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当一颗心遇上另一颗心

作者: 马 德

  和一个学生谈心。
  一只麻雀在我们身边跳来跳去,极轻盈,像一团温暖的旧棉絮。一会儿“呼”地飞起来,转个圈,轻轻的,又落在我们的脚边。
  它一边蹦,一边不时地抬起头来看我们一眼,小小圆圆的眼睛里,没有一点惊惧。
  也许,在它看来,当生命与生命彼此交心的时候,这个世界,可以轻松到不需戒备。
  
  身边有好多抱怨的朋友。
  工作累,他们抱怨;职称评不上,他们抱怨;社会的种种不公,他们抱怨。
  然而,有抱怨的人,才是尘世里的人啊。
  不要去苛责他们。其实,更多的时候,他们有嘴无心。
  这多少像一个人在硬板凳上打瞌睡,你看,他刚还嘟囔着不舒服呢,再看时,早已睡着了。
  
  老师,我一辈子忘不了你。
  为什么呢?
  因为,我去复读那一年,一次,我下楼梯,遇上你,你居然喊出了我的名字。
  那也没什么啊。
  可是,你知道吗,你才教了我们没几天。
  
  考试中。
  穿花格子衬衫的女生用笔轻轻地捅了前面的男生一下。轻轻的,只一下。
  男生也穿着花格子衬衫,他回过头来,朝她嫣然一笑。
  他们并没有作弊。是的,生活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之后,他认真地答题,她也认真地答题。
  那一瞬间,不过是,燃烧着的青春的一个剪影。
  
  违纪学生的母亲来了。
  老师,给你添麻烦了。母亲讪讪地,像自己做错了什么。学生在一边冷冷地说,妈,你什么也不用说,没必要!
  其实,我这孩子挺听话的。母亲谈起自己的孩子小时候如何听话,初中的时候成绩如何棒时,讲到高兴处,眉飞色舞。
  一边的学生早就不耐烦了,说,妈,你麻烦不!这点陈芝麻烂谷子,谁愿听你的!
  不,你妈说得挺好的,我爱听。一边的老师,一字一句地对自己的学生说。
  
  学校有一座废置的变压器,弃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一只蛐蛐蛰伏在那里低唱,我找寻它,却无意间发现了一棵草。
  芥草如针,长在变压器的一个铁窝窝里,覆土不过指甲盖大小,厚不盈豆。然而,它就长在了那里。
  一场时光的风,送来了尘土和种子,又一场时光的雨洒落下来,它便破土而出了。
  是啊,当一个生命纯粹到只想活着的时候,它对这个尘世,可以简单到一无所求。
  
  我们活一辈子,只是人生的门外汉。
  这就很好,把人生看得太透了,生命的胡琴里,咿咿呀呀的,只会是悲观和失望。
  好人生,是一片迷蒙的月色,你只是觉得它美,却永远说不清它美在哪里。
  而这,就够了。
  (本刊原创稿),意达/图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9949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