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有可能
作者 :  陈 赛

  哈佛大学的朗格教授热爱网球。年轻的时候,她摔断了脚踝,医生说她从此会瘸腿,再也不能打网球了。但现在她双腿健康,仍然在打网球。30多年“可能性心理学”的实践,使这位心理学家将身体和心灵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她觉得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她不敢尝试的。当别人告诉她“不”的时候,她一定会反问一句“为什么不?”她50多岁开始画画,现在她的画正在纽约最好的画廊里展出。
  “可能性心理学”的第一个假设是,我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或者能变成什么,一切皆有可能。但人是习惯的动物。我们如此容易被僵硬的世界观、惯例、偏见或者刻板印象所麻痹,我们的很多行为往往是先入为主不假思索,或者想当然的结果,而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或者认知过程。
  朗格教授强调“专注力”,无论这个新事物看上去很傻,或是很聪明,只要它是新的,是不一样的,就会让你对人和环境重新敏感起来,向新的可能性敞开,形成新的视角。而那些我们多年来称之为“智慧”的东西也会变得可疑起来――事实上,在她看来,世上没有什么是不能置疑的。
  为了适于生存,我们的脑海里保存了无数的规则与分类,以快速有效地指导当下的行为,但也让我们付出代价。因为很多时候,情境已经变化了,我们还一如既往地坚持和运用着那些规则和分类。
  从这个角度而言,“专注力”是一种批判性的思维方式,它并不意味着否定,而是存疑和追问,从传统、权威、成见、惯例、约定俗成中,收复自己的头脑,对塞给自己的信条问一句,“真的吗?”“为什么?”“万一呢?”
  朗格教授年轻时经历了这样一件小事:有一次她在跑马场,有人请她帮忙照看一下马,因为他要去给马买一个热狗。她当时觉得这个人的脑子恐怕出问题了,马怎么会吃热狗呢?但是当他拿着热狗回来的时候,那匹马果真津津有味地把热狗吃下去了。
  这件事情给她很大震动,马不吃肉的结论到底是怎么得出的呢?多少马参与了测试?谁决定用哪些马?给马吃了什么肉?“马不吃肉”的结论背后本来附带了许多的条件,但我们却把它当成一个“绝对的真实”接受下来,然后再也不会去思考这个问题。
  “因此,训练专注力的第一要义是接受‘不确定性’。”朗格教授说,“当你对某件事情不确定的时候,你会留意到问题和差异,你会向可能性敞开,创造可能性……反之,如果你对某件事情很确定,就很容易陷入单一化思维,不再关注那些可能与之相反的信息。”
  一旦我们看清自己是如何自我束缚在文化、范畴、语言和思维模式的陷阱里,就会发现,人生中我们可以控制的部分,包括健康和快乐,其实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康兵//摘自《三联生活周刊》,本刊有删改/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