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政治话语中模糊修辞的语用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从语用学的角度分析模糊修辞。即将语用学与模糊修辞学结合。从本质上说,语用学研究语言的使用而修辞学研究的是如何更有效地使用语言。模糊修辞,其包括语义上模糊的语词、模糊修辞语、隐含义以及一些修辞手段。在分析模糊修辞的过程中着重探讨政治话语中的模糊修辞,因为政治修辞是最古老的形式,而且政治修辞的显著特征之一就是使用模糊或闪避的语言来达到特殊的政治目的。
  关键词:模糊修辞; 语用学; 政治话语; 语用功能
  
  1.引言
   模糊语言学,开始只是一门研究语义的学科。但是,人们发现,由于模糊语言在言语交际中频繁的使用,模糊语言的研究还牵涉到语用问题,即要从语用的角度,也就是从语言的理解和使用的角度去分析研究才有意义。根据Thomas J. (1995) 给语用模糊下的定义, 即说话人在特定语境或上下文中使用不确定的、模糊的或间接的话语向听话人同时表达数种言外行为或言外之力这类现象。政治话语中修辞的显著特质就是在不同的语境下运用模糊的语言以达到特殊的目的。
  2.研究现状
  以Zadeh的《模糊集》为理论基础,模糊语言的研究已经延伸到语言各个层面以及各个领域。在国外Thomas J(1995)等人从动态语用学的角度出发来研究语用模糊。在国内,何自然的《浅论语用含糊》、《再论语用含糊》为国内语用模糊的不断发展提供了一定的理论基础。其中,绝大部分采用关联理论和顺应理论来研究语用模糊。对政治模糊修辞的研究具有代表性的是庞建荣和周流溪的《政治修辞中的闪避回答》。
  3.政治话语中模糊修辞的语用分析
  3.1 语境和政治话语中的模糊修辞
  判断一个论题是否模糊,取决于说话人的兴趣、目的和听众的期待。因为,某个词汇意义的不确定性只有在语用中,即放到特定的交际环境中才能解决。例如新闻发布会上即特殊的语境,回应某一政治事件或作出一些决定时,政治家们必须十分谨慎。政治语境需要适当的修辞模糊和间接回答从而不至于泄露一些内部信息。
  3.2 合作原则和政治模糊修辞
  在模糊修辞中,合作原则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其一,一些模糊修辞例如隐喻,反讽等违反了最大化原则;再次,在模糊修辞中,合作原则是引导交际最基本的原则。下面是德国外交部长和记者的对话:BBC reporter: Will German voto against the resolution to attack Iraq?Foreign Minister of German : We'll stick to what we believe is right. 德国的外交部长回答的很模糊,没有给记者想要的答案。他既违反了质量和数量最大化原则。但他毕竟回答了问题,采取政治修辞中的闪避回答,为以后的立场转变留下了更大的灵活空间。
  3.3 关联原则和政治话语中的模糊修辞
  从关联角度分析,语用模糊实际上是以语言形式作为载体的语用含义的认知关联交际, 是说话人为实现特定的交际意图而使用的一种语用策略。以下是萨达姆和记者的对话:Reporter: Are you afraid of being killed or captured? Saddam: This is up to Allah.(安拉:伊斯兰教经典《古兰经》中宇宙最高的独立实在,应受崇拜的主宰名称) 根据关联性原则,以上对话从语义上不相关联,但是在语用学上却回答了相关的问题。回答很模糊是因为缺少相关的信息。
  3.4 礼貌原则和政治话语中的模糊修辞
  礼貌原则在很多情况下帮助解释为什么人们更愿意使用模糊修辞。在批判或讥讽对手或敌人时,礼貌原则不太使用。但在协商,记者会等公共性场合,礼貌原则是很有必要的,至少要维持表面的合作和礼貌。例如处理外交问题时为了减少大国之间的矛盾"spying"用 " engage in activities incompatible with his official status"替代.
  3.5 效用原则和政治话语中的模糊修辞
  政治模糊修辞的运用是为了增强政治修辞的效果。从某种意义上说,模糊修辞是否成功运用取决于是否最终实现目标效果。在政治演讲中"patriotism,value,free"等虽然这些词很抽象很宏伟,起到了鼓舞和激发人们的作用。例如“we”的使用是为了显示说话人的号召力和对团结整体的强调。
  4.结语
  模糊修辞学和语用学有着紧密的联系;模糊修辞有不同的功效既有积极的方面也有消极的方面;使用模糊修辞是在帮助使用者完成一定的目的;模糊修辞在政治文本中的大量使用说明模糊修辞与文本的体裁有很大的关系。在政治话语中,从语用学角度分析,不仅可以采用其相关原则来解释这些模糊修辞,还能分析出政治家们是出于什么原因以及使用这些政治模糊修辞所带来的语用功能。
  
  参考文献:
  [1]Thomas J. Meaning in Interaction: An Introduction to Pragmatics [M ]. London: Longman.
   1995.
  [2]Zadeh, L.A.Fuzzy Sets . Information and Control[M]. Beijin Normal University Press, 2000.
  [3]何自然. 浅论语用含糊[J].上海外国语学院学报 , 1990(3).
  [4]何自然. 浅论语用含糊[J]. 外国语, 2000(1).
  [5]黎千驹.模糊修辞学导论[M] 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 2009.
  [6]庞建荣.周流溪. 政治修辞中的闪避回答[J]. 外语教学与研究, 2005(1).
  [7]庞建荣.政治文本中人称代词的语用含义[J]. 语言学教学与研究, 2004(10).
  [8]王德春、陈晨. 现代修辞学[M].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
  [9]伍铁平. 模糊语言学[M].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1999.
  [10]伍铁平. 模糊语言学初探[J]. 外国语, 1979(4).
  
  作者简介:周亚云(1987.9--),性别:女,籍贯:江苏省大丰市,职称:研究生,学历:在读硕士,
  研究方向: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论文来源:《剑南文学·经典教苑》 2011年第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21272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