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连贯的多维分析
作者 :  潘坤尧

  摘 要:在语言学连贯理论的指导下,本文从功能分析、言语行为和认知维度对话语的连贯进行了分析,并探讨了每一种维度在分析中的重要作用及不足之处。
  关键词:连贯 功能分析 言语行为 认知
  
  1.引言
  1976年,韩礼德与哈桑在《英语中的衔接》一书中提出了“衔接”这一概念,此后衔接与连贯便成为语言学界经久不衰的话题。但是一直以来对衔接的关注较多,连贯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得到应有的关注,而对日常会话中连贯的分析则更为少见。本文拟从功能分析、言语行为和认知维度对话语的连贯进行分析,并探讨每一种维度在分析中的重要作用及不足之处。
  2.功能分析维度
  社会人类学家在研究语言共同体的时候,发现讲话者在特定的语境下所说的话语不仅包含字面意义,同时也传达出一定的交际功能(Malinowski, 1935)。因此,会话中话语的字面意义往往会和说话者的本意相悖,而这时对于讲话者目的以及话语功能的分析便显得尤为重要。请见下例:
  A: Can you go to the movies tomorrow?
  B: The boss put one document on my desk just now.
  在这段会话中,B可能想告诉A,他不能去看电影,因为老板又给他增加了任务;也可能想说,他想去看电影,只要A能帮助他把老板给的文件整理完。当然,B可能还想表达其他意思,但是无论B表达什么意思,他所说的话都是对A的回答,而不仅仅是在陈述事实。这则话语中的两个句子就形成了“问题一回答”系列。这种两个说话者之间的相关言语在会话分析中被称为毗邻对语(adjacency pair)。每对毗邻对语都有自己的交际功能,而对这些交际功能的分析,则有助于达成会话中的连贯。
  然而,功能分析也有一定的局限性。
  首先,一段对话往往会包含数对毗邻对语,有时一对毗邻对语中间还会穿插一些插入语序(insertion sequence),请见下例:
  A: What are you doing there?
  B: Can’t you see?
  A: Are you reading the textbook or the novel?
  B: What if I’m reading the novel?
  A: Well, Mrs. Li is looking at you from the window.
  在这段对话中,有些问句既充当了问题又充当了答案,而最后一句却不是对任何一个问句的回答,这就打乱了“问题一回答”序列,功能分析便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功能分析的另一种局限在于句子的多功能性。例如,句子Are you finished now,它的功能会随着说话人角色的不同而改变:老师对学生说是在问他:你写完作业了吗?;不耐烦的丈夫对妻子说是表示一种厌恶:你有完没完!;朋友之间则可以当做一种调侃:这下你完了吧。
  3.言语行为维度
  1962年,奥斯汀(Austin)提出了言语行为理论,将言语分成三种意义:言中之意(locutionary meaning,言语的字面意义)、言外之意(illocutionary meaning,说话人想要传达的本意)和言后之意(perlocutionary meaning)。其中言后之意主要指言语在听话人身上所产生的效果,而这些效果可能并不是说话人的本意所在。请见下例:
  当一名家教询问他所教的小学生为什么数学又不及格时,这名学生答道:“I am just thickheaded.”这句话的言中之意就是表明自己脑子笨,所以数学又没及格。言外之意是这名小学生想放弃学数学了。而言后之意可能会让这名家教感到小学生对自己教的数学课不满意,可能想辞退自己,因而会产生一定的恐慌。
  言语行为理论也有一些不足之处。现今的言语行为理论并没有为语篇分析学家们提供可行的方式,以分析在特定的会话语境中所说出的一组特定的语言因素是如何表达出特定的语义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言语行为在分析话语连贯时的可操作性。
  4.认知维度
  社会文化等认知因素一直受到语篇分析学家的青睐,并提出了大量的相关理论。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Brown and Yule 提出的“世界知识”( world knowledge):倘若听话者和说话者拥有相似的背景知识,他们便能更好地理解对方,从而达成话语的连贯;如若不然,双方的对话会陷入尴尬的境地。下面是一中国导游和一英国小孩之间的对话:
  A:为什么皇帝的衣服上要画一条龙呢?
  B:因为皇帝是真龙天子啊!
  A:那你们的皇帝会喷火喽!
  上例中,中国导游理所当然地将龙当做是圣物,用以比喻皇帝,而英国小孩则以英国传说中的恶龙喷火来理解中国的真龙天子,二者不同的知识背景是对话无法获得连贯的主要原因。
  上例从反面证明了相同的知识背景对会话取得连贯的重要作用,但是世界知识仅仅涉及会话连贯的客观因素,却忽略了主观因素――由于不同的人性格不同,便会产生不同的思维方式,从而直接影响到说话方式。因此,会话中人物的性格特点也会对话语的连贯产生一定的影响。
  小结:
  综上所述,连贯在话语分析中占有重要地位。分析连贯的三种维度在其中既起了重要作用,也各有缺陷。合理使用这些途径对话语分析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对于理解连贯的途径有待于更深入的讨论。
  参考文献:
  [1]Brown and Yule, Discourse Analysis [M].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2000
  [2]Halliday and Hasan, Cohesion in English [M], London: Longman, 1976
  [3]John Austin: How to Do Things with Words [M]. Paperback: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nd edition, 2005
  [4]Malinowski. Coral Gardens and their Magic, Volume 2. London: Allen &Unwin, 1935
  [5]吴兴东.《话语理解中的连贯》[J],高等函授学报, 1996年第6期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