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的确切含义与话语分析的研究路径
作者 : 未知

  摘要:本文试图全面系统地分析话语的确切含义与本质并评析话语分析的研究路径,根据话语分析的研究目的将其分为结构分析法、社会文化分析法、认知分析法、批评分析法和综合分析法五大类,并且指出我们可以从不同侧面审视和研究话语,理解话语的确切含义是拓展其研究路径的根本。
  关键词:话语分析 研究方法
  一、话语的确切含义
  话语(discourse)和篇章(text)是两个容易混淆的概念。从地域上讲,美国学者倾向于使用“话语”,与之对应的是“话语分析”(discourse analysis),欧洲学者习惯用篇章说法,与之对应的是“篇章语言学”(text linguistics),实际上指的是同一个内容。但在语言学文献的描述中,话语和语篇的侧重点有所不同。首先,我们经常区分书面语篇(written text)和口头话语(spoken discourse)。换句话说,话语指的是交际话语(interactive discourse),而语篇指的是非交际独白(non-interactive monologue)。比如提到学术论文,我们指的是对观众所作的报告或是发表的成品。另一个区别是话语通常较长,而语篇可能很短。比如“出口”或“禁止吸烟”就构成语篇。(Halliday and Hasan,1976)
  许多语言学家从不同角度指出二者的区别:Widdowson(1979)指出,语篇分析主要涉及句子间的语法衔接问题(text cohesion),而话语分析则涉及语段间的意义连贯问题(discourse coherence)。如下例:
  A: What is the time please?
  B1: It’s ten o’clock
  B2: The milkman has arrived.
  A-B1构成语篇衔接,因为B1使用了指示词it。指称(reference)是句子衔接的一种手段。而A-B2并不衔接,但仍然是意义连贯的话语,只要谈话双方有共同的语境知识:送奶工到达的时间。表层形式与命题的衔接和深层交际功能的连贯共同作用于语篇和话语中,因此,Widdowson并不认为语篇分析和话语分析是对立的,关键是如何使用这两种不同但又互补的方法来研究使用中的话语的规则。
  Van Dijk(1977)认为语篇是一个抽象的理论结构体,话语是它的具体体现,二者的关系就如同句子(sentence)与话语(utterance)的关系一样。
  Brown and Yule(1983)认为,话语是一个过程(process),是说话者或作者在某个语境中用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或实现自己的意图的词、短语和句子,而语篇是成品(product), 可以是书面的,也可以是口头的,例如一个交际行为的磁带录音就是这个交际行为的口头语篇。还有句子衔接的研究也是对语篇中句子关系的静态描写。
  二、话语分析的研究路径
  从以上有关话语内涵的讨论来看,试图揭示日常言语使用规律的任务是繁杂的。话语分析的主要任务基本上有两方面,一方面,话语分析要通过日常话语语料分析揭示超句话语和社会交际的结构。另一方面,话语分析要揭示谈话双方在语境中理解意义的过程。前者研究的是一个静态的话语成品(product),旨在阐述话语结构规则,后者研究的是一个动态的话语过程(process),旨在提示谈话双方在语境因素作用下理解话语含义的交际过程。
  围绕这两项主要任务,话语分析最主要的研究路径是记录、转写(transcribe)并分析日常会话语料。真实语料是话语分析的生命力之所在,它可以使看似毫无头绪的话语分析成为有法可依并且面面俱到的一个研究领域,它可以使话语分析不断深入,揭示语言学家容易忽视的一些语言现象。收集语料的方法很多,有问卷法(questionnaire)、调查法(survey)、访问法(interview)等,但为了保证语料的真实性,最有效的方法是录音法(tape-recording),甚至结合录像法(video)。所选取的话语题材是多样的,可以是不同场合下的话语(如餐桌会话、教室用语、电话语言、讨论会发言等),可以是不同的话语类型(如故事、描述、会话、解释等),可以是对话类型(如一问一答,修正、重复、插话)也可以是发生在不同谈话人之间的话语(如师―生、老板―员工、职员―顾客等)。书面语篇语料可以从多种渠道获得,如新闻、学术报告、使用说明、小说等等。语料的转写(transcription)也是很重要的一步,DuBois(1991)和Tannen(1989a)所提出的转写常用符号和标志,可以作为参照的标准。最后是对语料进行科学的统计、描述和分析,揭示日常话语使用规律。主要的分析模式有结构分析法(话语分析的语言学途径)、社会文化分析法、认知分析法、批评分析法和基于以上几种模式的综合分析法。
  三、结论
  Johnstone在她的《话语分析》一书中指出,话语分析不应被看作是一门学科,而应看作一种研究方法。这种方法应该是系统的、严密的,可以被人文社会科学(甚至是人文社会科学以外)各学科的研究者们用来研究各种问题。但是,在我们不断拓展话语分析研究路径的同时,深入探析话语的本质及其研究主旨无疑是这一跨学科研究领域进一步发展的基石。
  参考文献:
  [1]Dubois,J.1991, Transcription design principles for spoken discourse research. Pragmatics, 1(1):71-106.
  [2]chiffrin,D. 1995. Approaches to Discourse.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3]Tannen, D, 1989. Talking Voices: Repetition, Dialogue, and Imagery in Conversational Discourse. Cambridge: CUP.
  [4]成晓光, 2006, 作为研究方法的话语分析―评《话语分析》[J],《外语教学与研究》第2期。
  [5]谷小娟, 张迈曾, 2006, 语言意识与批评语言意识: 外语教学的再思考 [J], 《中国外语》第3期
  
  作者简介: 范宏雅(1974- ),女,河北新乐人, 山西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南开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社会学系在读博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为语用学与话语分析。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