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符号学视角下的多模态话语分析
作者 : 未知

  【摘要】多媒体时代的到来,使人们的交际越来越多地依赖于图片、影像等多种符号,话语分析的研究范围也随之扩展到囊括这些符号系统。近年来,系统功能语言学者以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法为基础,建立了多模态语法分析的理论框架。本文依照Kress & van Leeuwen建立的视觉语法框架,以第十一届全运会会徽为例,从图像的再现意义,互动意义及构图意义三个方面进行多模态话语的社会符号学分析,验证视觉语法对图文双模态语篇的适用性,揭示文字与图像共同作为社会符号的表意功能,并对读者多模态识读能力的培养提出期望。
  【关键词】多模态话语分析;视觉语法;第十一届全运会会徽
  
  一、引言
  
  随着多媒体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人们越来越多地同时使用图画、动画、声音、图表、颜色、编排等多种符号系统制造意义,人类的语篇世界也呈现出数字化和多模态化的特点。图像时代的到来,特别是图像中媒体,教育和儿童文学中的大量生产,使我们无法忽略多模态话语(李战子,2003)。因此,一些系统功能语言学者以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为基础,尝试把系统功能语言学对于语言研究的方法应用到其他的一些符号资源(如面部表情、手势、图像、音乐等)的研究上。多模态分析的目的在于把由这些不同交流模态所体现的意义融合起来考虑,分析它们是怎样共同协作,创造出一个完整的语篇或交际事件。
  20世纪90年代多模态话语分析兴起以来,O’Toole(1994,2004),Kress & van Leeuwen(1996), O’Halloran(2004), Royce(2007)等学者都有较为深入的研究。其中Kress & van Leeuwen(1996)主张图像也是社会符号,将韩礼德的社会符号学理论延伸到包括视觉模式创建了分析图象的视觉语法。
  在十一届全运会刚刚胜利落下帷幕之际,本文尝试用Kress & van Leeuwen的视觉语法框架对十一届全运会会徽进行多模态分析,一方面对会徽进行社会符号学解读,一方面也验证视觉语法的可行性。
  
  二、全运会会徽的多模态话语分析
  
  第十一届全运会会徽以“和谐中华,活力山东”为主题,造型语言借鉴中国传统吉祥饰物“四喜人”的手法。十一个竞技人形图案组合,点明了“第十一届”全运会,形态之间相互穿插,相互融合,体现出第十一届全运会“和谐中国,全民全运”的理念;同时,以“运动人形”作为会徽主形态,也充分体现了“全民全运”的参与性和“以人为本”的时代特点。整体结构形似中国古代文字小篆中繁体“中华”的“华”字,代表此次运动会是全中国人民的一次体育盛会。色彩取材于山东传统木板年画中的“红、黄、蓝、绿、黑”五种颜色,并分别代表体现奥林匹克运动五环标志的色彩,延续了北京2008奥运会的体育精神。这些构成了会徽的意象部分。中英文文字“SHANDONG CHINA”“中国 山东”以及其下方标志时间的“2009”排列在图像下方,其中,“2009”以黑色加粗手写体出现,突出了对时间的强调。接下来,本文将从图像的再现意义,互动意义以及构图意义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1、图像的再现意义
  对应于功能语法的概念意义,Kress & van Leeuwen(1996)提出了多模态话语的再现意义。他们将再现意义区分为叙事的和概念两大类。其中叙事的再现包括行动过程、反应过程及言语和心理过程三类;概念的再现则包括分类过程,分析过程和象征过程。
  十一届全运会会徽的意向部分主要由线条和圆点构图,线条的形状勾勒出动作,而圆点构成头部。这十一个抽象的运动人形的动作各自代表一个全运会运动项目,构成一个隐性的分类过程。李战子(2003)指出,在实现隐含的分类时,“从属者之间的等同在视觉上是通过对称的构图实现的,从属者之间的距离相等,尺寸相等,在纵横轴上的朝向也相同。为了实现分类过程的无时间性,参与者常常被以比较客观,脱离情境的方式再现,背景平淡,深度减小或没有深度,角度朝前、客观。”这十一个运动人形以中央红色线条和黑色圆点勾勒出的形象为中心,以放射状分布,各个人形巧妙地交错排列,距离适中,尺寸相当,给人以匀称协调之美感。既体现了全运会比赛项目多样,又反映了十一届全运会突破精英体育的局限,倡导全民全运的群众参与性。十一个运动人形最终构成圆形组合,暗合道家的太极思想,象征全民组成一个团结和谐的大家庭,共同参与到全运中来。圆点构成的头部成为读者视线关注的焦点,具有高显著性,高聚焦程度及高心理凸现度。使整个图像分而不散,成为紧密的整体。
  2、图像的互动意义
  对应于功能语法的人际意义,在多模态话语中体现为互动意义。“具体的说,互动意义是关于图像的制作者、图像所表征的事物(包括人)和图像的观看者之间的关系,同时提示观看者对表征事物应持的态度。”在实现互动意义时,有四个要素:接触、社会距离、视点和情态。本文着重分析情态要素。
  情态指我们对关注的世界所做出的陈述的真实度和可信度,以感官的编码倾向为出发点,基于色彩的饱和程度,分为为高、中、低三类(李战子,2003)。高饱和度的色彩给人以愉悦明快的感觉,是高感官情态的标志。
  十一届全运会会徽图案包含了红,黄,蓝,绿,黑五种色调。高饱和度的色彩表达一种愉悦的情感意义,具有高情态。其中,具有爆发力的红色被置于整个图像核心位置,凸显了体育运动的张力和爆发力,象征了热烈隆重和欢庆的现场气氛。而红色周围又交错有绿蓝黄黑各色,交错共现,体现了和谐全运的内涵。此外,红绿蓝三色所占比重明显多于黑色与黄色;红色和绿色分别是济南的市花荷花和市树柳树的颜色,而蓝色又是泉水的颜色,这三种色彩占据主要空间,体现了浓郁的山东地方色彩。
  3、图像的构图意义
  多模态话语的构图意义即对应于功能语法的语篇意义。构图意义有三种资源:信息值、取景和显著性。信息值是通过元素在构图中的放置实现的。任何特定的元素在整体中的角色取决于它是被放置在左边还是右边,中间还是边缘,或者图片空间的上方还是下方。在Kress & van Leeuwen(1996)看来,上方与下方具有不同的信息值。如果某些因素被放置于上方,而其它因素被放置于下方,那么置于上方的是“理想的”,而置于下方的是“真实的”。“理想的”指它是信息的理想化的或概括性的实质,因此它是信息的最显著的部分。“真实的”指更特定的信息,如细节等,或者说更实际的信息。
  在十一届全运会会徽中,五彩的竞技人形构成的圆形出现在图像的上方,象征着全运会“和谐中国,全民全运”的理念,是理想主义的,是十一届全运会追求的最终目标;而下方的字母及数字提供“真实的”的信息,让人感觉可感可信。
  Kress & van Leeuwen (1996)还发现,人与物被放置的位置、前景或背景、相对尺寸、色调值的对比(或色彩)、鲜明度的不同程度影响观看者的注意力。他们把以上元素在吸引观看者注意力的不同显现程度叫做显著性。
  在十一届全运会会徽图像中,十一个竞技人形的意象几乎占去了整个会徽体积的五分之四,并以高饱和度的色彩填充,从而十分显著。在图像下方 “SHANDONG CHINA”“2009”全部以遒劲有力的手写体出现,非常巧妙地使意象、文字和数字构成一个整体多模态的语篇,传达了第十一届全运会的理念和追求。
  
  三、结语
  
  本文以Kress & van Leeuwen的视觉语法框架为理论基础,对十一届全运会会徽进行了多模态话语分析,发掘出图像和文字在概念意义,互动意义和构图意义诸方面的丰富内涵,丰富了对会徽的理解,也表明视觉语法的强大解释力和广泛适用性。
  
  【参考文献】
  [1]胡壮麟. 社会符号学研究中的多模态化[J]. 语言教学与研究, 2007(1).
  [2]李战子. 多模式话语的社会符号学分析[J]. 外语研究, 2003(5).
  [3]朱永生. 多模态话语分析的理论基础与研究方法[J]. 外语研究, 2007(5).
  [4]田璐, 刘泽权. 社会符号学视角下的多模态话语分析――以上海世博会会徽为例[J]. 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8(3).
  [5]Halliday, M.A.K.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M]. London: Arnold, 1985/1994.
  [6]Kress, G.& van Leeuwen, T. Reading Images: The Grammar of Visual Design [M]. London: Routledge, 1996.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