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红楼梦》人名翻译的回译
作者 : 未知

  摘要:本文通过对《红楼梦》人名翻译的回译研究,来揭示回译研究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引起译者及研究者的关注。全文一共包括四个部分,第一节主要介绍了回译的定义;第二节主要阐述了回译的作用;第三节探讨了《红楼梦》中英译人名的回译;第四节是总结性章节。
  关键词:回译;红楼梦;人名
  
  1. 回译的定义
  翻译,从本质上是指译者运用一定的翻译方法和策略,把源语(source language)转化成译语(target language)的过程。众所周知,源语和译语之间可能存在的语言习惯、文化传统等方面的差异,所以译者往往会对原文采取或音译、直译、意译,或归化、异化等方法和策略,以实现自己的翻译目的。回译是另一种形式特殊的翻译。简单来说回译就是对译文进行再次翻译,把自己或别人的译文翻回原文,这种翻译方法在英语里被称之为back translation。回译的特殊性在于它是前一翻译过程的回逆。同一般的翻译过程相比较,译者回译时的自由度相对来说较小。译文被定向为原文语言一种,而不是多种译文皆可。人们对于普通的英汉翻译过程研究已进非常深入、详尽,人们对其规律也有一定的认识。但是对于回译,人们对其重视远远不够,鲜有人深入研究回译,作者以《红楼梦》的回译为蓝本,来阐释回译研究的重要性。
  2.回译的作用
  很多人认为回译是在浪费时间,做无用之功。其实不然。回译可以作为翻译教学手段、作为检验译文准确性的手段、作为一种翻译策略,还可以作为语言研究的手段。
  回译在笔译教学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让学习者通过比较中英文的差异了解词语搭配的概念,以此来减少带有中文色彩的译文。经常使用回译的方法自然就会领会到其中的差别,使我们尽可能少的说出中国式英语。由于中英两种语言在语言习惯、文化传统等方面存在着差异,在将一种语言(原文)译成另一种语言(译文a),然后将译文a回译成原文,得到另一种译文(译文b)时,译文b与原文可能存在明显的差异。我们可以更清楚地通过回译了解英汉两种语言的特点,熟悉两者之间的差异,这对于我们掌握英汉互译的规律益处匪浅。正因为如此,回译常被用作翻译教学和译文质量检测的手段,通过比较原文和回译所得的译文,确定译文的质量。回译的这一作用对于翻译研究无疑有着很重要的借鉴意义。通过回译比较同一原文不同译本的翻译风格,分析其异同,考究其得失,对于丰富对原文的阐释,提高翻译质量,确实大有裨益。在汉英翻译中,回译就是文化还原,即将某些英语文化语汇的汉语译名还原成其原来的英语形式。通过各种方式借入汉语中的英语文化成分主要有人名地名、科技术语、其它专有名词、习语等等。
  回译用作语言研究和翻译研究的辅助工具进行双语或多语对比,分析不同语言的特点,是对比语言学和翻译研究必不可少的工作。这项工作的一个困难是,读者未必熟悉多种语言,因此,学者们一般求助于回译。
  3.对霍克斯《红楼梦》中人名英译的回译探讨
  《红楼梦》中人物姓名复杂多变,各具特点,人们可以从名字看出人物的性别、社会地位、长幼尊卑,而且很多名字看似都具有系统性,能体现其主人的地位及喜好,最重要的一点是很多名字都有丰富的隐含意义,霍克斯在翻译这些姓名时小部分采用汉语拼音音译,大部分采用意译,即翻译出人名的隐含意思,他意图把中国文化归化为西方文化,用一些西方人比较熟悉的词语,本文主要探讨霍克斯对人名意译的回译。
  司棋(Chess)、侍书(Cribe)、入画(Picture),这三人名字的回译依次是国际象棋、文书和图片,尽管英译仍可以看到原文的痕迹,但也很不相同,这三人分别是迎春、探春和惜春的侍女,各自的名字都能体现其主人的兴趣爱好。彩霞和小霞,霍克斯分别翻译成Sunset和Moonrise,回译后为日落和日出,相差甚远。宝玉的丫鬟袭人(Aroma)和晴雯(Skybright),回译的意思是香气和天空明亮,意思相近,能让西方人易于理解。平儿(Patience)的回译是耐心,虽然与原名迥然不同,但是却很好的体现了平儿这个人物的性格特征,不失为很好的意译。薛姨妈的仆人同喜(Providence)和同贵(Prosper),回译的意思为神佑和繁荣,所以说英译的名字体现薛姨妈的社会地位,同时也展现名字本身的内涵。素云(Candida)是李纨的丫鬟,回译的意思是正直、诚实及坦率,完全没有汉语名字的痕迹,却充分体现主人的性格特征。《红楼梦》中有许多“官”,即贾家豢养的一些戏子,龄官(Charmante)、文官(Elegante)、玉官(Topaze)、芳官(Parfumee)、蕊官(Etamine)葵官(Althee)、豆官(Cardamome)、艾官(Artemisie)、茄官(Aubergine)、药官(Pivoine)等,这些英译词汇都是法语,我们知道法国是充满艺术气息的国家,用法语来翻译戏子的名字非常贴切,而且法语是有阴阳性之分,以“e”结尾的大都为阴性,可以看出这些戏子的性别,且以“e”结尾与汉语以“官”结尾相统一,体现了霍克斯在翻译人名时对于归化的应用。茫茫大士(Buddhist mahasattve Impervioso)是神仙,buddhist是英语,mahasattve是梵语,Impervioso是意大利语,作者无法回译,能够看出霍克斯对于人名翻译的用心良苦,三种语言一齐运用来翻译一个人名。
  4. 结语
  英语和汉语各有各自的特点,翻译起来并非易事。冯庆华曾经说过回译是考察误译现象的最直接又最可信赖的手段,如果译文通过回译能在形、音、意上较好的还原原文,并体现其含义,在文化上也能最大程度的等值,那就不失为上乘的译本,所以说回译的确是检验译文准确性的好方法。回译的重要性不容忽视,本文对于回译的研究是远远不够的,还有待更深层次的研究。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