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的最大泄密案
作者 :  耿 莹

  1937年抗战爆发后,日军将主力投入华北战场,企图发挥优势装备的威力,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横渡黄河,占领武汉,从而达到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梦想。这时,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侍从室副主任姚琮向蒋介石建议:在华中开辟对日作战战场,首先要利用上海大城市钢筋水泥建筑群与日军进行巷战,牵制住敌人。然后,将日军引向江淮的水网地带,使其现代化武器不能充分发挥效率,从而达到消灭日军的目的。蒋介石一直对这个足智多谋的贴身幕僚相当信任。于是,蒋介石立即在首都南京召开会议,讨论开辟新战场的可行性。
  出席会议的都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一向消极抗日的汪精卫也被蒋介石拉来参加会议。坐在汪精卫旁边的是他的主任秘书黄睿,50,气质文雅。经过一番讨论,最后一致同意开辟新战场,先发制人。京沪警备司令官张治中保证:他所属王牌第87、88装待命,随时可以投入战斗。同时,他建议对日军水面舰队进行钳制,以免日军水陆夹击。这时,空军司令周至柔打起了包票:他请委员长放心,空军第5的第24、25中队现在扬州机场;第1大队在河南周家口机场,他可以对长江水面上的日军舰队进行严密封锁。
  可是,第二天一早,蒋介石接到紧急报告,长江里的所有日舰匆匆朝黄浦江海口驶去,他们明显是获得情报,在国民党空军尚未实施封锁时,逃离危险地带。是谁把如此重大的情报泄露给日本人?蒋介石紧急召来军统特务头子戴笠,命令他无论如何也要挖出泄密者。戴查看了参加会议的名单,却感到很难办。这些人都是些权贵要人,没有一个好惹的。就在戴笠不知所措之际,又一桩泄密案发生了。
  8月13日,空前激烈的淞沪会战开始了。蒋介石几乎把手中能调动的嫡系部队全部投入战场;日本也组成了以松井石根为司令的上海派遣军参加会战。
  蒋介石为了给他的嫡系部队打气,决定亲自到上海前沿阵地去视察。姚琮得知此情况后,劝说蒋介石,现在日军掌握了制空权,行车恐怕不安全。但蒋介石心意已决,不肯更改。身旁的白崇禧建议道:委员长可以乘英国使馆的车子去上海。当时,日本还不敢公开得罪英国,因此日军不会对英车开火。蒋介石未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随后,白崇禧吩咐站在一旁的黄睿去与英国大使联系,以便安排。
  京沪国道上,一辆满身都是英国标志的黑色轿车在阳光下急驶。这时,一架日机从高空俯冲而下,弹雨铺天盖地泻向黑色轿车。片刻,轿车以及轿车里面的人遍体伤痕。
  当英国大使馆的车遭袭击一事传到蒋介石的耳里,他叫来了戴笠。一定要他追查此事,事情很明显,内部有人泄密。戴笠不得不找到白崇禧,因为两起泄密事件,白都是当事人,尤其是换车一事,更是他的主意。戴笠耐心地询问当时的详情。白把当时在场人士的名单一一报出时,范围缩小了。两次泄密案显然皆一人所为,除白外,就只有姚琮、黄睿了。当然,蒋介石一向信任的姚琮不可能去害蒋介石,只剩下黄睿了。一张大网悄悄地撒了下来……
  据军统埋下的“暗桩”报告,南京汤山招待所服务员廖雅权与黄睿之子黄晟来往密切,两次事发前,都有人看见他们在一起。戴笠凭着职业的敏感,觉得此事可疑。于是,他亲自赶到汤山。当他看见廖雅权时,心中的疑团更多了。这是一个绝色女子,且文化程度又相当高,怎会屈就一个区区服务员呢?通过艰苦的明察暗访,破绽终于露出来了。
  这个廖雅权原是上海一个日本间谍的女儿,真名叫南造云子,曾在日本间谍学校受过专门训练,1926年,她17岁时以失学青年的身份出现在南京,是黄睿做的介绍人和担保人,才使她得以进入汤山招待所的。军统决定逮捕廖雅权。锒铛入狱的廖雅权在军统严刑审讯下,坦白交代了罪行,两次机密情报均是黄睿派他儿子黄晟转送给她的,然后由她报告给日军。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