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女人
作者 :  霍林宽

  一
  
  巴黎女人浪漫。
  浪漫的巴黎女人,占尽了天缘、地缘和人缘。
  天缘,是说巴黎盛产爱女人的男人。巴黎男人的聪明,仿佛都用在了女人的浪漫身上。你只要看看帮助香奈儿女士发明了“香奈儿5号”的那些有着敏锐嗅觉的男士,以及皮尔•卡丹们这些著名的时装设计师,就知道,为了巴黎女人的浪漫,巴黎的男人真可谓殚精竭虑,绞尽脑汁。地缘,是说巴黎女人生长在灵秀俊美的塞纳河畔。这条神奇的河流,不但为巴黎带来了全世界顶尖的美丽,也使巴黎的风、巴黎的雨、巴黎全部的自然内涵,都围着巴黎女人的浪漫打转转。人缘,是说全世界的男人和女人都向往巴黎女人的浪漫。世界各地的男人和女人,到了巴黎,就像朝圣,见着巴黎女人用的、穿的,总要哄抢一番。什么兰蔻、CD,在这个世界的哪个角落,你找不到呢?
  巴黎女人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把浪漫这词儿的色彩,全沾满了。且不说那高跟鞋,把巴黎女人的忸怩之态,摇晃得让那些没有开化的男人直捂眼睛,也不说那坦胸露背,把巴黎女人的性感之躯,招摇得连那些道貌岸然的男人,眼球都像被钩住了一般,就说巴黎女人的行为,准让你瞠目结舌。
  巴黎女人爱抽烟,喜欢一身黑;
  巴黎女人看起来冷冷的,其实动不动就挖心掏肺;
  巴黎女人不爱打伞,爱淋雨,像条鱼;
  巴黎女人的眼睛特别会说话,说情话……
  这引的是一篇文章里的话,但不够味儿。
  巴黎女人忒开放,大街上被陌生男人亲一下脸都不红;
  巴黎女人享受生活,即使失业眼睛都不眨;
  巴黎女人专注爱情,婚姻无所谓;
  巴黎女人的优雅没老少,见着一个女人就遇见一支花。
  这是我说的话,可还不够味儿。
  记得那年,一个妓女站出来要竞选巴黎市长。她诸多理由之中的一个最惊心动魄的理由,是嫌现任的市长不够性感,巴黎的空气太沉闷。她要当市长,要让政府的公务员都穿上性感服装,把巴黎女人的激情挑起来。你说这巴黎女人的浪漫,没谱了。
  浪漫的巴黎女人像面霸王旗,把这个世界所有的女人都吸聚到旗帜下来。那些压抑了太久的女人们,穿着巴黎女人的时装性感自己,洒着巴黎女人的香水芳香自己,学着巴黎女人的前卫潇洒自己,连走路的姿势都高挺胸,轻扭臀,使浪漫飘起来。全世界的男人,也都该感谢巴黎女人。不然,那些爱美的眼球真的没地方放,那些着火的心情准会凉得要死。
  巴黎女人把这个世界搅得躁动不安。
  
  二
  
  痴情的巴黎男人,宠坏了浪漫的巴黎女人。
  这些巴黎男人,一门心思地为巴黎女人创造浪漫,又一个心眼儿地对待自己的女人,可结果总是戚戚复戚戚,被忽悠得要死要活,即使面对女人的背叛,竟也温情脉脉,不改初衷。不信?你看拿破仑。
  约瑟芬是拿破仑的首任妻子。
  当年,年轻的拿破仑率军在意大利浴血奋战,为解相思之苦,曾一次次地向这位寡妇出身的夫人鸿雁传书,渴盼爱妻能来相伴。而这位比拿破仑大六岁,整天出没于欢场的巴黎女人,偏偏我行我素,对拿破仑三番五次的请求,竟以怀孕相欺,继续在巴黎寻欢作乐。无奈的拿破仑,只能在战争的空闲时间,继续无奈地写信。这痴情汉写道:
  离开了你,我就不知道什么才是欣悦;离开了你,这世界就像是荒凉一片,我孤独地站在其中,没有任何人使我内心横溢的情感有所慰藉;你是我生活的源泉,你束缚了我的肉体和灵魂;因此,我的生活目的,乃是为了你而活着。我所崇敬的约瑟芬!若我离开你太久,我就不能忍耐。我并不是十分勇敢的人,有些时候,我也曾夸口我的勇敢,可是现在,我想着我的约瑟芬就生了病。尤其是那你不会太爱我的恐怖幻想楔入我的精神,使我发狂,使我连感受失望的勇气也没有了。我时常对自己说:人类对于不怕死的人是没有支配力的,但是如今我会为没有得到你的爱情而死,……我不能占有你的心的那一天,就是我在人世间末日的来临。
  情之真,意之切,任你铁石心肠,也得有个动静。约瑟芬终于来了。短暂相聚之后,拿破仑上了前线。他一面在战场上拼死冲杀,一面思念着住在米兰的约瑟芬。可是,当他得闲纵马回到米兰,约瑟芬却又走了,热那亚奢华的舞会,让这夫人忘掉了拿破仑。拿破仑无以言状的爱与怨,又只能无奈地诉诸书信了:
  我终于来了,而你却走了,撇下你的波拿巴,抛弃了对你倾注全副身心的丈夫,到别处去寻欢作乐了。我曾历尽千辛万苦,在人世间种种厄恶面前,我面无惧色,处之泰然。然而,眼前的这般心境、这般痛苦与煎熬却使我一筹莫展,无以排遣。我以前何曾料到此种结果?我要在米兰一直呆到晚上九点。别管我,欢乐永远属于你,你快活,世上万物也随之欢腾,唯有你的丈夫,他在默默地忍受着孤独。
  威武不能屈的拿破仑,真够得上中国人举着大拇指说的那种“爷们儿”。不过这时的约瑟芬,虽然没心没肺,还算对得起拿破仑。等到拿破仑率领大军远征埃及,日子久了,就同男人暧昧起来。你以为拿破仑是好惹的,当他突然从埃及回到巴黎,又以突然的举动当上了法兰西第一执政,就决定收拾这个水性扬花的放浪女人。他让人把宅门关得紧紧的,将痛哭流涕的约瑟芬挡在门外。这女人在门外几乎啜泣了一夜,苦苦哀求拿破仑的宽恕。正当她因彻夜呜咽而精疲力尽,不想再去感化拿破仑的时候,拿破仑却按捺不住了,这家伙打开大门,向约瑟芬张开了热情的手臂。
  痴情的巴黎男人,让人鼻子发酸。
  
  三
  
  宠坏了的巴黎女人,把自己的男人“浪漫”得迷迷瞪瞪,还要拿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来“浪漫”。你说玄?那就听下面的故事。
  德•波特伯爵夫人,是“二战”时法国绥靖政府首脑雷诺的情妇。
  当纳粹军队攻破法国防线,魏刚、贝当等元老宿将醉心于“祸水东引”,希望与希特勒媾和的时候,这位妖艳妩媚,喜欢参政的巴黎女人,也在枕头边发起了“冲锋”。她嗲哭着,摔闹着,温柔着,缠绵着,使出浑身解数,不停地在雷诺耳朵边说着,“停战吧,亲爱的,继续打下去又有什么用?兵临城下了,投降吧,保住我们美丽的巴黎吧。”她串通了雷诺身边所有的人,让他们在雷诺面前只说一句话,“和吧,不能再打下去了。”犹豫不决的雷诺,被这伯爵夫人搞得焦头烂额,称这女人是无所不在的“主和旋风”。
  主和,遭到了戴高乐将军的坚决反对。这位刚刚被提升为副国务秘书的将军发誓,“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战斗,不论叫我打到哪里,不论叫我打多久。不打垮敌人,洗雪国耻,决不罢休。”他劝雷诺离开这位伯爵夫人和魏刚,他说,“在法国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你不能带着一位主和的情妇和一位要走求和路线的最高统帅走上战争之路。”
  雷诺没有听从戴高乐的规劝,一直被伯爵夫人牵着鼻子走。
  法国政府撤出巴黎后,英国首相丘吉尔同雷诺举行会谈。这时,这位放荡的伯爵夫人,又把雷诺惟一的随员找来,不厌其烦地嚷到,“告诉保罗,我们必须投降,我们必须结束战争,必须停战。”雷诺在会谈中表达了要与德国单独讲和的愿望。戴高乐闻讯赶到会场,气愤万分。他对雷诺说,“你是个被围困在碉堡里的指挥官,法国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你怎能听命于那些不战自降的元帅和夫人?”
  当法国内阁最后一次讨论是战还是降的问题时,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又一次给雷诺递条子,要他不要缔结英法联盟。可悲的雷诺又一次听从了情妇的意见,并于这次会议后辞职。后来,接替雷诺的贝当政府,最终同希特勒签订了屈辱的停战协议。
  这雷诺,连同法国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就这样被这无耻的女人“浪漫”成了民族败类和法西斯的战利品。
  无度的浪漫,真是罪莫大焉。
  
  四
  
  来巴黎欣赏巴黎女人的浪漫,真的像掉进迷魂阵一般,那挡都挡不住、接踵而来的浪漫,准会把你波浪式的思维扯直了,于是你只管往前走,不再往两边看,抱着巴黎女人的浪漫当图腾,永远也走不出去。可当你在巴黎的历史和现实里面站一站,品一品,你会发现,远不是那回事儿。
  巴黎盛产浪漫的女人,却不出产天使。这浪漫女人的摇篮,生长着美丽的香根鸢尾和玫瑰花,也生长着杂七杂八的花枝和野草。无论过去和现在,那些不自重、自爱的约瑟芬和德•波特伯爵夫人们的“浪漫”身影,就从没在巴黎的蓝天下消失过。
  看来,盲目真的是人类的敌人。
  可爱、可怜、可悲的巴黎女人!
  
  (选自《海燕》2007年第1期)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