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试论《红楼梦》中王夫人的性格特征

作者: 冯秀君

  摘要《红楼梦》巨大的艺术成就突出地表现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小说中,王夫人这个人物始终贯穿着全书,掌握着全局。文章通过对王夫人与贾政、贾母、宝玉、探春、金钏儿、晴雯等所处的关系加以考察,把王夫人放到她所处的社会背景、家族的位置中来探讨,发掘王夫人这个人物既矛盾又复杂的性格特征。
  关键词:王夫人 性格特征 关系
  中图分类号:I206.2 文献标识码:A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最高峰,其巨大的艺术成就突出地表现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他们个个有血有肉,形态万千,无异于人物的艺术画廊。脂砚斋曾点评曹雪芹能“摩一人,一人必到纸上活见”。王夫人,这个并不十分显山露水的人物,却始终贯穿着全书,掌握着全局,其人物形象既矛盾又复杂,值得考究。
  王夫人是护官符中“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中的王家小姐,她是贾政的妻子、宝玉的母亲、宝钗的姨母、林黛玉的舅母,王熙凤的姑母,是四大家族的一个关键人物,也是《红楼梦》塑造的一个性格矛盾而又复杂的不朽典型。一直以来,人们对她的评价都是褒贬不一的,而且几乎是最具争论性的一个人物。有人认为她成天念佛、吃斋,又以好静为重,平时宽仁慈厚、尊老怜贫,是一位符合封建传统观念的贤德媳妇和慈爱母亲;有人认为她虚伪极有成算、威势、霸道、伪善、自私,是整治“妖精”的信佛人,是大观园“理想国”的毁坏者。“文学是人学”(高尔基语),我们在分析王夫人形象时要把王夫人放回到她所处的社会背景、家族的位置中来探讨。文章通过对王夫人与贾政的夫妻关系、与贾母的婆媳关系、与宝玉的母子关系、与袭人、晴雯、金钏等的主仆关系加以考察,发掘王夫人这个人物的主要性格特征。
  一 与贾政的夫妻关系
  贾政与王夫人是当时封建社会中最合乎道德标准的夫妻。他们之间相敬如宾,男主外,女主内。贾政在外地做官回来后,“一应大小事务,一概亦付之度外,闷了便与清客们下棋吃酒,或日间在里面,母子夫妻共叙天伦之乐”。家里有什么事情,王夫人与贾政总是有商有量。如贾政原想将玉皇庙和达摩庵两处的十二个小沙弥和十二个小道士发到各庙去分住,王夫人听信凤姐的话,想把这些人送到铁槛寺去,与贾政商量。贾政听了笑着说:“倒是提醒了我,就是这样。”说明他对妻子的信任与尊重。
  二 与贾母的婆媳关系
  王夫人是符合封建传统观念的贤德媳妇。她对贾母格尽孝道,是个“极孝顺”的好媳妇:作为儿子媳妇,她每日里必定要伺候着老太太吃完饭,她才会回去吃饭;事事都由老太太“作主”,即使是游大观园时,“早饭在哪里摆”这样的小事,也处处顺着老祖宗;老太太爱吃“椒油莼酱”,吃完螃蟹,老太太想回屋歇歇,走了又怕大家扫兴,这些她都想得到,因而时时碰在老太太的心坎上;遇见老太太头疼发热这样的事,她更是早晚请安。有时,贾母生气,一时责怪下来,即使是错的,她也不辩解一言。贾母就说她“可怜见的,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如贾赦要讨贾母的丫环鸳鸯作妾,触怒了贾母,当时只有王夫人在旁边,就骂了她。其实这件事与王夫人无关,王夫人也只是站起来,不敢还言。书中写她平时没什么爱好,只念佛吃素,捡佛豆,偶尔陪老太太打牌听戏。
  三 与宝玉的母子关系
  脂砚斋在文中对王夫人多处批语:“慈母”。王夫人生有贾元春、贾珠(李纨的丈夫)和宝玉三个孩子。由于贾珠早亡,贾元春被选入宫,所以她视小儿子宝玉为“命根”。对宝玉的饮食起居关心,嘘寒问暖,在贾政面前总替宝玉掩饰说情,宝玉也常在她面前任性撒娇。如贾政点了学差到外地上任后,二三年里,宝玉每日虚度光阴,听说父亲要回来了,才急忙赶功课,王夫人心痛儿子受责,也与众人一起帮着儿子搪塞蒙骗贾政。再如,一日,贾政听了宝玉的丫鬟叫“袭人”,便追问,是谁起了这个古怪的名字,王夫人见贾政不喜欢,忙替宝玉掩饰道:“是老太太起的。”这是抬出贾母来替宝玉掩饰。真可谓“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第二十三回中,贾政叫子训示一节,处处体现出她对宝玉的袒护。其中的“摸挲”宝玉脖项、“忙道”准确地体现了王夫人对儿子的亲情和急于让爱子摆脱丈夫淫威的心理活动。在第三十三回宝玉挨打一节中,王夫人“爱子如命”的特征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她先哭着拿贾母当挡箭牌无效,又哭着以自己的命来担保,最后又哭着以死去的长子贾珠打动贾政的心,使出浑身解数欲救宝玉于贾政“又狠又快”的板子之下,如“爬在宝玉身上”、“抱着宝玉”,生动地刻画出一个母亲见到儿子挨打如割己肉的悲痛欲绝心情。
  宝玉是王夫人的心头肉,更是她在贾府呼风唤雨的最后本钱。王夫人生活的封建社会,有所谓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一个妇女,没有儿子,就会失去家庭中的地位,甚至有被丈夫休弃的危险,儿子自然成了她所有的希望。所以在三十三回中王夫人才有“今日越发要他死,岂不有意绝我”、“这会子你倘或有个好歹,丢下我,叫我靠那一个”的说法。可见,王夫人对宝玉的疼爱正是出于巩固自己在整个家庭中地位的需要。她期望宝玉走读书做官之路,将来好承继贾家事业,光宗耀祖,而不是成为一个败家子。但宝玉却偏偏讨厌仕途经济那一套。王夫人是矛盾的,作为一个母亲,宝玉的命才是最主要的,她爱宝玉,不忍心逼他,尽管有时会恨铁不成钢,恨恨地骂宝玉是“孽根祸胎”、“魔王”。但是,因为出身于封建社会的标准贵族家庭,她又不允许自己的儿子不优秀。故此,为了让惟一的儿子“成龙”,她选择了带有浓烈封建色彩的“风刀霜剑”来规范宝玉。
  在宝玉的婚姻上,为了贾家家业的振兴,她全然不顾宝玉的内心感受,不顾宝玉和黛玉之间青梅竹马、情投意合的感情,与贾母、王熙凤共同设计导演了“掉包计”,选择了“劝人学好、知书达理、有钱有势、健康端庄”的宝钗,摒弃了“风流灵巧、锋芒毕露、多愁善感、无依多病”的林黛玉,使黛玉绝望孤苦地死去,也造就了宝玉、宝钗的婚姻悲剧。“她爱宝玉,却去残害宝玉所爱,最终把宝玉推向绝路,她的这种性格是她所处的地位以及家庭、社会矛盾的深刻反映,也正是这些矛盾将她一步步推向末路,王夫人的结局也是很悲惨的。”自三十三回之后,王夫人与宝玉母子间亲热的场面就很少能够看到了,代之而来的是母子间逐步的疏远、对抗,以致最后的决裂。对于宝玉,王夫人是个彻底的失败者,她机关算尽,最后既没能留住儿子,更没能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
  四 与探春的母女关系
  王夫人不但对自家的宝玉甚为疼爱,对其庶出的女儿探春也表现得仁爱有加。书中王熙凤夸奖探春时也顺带提到了这点:“倒只剩了三姑娘一个,心里嘴里都也来的,又是咱家的正人,太太又疼他,虽然面上淡淡的,皆因是赵姨娘那老东西闹的,心里却是和宝玉一样呢。”王夫人不但疼爱探春并且赏识她,让她去管理大观园,而探春也并没有让王夫人失望,她“兴利除宿弊”,大大节省了园内的开支,对挽救日益衰败的贾府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探春和王夫人及宝玉的关系倒比和自己的亲妈赵姨娘和自己的亲兄弟贾环要亲近得多。探春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女儿,而是赵姨娘所生,王夫人疼爱探春仅仅是出于一视同仁的慈爱吗?不,这正是由作为贵族夫人的王夫人,她的身份和她的心机所决定的。
  探春是一个很有心计且十分要强的人,她知道自己“出身”不好,先天不足,要取得好的地位,只能靠后天努力。她的具体做法是靠近宝玉,疏远贾环(探春的同母弟弟),冷淡生母,亲近嫡母。探春多次在众人面前,故意叫她的生母“姨娘”。探春疏远赵姨娘,跟生母划清界线,一心想抹去庶出的痕迹。对探春的良苦用心,王夫人早就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探春该出手时就出手。贾赦想讨鸳鸯做小老婆,惹恼了贾母,连王夫人都给骂了。王夫人受了冤屈,一声不吭。在场的王熙凤、薛姨妈也不敢替王夫人说话。探春在这个时候,却冒着冒犯老祖宗的危险,挺身而出,为王夫人说话。她提醒贾母:“请老太太想想,大伯子行事,小婶子如何知道?”探春给王夫人解围,立下了汗马功劳。王夫人重用探春,一方面说明自己为人公正,嫡出庶出一样对待,另一方面也起到了孤立赵姨娘的作用。
  五 与穷亲戚刘姥姥,下人金钏、晴雯、袭人的关系
  《红楼梦》中写王夫人乐善好施,平时爱接济穷人。如刘姥姥初进荣国府,王熙凤派人请示王夫人,王夫人回话说:“原不是一家子”,“因出一姓”,“当年又与太老爷在一处作官,偶然连了宗的”,“当时他们来一遭,却也没空了他们。今儿既来了瞧瞧我们,是他的好意思,也不可简慢了他。他便是有什么说的,叫二奶奶裁度着就是了。”虽不排除维护贾府形象的考虑,但更有着对迫于生计奔走富家的穷亲戚的同情。
  宝玉的贴身丫环袭人在人前的表现最合王夫人的审美情趣,稳重老实,是王夫人最最放心的那一类人。她不是十分美丽,但举止稳重大方,自然是王夫人所放心的了。特别是宝玉挨打后,袭人夜谏,讲出一番关于维护宝玉声名体面的话来,暗合了王夫人的心事。她对袭人有了全新的认识,认为她是懂道理、有心胸、又细心、做事周全的真正的好孩子。袭人的话也使她在如何管束宝玉的问题上受到了启发,她开始把目光转移到宝玉的身上。然而王夫人不可能时时在宝玉身边,她在丫环中需要耳目,故此,作为母亲的王夫人便采取暗中将袭人扶为宝玉侧室的措施。
  王夫人把凡是对宝玉无利的人都一脚踢开,毫不留情。在三十回中,金钏之死,是因为金钏和宝玉调情。虽然金钏有不自重的一面,但是王夫人如果对服侍自己多年的贴身丫环稍微有一点儿怜惜之心的话,只要在他们刚刚开始搭讪的时候醒过来就是了,那么就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了。并且,王夫人实际上也没有睡着,她就是要逮个正着,然后一个巴掌,把金钏打出去,并用恶语侮辱她:“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这导致了性情刚烈的金钏含羞跳井而亡。金钏一死,她先哭着撒谎说是因为金钏“把我一件东西弄坏了,我一时生气,打了他几下,撵了他下去。我只说气他两天,还叫他上来,谁知他气性那么大,就投井死了。岂不是我的罪过”,紧接着她立马便接受了宝钗的金钏“或是在井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说法,并认同了宝钗“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的劝解,其后,又用五十两银子以及把金钏的每月一两月例钱给妹妹玉钏作为弥补,将此事搪塞了过去。而尤其能表现她伪善的是:在金钏死后,她竟然对宝钗说,金钏“素日在我跟前比我的女儿也差不多”。
  晴雯是大观园中爱恨分明、感情强烈的一个,但又心直口快,惯于掐尖要强的,免不了无意间得罪了人。正因为她得罪了王善宝家的,王善宝家的在王夫人面前进谗言,王夫人就对怡红院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扫荡,把病了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的、恹恹弱息的晴雯从床上拖下来,撵出去。只因为王夫人欣赏的是“廉静寡欲极爱素淡”的宝钗式性格,而“最嫌乔妆艳饰语薄言轻者”。晴雯因为长得美貌妖娆,符合王夫人自认为要勾引宝玉学坏的人的特征,她这个“俏丫环”不久就抱屈夭风流。
  综上所述,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所揭示的王夫人的行为及性格特征上的相互矛盾也就得到了诠释。王夫人身上有正邪两重矛盾而复杂的属性,正的是她的自然属性――仁善、慈爱、宽厚;邪的是她的社会属性――凶残、暴虐、自私。从中我们清晰地认识到王夫人的社会属性是封建思想、道德、意识造成的。《红楼梦》中的王夫人让人觉得真切、生动而又富有典型性,这也是曹雪芹塑造的人物大大超过我国传统小说中塑造的人物的原因。
  
   参考文献:
   [1] 王昆仑:《红楼梦人物论・贾府的太太奶奶们》,三联书店,1985年版。
   [2] 王文安:《试论王夫人的“母爱”及其对宝玉性格的影响》,《淮南师范学院学报》,2003年第五卷第2期。
   [3] 吴伟斌:《文学人物鉴赏辞典》,复旦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
   [4] 贝京:《痴心慈母写尽矣――也论王夫人》,《红楼梦学刊》,2009年第4期。
   [5] 赵静娴:《从袭人和王夫人的关系看其效果特征》,《乌鲁木齐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9年8月第十七卷第3期。
  
   作者简介:冯秀君,女,1967―,浙江上虞人,本科,讲师,研究方向:当代文学、写作,工作单位:六盘水师范学院。

论文来源:《作家·下半月》 2011年第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205159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