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跑路老板回来了

作者: 刘建强

  2月23日,距传出“任春雷跑路”消息1个月后,我们来到团宝网北京总部。
  办公区的一部分因为电路故障没有照明,墙上悬挂的“引领者开创者”之类的牌匾显得沉默。一个远道而来要账但还未拿到的商家显然已经没有了1个月前的惊慌,正在向接待他的团宝工作人员表达对团宝的信任。接待者拿出香烟:“去年我们砸了那么钱,能说跑就跑了?”
  任春雷解释堵车导致他迟到了半个多小时。20天前,他就是在这间办公室兼会议室里,向近200位追讨欠薪和离职补偿者请求“再给我一点儿时间”。
  2011年下半年,在拉手、高朋等一线团购网站大幅度裁员后,团宝网曾经宣称的新一轮融资失败。任加入了撤站裁员的行列,但他的速度不够快。2012 年1月20日,团宝网的发薪日,员工们发现工资卡上的数字没有变化。在这个已经变得风声鹤唳的行业里,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任的运气不好。2012年的除夕比去年提前了10天,是1月22日。春节对于中国人的重要意义加重了工资欠发引起的恐慌。1月24日,微博上传出“第一个跑路的中国排名前十的团购网站老板已经出现”。
  任对1月20日的来临早就有了恐惧。他的希望在于说服团宝网的原有股东们继续注资。“虽然可能性越来越小,”任说,“但我总还是在希望最后一刻他们能醒悟。我不愿意放弃,因为这里面有我们的心血,有我们两年的命在里面。股份制,意味着有收益大家一起分享,危难时大家一起搭把手。”股东们没有被说服。团宝网最大股东(投资超过1亿元)的代表(也是这一投资的牵线者)表示,他看不出3个月后死与现在死的区别,而现在死还能省下一笔钱。
  直到1月22日,任还在幻想:“股东们打来了钱,说,对不起,晚了。”随着春节联欢晚会的结束,任彻底失望。“别人也失望了,这个事情就传开了。”
  
  任在三亚与亲友一起度过了春节,这是既定计划。看起来,他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惊慌。事实上,任否认在整个过程中曾经慌乱,因为“于事无补”。据他说,前往三亚的另一重要原因是,一个潜在的投资人在那里,是任中欧商学院的一个同学。任说,这位同学给了他“底气”。同学表示,如果任所有办法用尽,他会提供帮助,但只是借钱(似乎可以看出这位“同学”对团购行业的态度),不参股,不要利息。
  任继续寻找。1月26日,大年初四,一大早,任出现在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的北京家中。很快,他已看出薛绝无投资意向。当他向薛叙述自己与最大股东的代表意见相左后,薛指出,任与最大股东犯了同一个错误,缺乏直接沟通。
  1月29日春节假期结束之前,任春雷接触了五六位投资人,还有两家有可能并购团宝的“大公司”。任对团宝网的资产价值深信不疑:首先是域名,团宝因为抢注了Groupon.cn以致Groupon进入中国只能取名“高朋”,任为这一域名估值150万美元;其次,是团宝的“几百万付费用户和几千万注册用户”;最后,是拥有团购经验的“我和我的团队”。
  尽管一些知名投资人有不同看法,但这是任的信心所自,不容置疑。任记起上世纪90年代初在沈阳航空工业学院(现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读书时所写笔记:危机就是转机,处理得当就可能变成良机。这些如今已被用滥的励志格言对一个处于困境的创业者究竟能起多大作用,不得而知。
  事实是,1月29日早上8点20分,任比往常提前了两个小时来到办公室。他有了“底气”和部分解决办法。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自己的悲壮形象:他将是下一个史玉柱,破产后二次创业,偿还所有债务。
  在之前一天的微博上,任春雷写道:“危难是人性的试金石。……说我跑路?世界虽大,往哪里跑?生意有赚有赔,赔了再赚何需要跑?未到盖棺定论之时,别人舍得跑,我不舍得!马云说得对:男人的胸怀是被委屈撑大的。不恨、不放弃!”
  
  任对自己将要面对的混乱场面有足够的估计。他事先报了警,请所在地派出所前来维持秩序。200多位在职和被裁员工陆续赶来,任春雷的如约出现可能出乎他们的意料,但对于工资和离职补偿的渴望让他们很快就忽略了这个事实具有的意义。
  任和他的部下反复向这些员工宣讲:任总在坚持,要给他一点儿时间;如果非逼着今天解决所有的问题,把他的坚持逼成崩溃,那么公司只能申请破产;那时候,你们或许能拿到钱,但可能是在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之后;而现在,他只要半个月。
  可以想象用谈话使激动的人群“理智”下来的可能性。接近凌晨的时候,仍然无法脱身的任拿出事先准备好的30万元现金,期望让“死活今天要拿到钱”的员工离开。30万元,据任说,来自他自己的积蓄,当时公司账面上已经没有钱。任希望这一举动能够换取人们的理解:你已经这么表示了,那么我们等一等也是可以的。“我高估了人们对问题的认识能力。”一些拿到钱的人离开了,那些本来并未打算“鱼死网破”的员工受到刺激,意志变得更加坚定。
  次日凌晨6点,任送走了最后几位员工。有两个拿到部分离职补偿的原呼叫中心的姑娘对任说:“不好意思任总,今天我们俩是嚷得最凶的。”
  30万元解决不了“核心问题”,团宝网的“假期”不得不延长。支付所有的欠款,需要大约1000万元。任春雷向股东们建议:大家按同比例出资共渡难关。任未得到多数人响应。
  2月初,任以自己在北京的房子作抵押,向在三亚给了他“底气”的那位同学借得数百万元。大多数股东对任的行动表示沉默。任掩饰不住地愤怒:“你们都是富豪,我是穷光蛋,这些年创业,除了拿工资,什么都没有。那么,一个穷光蛋都把房子抵了出来,你们还不拿吗?你们应该拿,不拿,我鄙视你们。”
  2月7日起,任春雷抵押房产得到的钱与部分股东的出资,按照工资和消费者退款优先、离职补偿和商家稍后的原则,陆续用于清债。员工数量已不足200人(任春雷规定暂时不接受辞职)的团宝网复工。
  
  任并非莽夫,当他决定抵押房产时,他已经看到了再次融资有很大希望。
  通过朋友介绍,任春雷见到了有意投资团宝网的人。他们在北京国贸附近吃饭,席间,这位据任春雷说比自己小两岁(任今年39岁),在深圳、上海、北京皆有公司的做传统行业的企业家询问,团宝需要多少钱。任回答说几千万。
  但股东们对这位拯救者的兴趣似乎并不太大,投资协议目前还没有签订。一个问题是,即使拿到了那个“几千万”,以团购行业的花钱风格,它能支持几个月?半年前,任春雷曾对媒体说,他可以容忍每月亏损“不超过2000万元”。
  任的回答是,重新开业的团宝网已经不需要那么多钱了,他“想通了”。
  春节期间,有人在网上给任春雷留言:你看看节后还有没有一个人再跟着你?这句话给了他很大启发。如何在没有销售人员、单枪匹马的情况下吸引商家参加团购?“我当时想,每个商家只收1块钱,但后来想1块钱都是门槛,是障碍。我实际上连收1块钱的资格都没有了。”
  于是,销售和客服不需要了,商家会主动上门;财务结算人员不需要了,团宝网此类员工最高时多达“200多人”;团购项目的网页编辑和设计人员不需要了,商家可以自己设计上传……“开放和分享是互联网的根本价值,”任春雷说,“团宝将是一个免费通过的桥梁,商家怎么会不欢迎呢?”
  因为“不要钱”,团宝网将脱离“成本太高、毛利太低”的恶性竞争,成为“交易额最大的团购网站。”
  看上去很美。但是,团宝网将成为一个公益网站吗?它靠什么赚钱呢?
  任春雷说,他已经有了具体的步骤,但现在还不能透露。“如果有幸能成的话,不是我多聪明,是被迫的。”
  任春雷能不能成,也许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看到答案。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9609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