定的意义,使其能单独成词或者成为构词语素,并且逐渐被人们所熟悉并接受。如:“吧”译自英语“bar”,音译词为“酒吧”,取得意义后可组成词语“水吧、聊吧、网吧”等,“的”译自英语“taxi”,音译词为“的士”,取得意义后可组成“打的、面的、的哥(姐)”等,“啤”译自英语“beer”,音译词为“啤酒”,取得意义后可组成“生啤、黑啤、扎啤”等。以上的“吧”、“的”、“啤”都被汉语吸收并演变成了成词语素。这些语素的产生在充实了现代汉语词汇的同时还参与创造了很多新词语。
  
  二、外来词缀的引进对现代汉语构词法的影响
  
  从语言类型上看,汉语属于孤立语,缺少形态变化,词缀较少。而近一百多年来,汉语中由一个词缀加一个词根组成的词语却在不断增多,附加式构词法十分活跃,词缀和类词缀也逐渐增多。这些词缀有一部分是吸收引进了日语,如“~化”“~性”“~主义”“~族”“~屋”等等,这些词缀逐渐融入汉语,成为了汉语语素的一部分,而刚好有一部分词从英语国家传入,如:“Marxism”,“romanticism”等等,我们就刚好利用日本外来词词缀“~主义”把它们翻译成“马克思主义”“浪漫主义”,这是一种半音译半汉语语素的外来词。随着“~主义”的发展,之后还产生了大男子主义、半糖主义、后现代主义等等的新词,此外还有很多从日语引进的词缀,如由“~族”“~屋”的构词法引申出的一系列如“啃老族、打工族、追星族、咖啡屋、啤酒屋、精品屋”等等的新词,这些属于附加式词语。还有一种附加式词语如“capitalism”,“minimalism”就分别翻译成“资本主义”“极简主义”(所谓的“极简主义”可以是一种艺术流派,也可以指一种生活方式或时装风格)。这种吸收外来词的方法是把词根和词缀都根据原外来词的意义和概念用汉语语素逐个翻译出来产生的新词。这些词都符合汉语的语法规范和中国人的说话思维的方式,所以更方便中国人对其进行理解和记忆,从而推广其的使用,从而为现代汉语词汇不断注入新鲜血液。
  
  三、梵语和字母词的引进对现代汉语表现形式的影响
  
  早在汉唐时期就已经有了外来词,由于那时佛教传入中国,佛经中的大量佛教词汇进入汉语的词汇系统,这些佛教词语主要源于古印度的梵语以及古中亚地区的一些语言。随着时间流逝,这些外来词已逐渐演变并且定型为现代汉语的基本词,这些词如果不加以仔细考证,有些已经让人不能清楚其源头是外语,只有通过声训等方法的分析才能确定它们的来源。举例来说,“宝塔”是我们所熟知的一个词,它就来源于梵语,梵语称“堵波”,进入中国后也译作“诸波”、“浮图”,在唐宋时期经过语音流变(这些语音流变包括轻唇音和舌上音的产生等),最后确定为现代汉语“宝塔”二字。类似的词还有“佛,菩萨,和尚,现在,未来,烦恼,究竟”等。而在新时期,字母词则成了大量涌入的外来词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拉丁字母。因为近年来随着对外交流的日益密切与文化普及程度的提高,拉丁字母也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大众对拉丁字母的认知程度就更加熟悉深入。因此,以拉丁字母为主的字母词成为了现代汉语吸收引进外来词的主要对象之一。当然,现在汉语词汇中出现的字母词并不是全是单纯引进的,还有很大的部分是汉语使用这些字母构造的新词。如:“O型腿”“T型人才”,还有网络中很流行的“BT”“CU”“SF”等等。由于受外来字母词的影响,汉语近年来开始使用汉语拼音进行汉语构词。拼音本来的主要用途是给汉字注音,拼写普通话,使用范围是有局限性的。但新时期以来,用汉语拼音进行构词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如“HSK(汉语水平考试)、GB(国家标准)、RMB(人民币)”,这些词语都是由它们的汉语名称每个语素拼音的大写字母组合而成,从而构成字母词语,方便书写和记忆的同时也与潮流接轨。
  总之,正是由于外来词不断地涌入,对于现代汉语的词汇影响非常巨大,我们必须充分对其进行研究并利用其优势,以期让我们的语言更加科学化规范化。
  
  【参考文献】
  [1] 黄伯荣, 廖序东. 现代汉语(增订三版)[M].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2: 312.
  [2] 王力. 汉语史稿[M]. 北京: 中华书局, 1980: 132.
  [3] 罗常培. 语言与文化[M]. 北京: 语文出版社, 1950: 18.
  [4] 史有为. 汉语外来词[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0: 4.
  [5] 杨锡彭. 汉语外来词研究[M].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7: 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92544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