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李少红女性意识艺术风格
作者 :  徐晨 朱智慧

  摘 要:李少红独有的女性意识艺术风格为中国电视剧市场打开了另一片天地。
  关键词:女性意识;电视剧;李少红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2)-02-0107-01
  当今的影视界,男性导演占据绝大多数,我们不乏看到众多以男性为主导的影视作品,女人在他们的作品里,仅仅是附属和被动的地位。而李少红导演的作品无不充斥着她的女性意识,她的作品从女性独到的心理及眼光出发,探寻这个世界的情感、生活、命运。电视剧市场是“得主妇者的天下”,女性意识艺术风格的电视剧无疑是女人们关注的首选电视剧题材。在“英雄主义”和“主旋律”电视剧中,李少红的女性题材电视剧显得独树一帜。
  一、悲情美学风格
  李少红所塑造的女性形象大部分逃不出悲情的结局,悲剧具有独特的美学功能,女性角色在男权文化的限制下,用悲剧结局更加深入人心,更能引发观众的思考。
  《大明宫词》里的武则天权力过人,然而她失去了爱情、亲情和内心的安宁,尽管政绩卓著,却依然要向社会妥协,最终退出历史舞台,这是她颠覆封建制度与男权后,它们之间巨大矛盾所酿成的必然悲剧。太平本是一个清纯少女,最终却以一个历经情感波折而一无所获的悲剧女性为结局。太平的悲剧一部分是由母亲的权力对她的束缚造成的,一部分也是她对爱情的追求太过理想化、太过虚幻造成的。她想远离权力,却成了权力的殉葬者。
  《橘子红了》是封建社会女性悲剧命运的缩影,大妈看似守护住了自己的地位,将耀华留在了身边,然而她却丢失了自己独立的人格,在秀禾身上寻找当年的影子,秀禾的死也映射了她的悲剧。而秀禾为了报恩,无法争取自己的爱情,自己的爱人也无法给她幸福,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她的悲剧命运是注定的。三太太嫣红最后更是一无所获,她演绎了封建社会女性的贪婪和无知。
  《新版红楼梦》中大多数人的命运都以悲剧告终。其中尤以林黛玉的死最为震撼,黛玉在贾家特立独行的性格与对爱情的执着显然不符当时社会的制度,于是死亡才是她最好的归宿。王熙凤光彩了一生,算尽了机关,却也逃不脱惨死的厄运,甚至死的凄凉。
  李少红用女性悲情的形象直抵观众的心中,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二、淡雅诗意风格
  诗包含三个内容或者从三个内容上得到体现:诗意、气韵和节律。第一位是诗意。没有这个,其他两部分再强烈也不是诗。气韵通常最大限度地呈现于空间感,而节律往往体现于其内在的音乐性。有气韵,有节律不一定是诗,而有诗必然有气韵和节律。
  李少红的《红楼梦》在气韵和节律上就做得非常充分。比如她的空间错切和时间的变奏(抽帧技术应用造成的画面“快进”),都做得极好。所谓极好,就是不过,适度。特别是她对画外声以及音乐的极端性运用(而不是使用)都到位:不言而喻,才是适度。昆曲的应用是李少红的良苦用心,特别是对人物心理变化的呈现上,这个形式虽然不能说是她创造的,但将该形式的突破性应用,是她的成功之处。这部电视剧作品里的诗意,并非里面有太多的诗歌作品,恰恰是那些作品不是诗意的,而只是韵文,即有韵的文字。中国人对诗歌与韵文的不同还没有理解的能力。诗是万物本体的属性。对人来说,这个万物的本体就是人的灵魂,对物来说,是那些物自身的“灵魂”。“属性”就是指这些灵魂的同一特性,而且是所有灵魂共有的同样一种特性,这个特性就是诗。曹雪芹表达了书中所有人物灵魂的这个同一特性,他通过红楼一梦在人间敷衍出的一系列荒唐故事,呈现了众灵魂这个同一特性下的不同表现。这才是曹雪芹《红楼梦》中的诗意本质。他理解了佛道两家的意义,恰巧的是,佛道两家或宗教所要体现的也恰是这个诗意的客观性。李少红对《红楼梦》中诗意的呈现是全方位的。她尽了最大的努力,并且,她做到了。
  三、“女人味”引女性观众共鸣
  从影视心理学的角度看,大多国产电视剧中,男性演员是居高临下,享受着女性观众的关爱,女性似乎还是依附于男性,缺乏完整、独立的人格特征。但是,李少红导演的代表性电视剧作品讲述的就是女性的故事,主要塑造的就是女性的形象,像这一类型的电视剧,女性角色居于主导,男性形象已经退居其次,成为了真正的花瓶,要说“男色消费”(花美男类型电视剧),恐怕这才是真正的“男色消费”。李少红的代表性电视剧中,不但强调女权主义,鼓励女性自强自爱,还重点描述女性角色内心变化,使剧中的女性角色都“女人味”十足,有血有肉而非附属品即花瓶类角色,引发大批女性观众共鸣。以《大明宫词》为例,在剔除了历史的面纱之后,给我们展现了一幅真正有关女人命运的史诗画卷,浸染了外柔内刚的“女人味”的同时,还带给了我们一种洗尽铅华的史诗气魄。
  面对李少红女性题材电视剧的褒贬不一,笔者认为,她所执导的电视剧给中国电视剧的发展开辟了一个新的方向,为中国电视剧对艺术的追求写下了举足轻重的一笔,她用唯美与浪漫的视听语言谱写着中国女性独特的命运,突出对女性的关怀,与对爱情、生命的思考,以及女性在男权社会中的存在方式。她用这种唯美的方式给中国电视剧打开了另一片天地,给习惯了观看制作粗糙电视剧的人们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体验。“美”是所有人的追求和向往,这正是她的电视剧为广大观众接受和喜爱的原因。
  参考文献:
  [1]严前海,《电视剧艺术形态》,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
  [2]刘丽文,《历史剧的女性主义批评》,北京: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2005年。
  [3] 杨远婴,《当代电影论丛 90年代的“第五代”》,北京: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2000年。
  [4]张兵娟,《电视剧叙事:传播与性别》,河南:河南大学出版社,2009年。
  [5]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悲剧的诞生》,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
  [6]杨恩寰、梅宝树,《艺术学》,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4年。
  [7]姜敏,《影视艺术教育》.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3年。
  [8]吴辉,《电视剧社会学》.北京: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 2002年。
  [9]滕守尧,《艺术社会学描述》.南京:南京出版社, 2006年。
  [10]张凤铸 蒲剑,《电视文艺传播研究》,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1。年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