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陵墓葬宝之谜
作者 :  徐广源

  世人之所以对陵寝感兴趣,很大程度上是关注随葬珍宝。慈禧爱宝如命,在生前拼命敛财,又很想在百年之后继续拥有与生前一样的富贵荣华,所以必然要随葬大量的奇珍异宝,以供她死后在阴间享用,因此一百多年来,慈禧的葬宝备受世人的关注。
  皇帝和后妃的随葬珍宝,在当时是绝密,不但世人不得而知,就是对朝中的大臣、各地的封疆大吏也是严加封锁,只有死者身边的亲信和心腹及参与大殓的有关近侍人员才可能知道。
  皇家为什么对随葬品如此严加保密、讳莫如深呢?其根本目的就是防盗。俗话说“眼不见,心不馋”,这些价值连城的珍宝一旦被外人知道,肯定会引起一些人的非分之想和觊觎之心,进而铤而走险,掘墓盗挖,因而必须严加保密。所以在清朝灭亡之前,慈禧陵地宫里到底随葬了多少珍宝,谁也不知道。
  随着清王朝的覆亡,清宫档案的解密,慈禧的葬宝逐渐浮出了水面,被世人所探知。
  目前关于慈禧的葬宝有两个截然不同的记载。一个是大太监李连英(由李国荣主编,王光悦、唐益年为副主编的《清宫档案揭秘》一书中唐益年的文章《总管太监李连英的宠辱一生》,说李连英墓地碑文中用的就是“连”。他指出应该用“连”,发出疑问:为什么近百年来史家著述和民间传说都误写成莲英。――笔者注)的侄子李成武写的《爱月轩笔记》,李连英是慈禧的贴身太监和心腹,慈禧大殓(将遗体放入棺内称大殓,为死者穿寿衣称小殓)时,李连英必然在场,参与大殓。李连英死于宣统三年(1911年),李成武所以能写出关系慈禧葬宝的《爱月轩笔记》,一定与李连英有关系,很可能是李连英将慈禧随葬珍宝的底细透露给了李成武。《爱月轩笔记》记载了慈禧死后随葬了哪些珍宝呢?简要介绍如下(非原文):
  慈禧尸体入棺前,先在棺底铺上一层金丝镶珠宝的锦褥,厚7寸,上面镶着大小珍珠12604粒,红蓝宝石85块,祖母绿2块,碧玺、白玉203块。在锦褥上,又盖上一条绣满荷花的丝褥,上边铺满五分重的圆珠,共有2400粒。在这层圆珠上面又铺绣佛串珠薄褥一层,褥上用二分珠1320粒。入棺前,先在头部位放置一个翡翠荷叶,重22两5钱4分。荷叶满绿,叶筋不假人工雕刻,为天然长就,甚为珍贵。脚下部位放置一个重36两8钱的粉红色荧光夺目的碧玺大莲花。慈禧尸体入棺后,头顶荷花,脚蹬莲花,寓意“步步生莲”,使亡灵尽快进入西方极乐世界。
  慈禧遗体上穿着多层寿衣,仅金丝串珠丝绣礼服和外罩绣花串珠褂两件,就用了大珍珠420粒、中珠1000粒、一分小珠4500粒、宝石1135块。慈禧胸前佩戴着两挂朝珠和各种佩饰,用珠800粒、宝石35块。另外还有串珠九链,围绕全身。在臂间摆放18尊蚌佛,身上又盖有织金陀罗尼经被,被上用真金捻丝织出佛像、佛经,极为精致,经被之上还铺珠820粒。慈禧头戴珠冠一顶,冠上镶嵌着外国进贡的一颗鸡卵一样大小的珍珠,为稀世珍宝。在她身旁还有金、翠、玉、红宝石雕制的佛像各27尊,共108尊。其中金佛每尊重8两,翠、玉佛每尊重6两,红宝石佛每尊重3两5钱。在慈禧尸体左边,还放着一枝玉藕。藕分三节,沾有天然生就的灰色泥污,藕上长出绿色荷叶、粉红莲花,另外还有一颗惟妙惟肖的黑荸荠。右边,放着一枝红色的珊瑚树,上有樱桃一枝,青根、绿叶、红果,树上停落一只翠鸟。在慈禧脚下,左右各放置一个西瓜、两枚甜瓜。西瓜为翡翠所制,青皮红瓤,黑子白丝。四枚翡翠甜瓜,两枚白皮、黄籽、粉瓤;两枚青皮、白籽、黄瓤。此外,还有青色粉尖的翡翠桃10个、黄宝石李子100个、红黄宝石杏60个、红宝石枣40个。在大小200来件雕刻的果品之外,又有王公献的两颗翡翠白菜。这白菜绿叶白心,在菜心上落着一个满绿的蝈蝈,菜心旁还停着两只黄色马蜂,选料、雕琢都恰到好处。为了填补棺内的空隙,棺内另外撒了大约四升珠宝,即有八分大珠500粒、二分珠1000粒、三分珠2200粒、红蓝宝石2200块,仅这一项就价值白银223万两。最后盖上一件网珠被,被上用了二分重的珠子6000粒。正要上棺木子盖时,一位公主又赶来献宝:玉制的八匹骏马和十八玉罗汉。这十八罗汉高不及2寸,白身,白足,着穿黄鞋,披红衣,手执红莲花。公主献完宝物,复盖上网珠被,再扣上棺木子盖,才封闭棺盖。
  另一个记载是清宫档案。民国22年(1933年),《故宫周刊》将清宫档案《内务府簿册》上载的慈禧的随葬品,进行了原文连载。笔者曾托故宫博物院宫廷部副主任、清史专家苑洪琪研究员全部抄录了一份,因为文字太多,占用篇幅过长,这里只将《清宫述闻》一书对上述慈禧葬宝进行概括性缩写的一段文字抄录于下(载《清宫述闻》第869页):
  殓入棺中珠宝玉器有:正珠、东珠、红碧玺、绿玉珊瑚寿字、珊瑚喜字、珊瑚雕螭虎、龙眼菩提等朝珠。大正珠、正珠、东珠、红碧玺、紫碧玺、绿玉莲子、珊瑚圆寿字等念珠。绿玉兜兜练。正珠挂纽。金镶正珠、金镶各色真石珠、金镶珠石、金镶各色真石,白钻石葫芦。金镶红碧玺正珠、金镶藤、镀金点翠穿珠珊瑚龙头、白玉镶各色真石福寿、绿玉镯。正珠、东珠、金镶正珠龙头等软镯。绿玉、茶晶、白玉皮、玛瑙等烟壶。洋金镶白钻石、洋金镶珠带别针等小表。洋金白钻石宝桃式大蚌珠、白玉羚羊等别子。白玉透雕活环葫芦、绿玉透雕活环、珊瑚鱼等佩。汉玉珞、汉玉仙人、汉玉洗器。白玉猫、黄玉杵、汉玉针、汉玉羚羊、雕绿玉扳指。蓝宝石、红碧琅、紫宝石、子母绿、茄珠、大小正珠、绿玉、蚌珠、绿玉镶红碧玺等抱头莲。珊瑚绿玉金镶红白钻石等蝙蝠。金镶红白钻石蜻蜓。金镶白钻蜂。红碧玺、绿玉穿珠菊花。金镶各色珠石万代福寿。金镶钻石等冠口。金翠珠玉等佛手簪。红碧玺、绿玉、珊瑚、红蓝宝石、红白钻石、子母绿等镏。黄宝石、钻石、红碧玺、白钻石、大正珠等帽花。
  上面的两种记载,可以说几乎没有相似之处。一个是李连英后人所写,一个是清宫档案,可信度和权威性都很高,到底哪个准确?真是令人难下断语。笔者认为还是清宫档案更为准确。理由是:
  1.清宫档案是当时情况的真实记录,没有篡改和做假的可能。其真实性和可靠性远远超过了任何文献,尤其是私人笔记。
  2.慈禧的随葬珍宝与其他帝后的随葬珍宝相比,只能是价值和数量上的区别,其品种和类别应是一样的。随葬物品一是服装衣物,包括衣服、被褥、鞋袜、冠帽、绦带;二是首饰,其中以朝珠、戒指、手串、镯子、簪、耳环等为主;三是生活用品,如耳挖、指甲套、怀表、别子、带勾、荷包等。慈禧的随葬品再多再值钱,也不会超出这些物品来,更不可能会出现完全不一致的现象。而《爱月轩笔记》所记的随葬品中首饰类和生活用品类几乎没有,这与清朝随葬品的惯例不符。
  3.《爱月轩笔记》毕竟属于私人笔记,即便其作者真的是从李连英那里得到的材料,李连英也只能根据自己的记忆复述,李连英的记忆力再好也不会连多少颗珍珠、宝石,各物品的颜色、尺寸、重量都记得丝毫不差。
  另外,关于《爱月轩笔记》这本书,笔者在三十年前就听说,但所知道的《爱月轩笔记》内容都是其他书籍转引的。笔者为了找到《爱月轩笔记》,跑遍了北京图书馆、故宫图书馆、中国第一历史图书馆,并与许多专家学者打听,想看看《爱月轩笔记》的原件,至今也未能如愿。这笔记存于何处至今也是个谜。■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