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谈《红楼梦》人物的心理描写

作者:未知

  摘要:心理描写不仅有助于表现人物性格,反映人物所处的环境,而且能使读者与书中人物产生强烈的交流与感应,促进小说情节的发展。在《红楼梦》一书中,曹雪芹运用多种心理描写方法,作者或运用全知全能的内心独白,巧用诗词和梦境等直接描写来诉说人物心声;或运用对故事中人物言谈举止,特殊神态及人物之间的对话,来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或由他人代言,由作者转述使人物的心理得到细致生动的表现。
  关键词:红楼梦;人物;心理描写
  
  引言
  人物心理状态的微妙变化,不仅是构成形象的重要因素,而且是促使情节发展的重要因素。高尔基指出:“一个人真实的性格并不经常表现在他的言语里,而是表现在他隐秘的内心活动中。” 生动的心理描写是刻画人物心理展现人物性格塑造生动的人物形象的重要方法。在《红楼梦》里通过各种方法灵活表现人物心理的事例,是举不胜举的。让我们再次走近《红楼梦》,来欣赏那灵活多变,生动细致的心理描写。
  一、直接描写,道出心声
  内心独白是文学作品中人物心理的表现形式之一,作者往往通过全知全能的叙事方法走进人物的内心来揭示人物隐秘的内心世界,能充分地展示人物的思想、性格,使读者更深刻地理解人物的思想感情和性格特征。
  《红楼梦》运用内心独白对人物进行直接心理描写的细腻生动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尤其是对宝、黛爱情发展过程中二人互相揣测和试探写得惟妙惟肖。如第三十二回不想(黛玉)刚走来,听见史湘云跟宝玉谈到“仕途经济”的话,宝玉又说:“林妹妹不说这样混帐话,若说这话,我也和他生分了。”林黛玉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错,素日认他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所惊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叹者,你既为我之知己,自然我亦可为你之知己矣,既你我为知己,则又何必有金玉之论哉;既有金玉之论,亦该你我有之,则又何必来一宝钗哉!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况近日每觉神思恍惚,病已渐成,医者更云气弱血亏,恐致劳怯之症。你我虽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纵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想到此间,不禁滚下泪来。黛玉的这一段向我们展示了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下两个青年男女真诚的爱恋。作者通过细致入微的描写黛玉的所喜、所惊、所叹、所悲表现了这一人物的多愁善感、悲天悯人、多思善虑的性格。这段内心独白可谓经典。
  二、间接描写,展现性格
  人物的言谈举止往往能暗示心理活动的变化,《红楼梦》最大特点是通过人物的语言、行动、神态的变化尤其是运用一些细节传神,从细微处来省察人物内心的微妙变化如第三十四回宝玉被打以后,宝钗亲来探视送药,劝导宝玉时的表情动作:只见她“手中托着一丸药走进来”,接着教袭人怎样用药,再问宝玉的情况。待到与宝玉两情相对时,宝钗见他睁开情说话,不像先时,心中也宽慰了好些,便点头叹道:“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刚说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说的话急了,不觉的就红了脸,低下头来。宝玉听得这话如此亲切稠密,大有深意,忽见他又咽住不说,红了脸,低下头只顾弄衣带,那一种娇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在读者看来此处宝钗低首弄衣带的娇羞怯怯的动作与她平日里的挥洒自如是相矛盾的,但是实际上更深入揭示了薛宝钗的深深隐藏的复杂心理,从内心深处来说她也深深爱着这位风流倜傥的表弟,但她又是封建礼教的遵循者,她的性格决定了她不会背叛封建礼教不能大胆表现对所爱的人的关爱之情。同时也让我们多方面多角度了解了这一人物,进一步看出封建道德的虚伪和对人性追求爱情正常需求的戕杀。
  三、转述代言,表达心理
  由作者转述直接替人物表白来表达人物心理的手法在《红楼梦》里也非常常见。如三十一回金钏儿死后,宝玉心情不好,喝了酒回来,丫环们玩的忘情没听见宝玉叫门,宝玉气急了误踢了袭人;再加上那天宝玉还因为说宝钗象杨妃得罪了她。第二天午间,王夫人治了酒席,请薛家母女等过节。宝玉见宝钗淡淡的,也不和他说话,自知是昨日的原故。王夫人见宝玉没精打彩,也只当是昨日金钏儿之事,也没好意思的,越发不理他。黛玉见宝玉懒懒的,只当是他得罪了宝钗的原故,心中不受用,形容也就懒懒的。凤姐昨日晚上王夫人就告诉了他宝玉金钏儿的事,知道王夫人不喜欢,自己如何敢说笑!也就随着王夫人的气色行事,更觉淡淡的。迎春姐妹见众人没意思,也都没意思了。 在这段文字里作者仅用了一百多字转述了好几个个人物的所思所想,同时也转述了他们各自生闷气的缘由。作者在这儿的描述的各人心理都是切合他们的身分的,所以在这段短短的描写中,各人的性格在一定程度上又都显现了一次。
  四、结论
  综上所述《红楼梦》对人物心理描写不仅细腻、生动,惟妙惟肖,而且方法也各具特色:作者代言周到而详尽;人物自白,直接透析复杂内心,有力且深刻;而借助语言、动作、神态?描写等,则不落俗套且更富有表现力。不难看出,正是这些精彩的心理描写,才使作者笔下的人物一个个性格鲜明、呼之欲出,千载之下,其魅力依然未减,依然深入读者内心且共鸣不已。
  参考文献:
  [1]陶剑平著,《声息启心扉,颦笑见衷曲》,《红楼梦学刊》,1989年第一辑。
  [2]曹雪芹、高鹗著,《红楼梦》,岳麓书社出版发行,1987年4月第1版。
  [3]何永康,《红楼梦研究》,苏州大学出版社,2002年5月出版。

论文来源:《剑南文学·经典教苑》 2010年第7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212918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