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怀想祖母

作者: 李永乐

  我出世之后,因为母亲得了一种严重的风湿病,就把我抛给祖父祖母,自己回娘家长期服药治疗了。我是在祖母的床上、膝上长大的,我还记得夜晚祖母嚼着饭一口一口喂我的情景。
  天一黑,祖母的小房间无数的“轰炸机”嗡嗡直叫,像个蜂窝。在我印象里,我们村里没有一家挂过蚊帐,我也没有见过蚊帐,直到后来在别的地方见到过这个东西。祖母为了我不被蚊子叮咬,晚饭后就去外面抱一大捆木叶来薰,让浓烟把蚊子薰跑。烟子一起,蚊子就暂时隐蔽起来,但是薰只是权宜之计,人得到短暂的安宁之后,蚊子又会卷土重来。祖母就拿着一张大帕子,搁在她的枕边,不断地扇赶着蚊子,不让蚊子粘到我身上。扇赶也不是个法,因为她不可能不睡觉,只能是尽量减少叮咬而已。有时会被叮咬醒来,实在讨厌。睡不着,祖母就坐起来,愤愤地臭骂蚊子一顿,点起桐油灯,光一亮,蚊子又不见踪影了。祖母自言自语地说,“你躲到哪里去,让我把你烧死。”接着她端起火苗熠熠的油灯,在床周围的板壁上寻找蚊子,蚊子一个二个腿长嘴尖贴着木板不动,她就用灯火把它们一个个烧死,痛快淋漓。祖母就是这样,夜以继日,为我而不辞辛苦。
  祖母除干活,操劳家务,养育我外,休暇时间她喜欢下河撮角角鱼,下田捞鱼虾,或者上山打竹笋、蕨菜,她千方百计给我弄最好吃的。祖母还是个种菜的能手,她种的菜家里吃不完,自己就挑着上场去卖。虽然当时青菜、白菜很便宜,一斤只以分分钱算,但她积少成多,很节俭地把钱挣起来,每次下场回家,都少不了给我捎些糕点之类。我晓得祖母这个规矩,逢场那天,总是跑得远远的村外去等她,从她手里抓起她给我买来的糖果。
  长大读书后,打搅祖母的事少了,但祖母一直关爱着我。每次放暑假回来,祖母钻刺蓬,踏高山翻山岭去摘野花椒拿到集市上卖,给我积下了开学所用的钱。
  我是一个农村娃娃,家里很困难,我之所以从小学读到中学、大学,从祖母简陋的小屋里走了出来,凝聚着祖母的心血和汗水,是令我永世不能忘记的。我曾想,等我读书出来之后,好生报答一下祖母,把她接出她一生一世都走不出30里地的农村,去见识外面的世界,享一享清福。遗憾的是,就在我大学毕业的头一年,她离世而去,离我而去,我只能在记忆中见到她,我悲痛欲绝,这哀思对我来说将会是永远的。
论文来源:《晚晴》 2006年第7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97226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