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的爱情
作者 :  夏爱华

   在北京东城区朝阳门内芳嘉园11号,有一座青砖灰瓦,朱漆大门的漂亮院落,清雅幽静。院子的大门上,高悬着一块由爱新觉罗•毓垣所书“桂公府”三个大字匾额。1835年11月29日,一个婴儿在这里出生了。她就是日后权倾大清,改写了中国近代史的慈禧太后。
   因为当时家中庭院里种着几株长势喜人的白杏树,所以慈禧的爷爷给她起了个大名叫“杏贞”,乳名“杏儿”,取义“忠贞”。
   杏贞17岁入宫,走的是正规的选秀途径。经过层层筛选,最终得以留在皇宫并被封为兰贵人。咸丰比慈禧大四岁。21岁的年轻皇帝,正是青春做伴的好时光。正因此,咸丰很快就把兰贵人忘在了脑后,因为宫中佳丽无数,各具风采。
   得不到皇帝的宠幸,结局一定很惨。不是老死宫中,便是被人暗害。此时的兰贵人别无选择,只能背水一战。于是,春暖花开的美好季节,兰贵人使尽浑身解数,终于让咸丰另眼相看。她的妩媚,自然令他动心。而更多的,是他欣赏她的聪慧、机灵、善解人意,这比美丽更重要。
   由于咸丰体弱多病,内忧外患又让他心力交瘁。此时的兰贵人因为喜得贵子,被晋封为懿贵妃。因为工于书法,于是咸丰帝便时常口授,由懿贵妃代笔批阅奏章。
   她的智慧、冷静和不动声色的冷酷,让她的丈夫咸丰皇帝敬佩而恐惧。咸丰于她,不是没有爱情,而是不敢深爱。爱她,同时还要提防她。所以,去世之前的咸丰皇帝,于三思后写下了一道密旨交给皇后保管:“朕不能深信其人,此后如能安分守己则已。否则,汝持此诏,命廷臣传遗命除之。”大意是说,如果皇子载淳即位,而生下载淳的兰儿(慈禧)不能安分守己,就除掉她,让她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虽有这样的密旨,但看在彼此一向真心相爱的份儿上,咸丰临终之际,又给了慈禧一枚“同道堂”印章。他爱这个女人,又怕她飞扬跋扈,无人能够约束。他既怕她欺负忠厚的皇后,又怕她被别人欺负。所以,矛盾之下,密旨与印章同时出台,也算是相互制约,自求一个心理平衡。
   短命的咸丰,31岁便离开了人间。
   民间传说慈禧太后有男宠,若武则天之与薛怀义、张昌宗那样。清代文廷式《闻尘偶记》云:光绪八年的春天,琉璃厂有一位姓白的古董商,经李莲英介绍得幸于慈禧,当时慈禧四十六岁。白某在宫里住了一个多月以后被放出。不久,慈禧怀孕。慈安太后得知大怒,召礼部大臣,问废后之礼。礼部大臣说:“此事不可为,愿我太后明哲保身。”当夜慈安猝死。
   传说68岁高龄的慈禧曾与29岁的英国情人同居六年。在英国军官埃德蒙的眼中,慈禧一点儿都不专横,她是个优雅美丽的中国女人。情深意切的慈禧,曾送给埃德蒙一件价值连城的宫中礼品,那是乾隆时期大学士刘仁用泥金写的《渔樵二十咏》。北京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副馆长向斯指出,埃德蒙确有其人。不过慈禧这段黄昏恋,真实性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女人如花,永远美丽。想来,晚年的慈禧,历尽沧桑,对爱情自然也更加珍惜。对于聪慧的女子,连脸上的皱纹都是岁月的美丽馈赠。自信的女人不怕老,所以,慈禧的这段忘年恋,自然令人浮想联翩,宁可信其有。
   慈禧一生的挚爱,却由一幅画像揭开秘密。画像里满身珠翠的她,极尽奢华。但耳垂上,却戴着一枚小得极不起眼的珍珠耳钉。从年轻一直到死,耳垂上的这个珍珠耳钉却从来没取下来过,因为这是当年咸丰皇帝赐予她的。
   光阴荏苒,惜日欢情早被时光稀释成清晨林间的薄雾。太阳出来了,刹那间无影无踪,让人疑为春梦一场。只有这小小的一个信物,一个证明,对着菱花里的衰老容颜,让记忆得以穿越时空,回到当年。那时青春正好,那时的她貌如春花。那时有个男人,在耳边轻轻地对她说,我爱你。
   慈禧的爱情,看似扑朔迷离,其实昭然若揭。25岁守寡,直到终老。一枚小小的耳钉,道尽平生的情与爱。原来,慈禧一生的真爱是咸丰。
  (图/孙红岗)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