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杂草,我们是创二代
作者 :  云胡不喜

  杂草丛生,这是林立洵的公司名。名字有些儿戏,事实上,公司的创立也确实源自伙伴们的一次玩闹。但既然开始了,就不要停下来,这两年来,林立洵和他的伙伴分别放弃了中国电信、深圳航空、水务集团等待遇优厚的工作,偏偏选择一条艰难的创业之路,“反正我们年轻,输得起”,林立洵说。
  年轻,才20出头,所以敢想,敢闯,敢做,敢凭着一个想法起步、成熟,逐渐稳健。
  
  玩闹出来的企业念头
  杂草丛生工作室最初的核心业务是“情感包装”,一个绝对标新立异的项目。这个项目起源于林立洵的一次情感经历。
  那是2008年,林立洵还在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念大三。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他喜欢上同校的一个女生,想对她表白。表白可不是件可以草率的事,交好的朋友纷纷替他出谋划策,最后,他们把地点选在教学楼楼顶平台,买来无数蜡烛点燃后围成一个大大的心形,女生被邀请到楼顶,林立洵问了一句话:“这是我的心,你愿意进来吗?”表白成功了。受到鼓舞,几位策划者开始热烈探讨:我们有的是创意,干脆,成立个工作室,就帮人包装情感。其实起初谁都没太当真,所以说替工作室取个名的时候,有人指着林立洵的一头乱发,开玩笑道,瞧他这一头杂草,就叫“杂草丛生”吧。
  在浪漫的大学校园里,如此生动有趣的情感包装还是有需求市场的。随后,“杂草丛生”又策划了两次恋爱表白,还引来媒体注意,专门对他们的“情感包装”做了报道。
  
  毛遂自荐,在比赛中成熟
  林立洵学的是软件技术,工作室的成员则各有所长:在亚太大学生机器人比赛中认识的胡斌以策划、口才见长;参加辩论赛认识的严莎以设计见长;实习时认识的师弟黄伟宏软件好;在设计公司工作认识的丘斌以创意见长;还有刘德荣,擅长编程并曾获得微软编程比赛全球200强……他们的人员构成,正好是一个设计公司完整的人员配备:林立洵负责内务外交,胡斌出策划,丘斌、严莎出图,刘德荣负责后台编码。他们自己给自己“封官”:设计总监,策划总监,行政总监……工作室8个人,人人是总监。
  所以,真正能给这个工作室带来收益的,不是情感包装,而是接单设计。林立洵跟学校谈生意,做“入学指南”,免费派送。“指南”除了新生入学须知外,还有广告版面,上面是学校周围各个商家的优惠券。做“入学指南”成本很低,设计人员又是现成的,拉来两个页码的广告就够开支了,其他的都是净赚的。
  这一年年底,“首届广东省U势界大学生创业大赛”开幕,学校举荐了几个创业团队参赛,刚成立不久的“杂草丛生”自然不在名单里。林立洵跑去找领导,毛遂自荐,硬是申请到了参赛资格。他看中的,是大赛丰厚的奖金。
  拿什么去参加比赛?年轻的总监们对这个问题争论了很久,虽然杂草的主要收益项目是设计,但做设计的人太多了,凭这个去参加比赛肯定行不通,最后,林立洵把“杂草丛生”刚成立时半玩闹搞的“情感包装”也一并融入业务范围之内。凭着这个新颖大胆的想法,他们居然获得了评委的青睐,一路过关斩将杀进了决赛。
  比赛历时8个多月,林立洵发现,这是个实践性很强的比赛,专家们会给你提出很多具实操性的建议。那段时间,他们一边准备比赛材料,一边跑业务以争取多一点实际案例,策划书也从最初的3页纸逐渐丰满到最后厚厚一本。到决赛时,林立洵参加比赛的初衷已经变了,他“利诱”评委:“要不你们把奖给我吧,我不要你们的奖金。”评委一听就乐了,问:“你为什么不要奖金?”林立洵说:“你们把奖给我了,我凭它可以申请更多优惠,如办公场地、营业税收等。”评委更乐了,说林立洵“这小子真是个奸商”。
  最后,“杂草”们胜利脱颖而出,获得团省委仅有的六个扶持项目之一。如果之前大家还存有小打小闹玩一下的心态,经过这次比赛,他们对创业的认识有了更深入和清晰的了解。2009年7月份, 8人签订了为期3年的“卖身契”,他们不顾家人反对,分别放弃了电信、深航、水务集团等工作,正式走上创业之路,成为“创二代”。
  林立洵记得比赛时评委曾经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你们凭什么这么有自信,我相信在广州大学城里,做得比你们好的人肯定有。”当时他们是这样回答的:“就凭他们还在大学城里,而我们却站在这个比赛的现场,我们比他们多走了一步,也早走了一步。”
  “杂草”们现在也一样自信。他们不羡慕别的同学拿着高薪有车有房,因为他们很享受现在的创业过程,他们的眼光投注在未来3年、5年乃至10年后。
  
  参加网博会,一本万利的买卖
  2009年,在学校的支持下,“杂草丛生”工作室参加了中国网博会,首次亮相大型展会。
  自6月20日接到参展通知,8个人就进入了非常状态。先是吵架,七嘴八舌地,各有各的创意,最后照例,由“执行董事”林立洵一锤定音。“杂草”工作室有个优良传统,无论开头吵得多厉害,一旦林立洵确定方案,大家都会无条件服从。创意有了,思路有了,他们开始不分昼夜地制作宣传片、采购物料、动手布展,那时离开展只有3天时间了。从学校湖里捞上来的鹅卵石,艺术学院用剩的废纸箱,家具学院捡的碎木块,在他们手中,全部成为布展材料,营造出别具一格的视觉效果。
  他们的展台吸引了很多人围观,不少人有感于这群大学生的创意,和他们谈起了合作意向。有的想请他们设计网页,有的想请他们做室内装饰,还有的想请他们代理产品。有些人还会跟林立洵提一些“奇怪”的要求,比如“可不可以让我刚毕业的儿子加入你们团队?”“能不能把你们的设计师借我们公司用13个月?”这次布展,林立洵总共花费300元:6米白布加上海报宣传单印刷,再加上少许的颜料费。投影机是跟学校借的。没花多少钱,他们却通过网博会换来了10万元的意向订单。
  首战告捷,这让“杂草”们备受鼓舞。
  
  要有大公司的气魄,小公司的经营
  2010年4月,“杂草丛生工作室”入驻深职院创意创业园,并正式注册公司。
  关于公司名,“杂草”们有过争论。有人认为这名有点儿戏,现在注册公司了,就得有个正经八百的名。林立洵却觉得“杂草”挺好,虽然稚嫩,却有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劲头,创业的人就该有杂草精神。
  “杂草”公司有严格的规章制度。每人的底薪标准2000元,月总业绩达到3万,个人做的单才有提成,公司盈利不分红。林立洵解释说,2000元这个数是根据深圳的消费水平来定的,正好够“杂草”们租房、吃饭。为了省钱,从小不缺钱花的林立洵学会了自己做饭。
  虽然是初创期,但管理不松散,公司的上班时间为早上9:30到晚上6:30,迟到一次扣50元。有人一个月就因迟到、休假被扣了700多块,林立洵照扣不误,扣得那人都没钱吃饭了,他再出钱请人吃饭。林立洵说,公是公,私是私,我们要有大公司的气魄,小公司的经营。
  两年的时间,现在“杂草”的业务已经遍布深圳、东莞、台湾、福建等地,客户中不乏万科集团、东莞市宇威钢木有限公司、香港大成基金等大型企业。林立洵说,公司接的单中,还有不少是靠朋友介绍的。公司全部人员共10人,除了林立洵和黄伟宏是潮汕人外,另外8个都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在深圳有比较好的人脉关系,这是“杂草”的一大优势。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成熟一点,林立洵剪掉一头蓬松长发。有件事,他记忆犹新,有一次,他去洽谈业务,敲门进去,该公司老总睁大眼睛非常意外:“你们还是学生啊?”1987年生的林立洵觉得自己现在正处在一个尴尬的年龄,自己觉得长大了,可走出社会人家会觉得你太小不值得信任。
  也有生意上门林立洵往外推的,因为对方冲的就是找学生做,便宜。但“杂草”有自己的标准和原则,价太低了,不干。没单做的日子,他们没闲着,自己搞开发,前不久他们还整了个网络商城,淘宝有的,他们都能做出来。还在商城上搞网络创业大赛,浏览量过万。这个对搞程序的叫“练手”,搞营运的叫“试运营”。练着练着,生意就上门了。安黛拉上门找他们做个类似京东的网络商城,“杂草”们驾轻就熟就把整套方案给拿出来了。
  林立洵说,人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他要补上一段: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名师指路不如贵人相助,贵人相助不如自己悟。创业其实压力很大,因为所有事情都得靠自己悟,但是马云说过,创业者没有退路,最大的失败就是放弃。林立洵说:“我们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后悔,我们能不畏艰辛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年轻的我们敢想,敢做,敢闯,大胆去追寻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放弃追寻我们的梦想!”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