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长三角为何频现“老板跑路”

作者:未知

  半停产、停产、倒闭,成为长三角许多企业今年面临的窘境。
  宁波爵溪,集聚了一整条的针织业产业链,这个不到32平方公里的象山县小镇为30个世界顶级品牌提供加工服务,这个弹丸之地曾经聚集了500多家工厂。截至6月底,这里有100多家企业停产,目前这个数字还在进一步扩大。
  “今年是中小企业保命的一年。”浙江一位地方干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受美国经济衰退及宏观调控等因素的影响,长三角地区大批中小企业生存维艰,一些新办企业“无米下锅”,部分中小企业更是出现了“异常倒闭”现象。
  
  危局:企业“异常倒闭”现象频现
  
  “很多老板逃跑了。”今年2月前后,浙江台州椒江区出现了这样的传言。
  根据当地政府对规模以上企业的监控,该区确实接连出现7家企业“异常倒闭”、老板“跑路”的现象。
  “这些企业年销售收入大则1亿多元,小的也有几千万元。企业主逃跑后,欠下的薪金、货款不算,光银行债务就有4000多万元,社会影响非常恶劣。”台州市一位经济研究人士介绍说。
  宁波爵溪瀛海路的一家针织企业,从光鲜的大门可以想象曾经的车水马龙,现在只剩下一个看门的门卫,“老板今年初就已经跑路了,工人也全部遣散。”
  记者走访发现,企业由于经营困顿骤然停业倒闭,在上海、江苏、浙江等地都不乏实例。“这批死掉的企业中,一是银行资金依赖度较高的企业,二是劳动密集型企业,预计下半年的形势可能更为严峻。”台州市相关经济部门的专业人士这样说。而无锡益多集团董事长谢菊宝则认为,现在还没到最难过的时候,由于政策的滞后效应,这轮调控要到明年甚至后年才到谷底。
  
  困境:门外汉“异军突起”同争一口饭
  
  “拍脑袋投资”也是倒闭频现的重要原因。宏观经济环境趋紧是长三角企业出现“异常倒闭”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当地一些企业前期的盲目投资也“难辞其咎”。被人称为“完全靠低价来做市场的冰箱制造行业”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代表。
  在被誉为全国三大家电制造基地之一的宁波慈溪,2005年开始,很多企业就开始投产冰箱行业,“只顾着投身去赚钱,根本不会想到企业的发展前景,在2007年的时候,有老板在饭桌上谈着谈着就拍板,要去进军冰箱产业。”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这个老板是养兔子的,“连养兔子的都上了冰箱生产线”。
  去年,投身到冰箱行业的许多企业都是“门外汉”,这些从来没有涉足家电生产的企业,都投身到当时最赚钱的冰箱制造行业中。
  在宁波慈溪市经济发展局曾经公开的数据中,慈溪冰箱2007年的产量突破了500万台,到2007年年底为止,慈溪从事冰箱生产的企业约50家,设备投资超过1亿元,此外,还有10余家企业有涉入该领域的意向。
  “异军突起”曾被用来形容当时许多企业投资冰箱行业的勇敢与冲动,可是这股冲动在2008年画上了休止符,现在,连能接到订单的冰箱生产企业都不超过10家。
  
  现状:议价能力差,无奈亏本保市场
  
  奋达工艺有限公司是浙江仙居一家大型木制工艺品外销企业。去年宏观经济形势趋紧以来,该企业的生存状况并不乐观。“取消出口退税5个点,原材料涨价10个点,工人工资上涨10多个点,人民币升值就算9~10个点……一年以来,成本增加30%以上。我们的产品提了几次价,但客商接受的幅度有限,现在还有很多单子是亏本的。亏本也要做,保住市场是第一位的。”奋达公司总经理方伟义说,“奋达在业内还是属于较有议价能力的企业,而大批优势不明显的中小企业生存状况更成问题。”
  记者在调查过程中了解到,当前中小企业面临的生存困境,是一系列负面因素叠加的结果:国际方面,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导致外部需求萎缩;国内方面,从紧的货币政策、原材料涨价、本币升值、出口退税率下调、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节能减排等环保成本的增加,都压缩了企业的生存赢利空间。
  “即使是属于国家支持的产业,只要是中小企业或新企业,就会面临重大问题。在这一轮经济紧缩中,大批中小企业会破产、退出市场,大企业则借机扩张取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教授沈玉芳说。
  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研究中心主任陈建军表示,长三角经济长期以来被称作“板块经济”,以规模小、发展快而著称,在原材料上涨、经济形式不景气的时候,也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企业小,并不意味着容易掉头,小在市场中更多是被贴上竞争力不够的标签。小的企业如果想改变现有的状况,可以考虑进行联合,多家同行的企业进行整合,这样就增加了竞争力,同时也整合了资源。
  不少长三角经济部门的负责人认为,在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落后企业被淘汰是正常现象,但如果中小企业出现持续大面积发展停滞,中国经济发展的潜力和后劲将受到挑战。
  
  出路:期待宏观调控“减震”
  
  这些曾经生产出“彪马”、“华伦天奴”、“耐克”等世界名牌的生产企业,现在都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危机。毫无疑问,目前的中小企业需要资金来渡过难关。但在当前的形势下,银行更倾向于支持安全边际较高的大企业,中小企业贷款难现象较为突出。以浙江省临海市为例,2006年中小企业贷款余额月均为1.43亿元,这个数据在2007年出现大幅度的下降,贷款余额月均只有3400万元。
  “可以简单地归结为3个困局――资金困局、效益困局、发展空间困局。”台州市经委一位负责同志说,而资金困局是当前中小企业面临的最迫切问题。
  
  浙江作为全国信贷规模比较大的省份,按照以往的惯例,每年的信贷额度都会超标,然而这两年的信贷资金压力很大。一位银行业人士透露,接下来两年的贷款融资环境都不乐观,企业贷款更难。奋达公司总经理方伟义说:“去年是银行争相上门要我贷款,现在我找银行没有一家肯理我。实在不行,我只能去找民间借贷。”
  “如果调控继续加紧的话,今年下半年可能会有大批中小企业非正常死亡。”浙江大学经济学教授史晋川说。
  “目前中国经济的局面是不做调整不行,但‘一网打尽’又会出很大问题。有关方面在出台政策时应考虑到社会承受能力,同时在产业政策、金融政策上加大对优质中小企业的扶持。”复旦大学经济学者周伟林说。周伟林等专家认为,劳动密集型企业、对外出口企业目前还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中小企业更是技术创新、增加就业的经济增长后劲所在。在当前美国经济增长减缓的形势下,国家的相关宏观调控应保持适当的节奏,并辅之以一定的“减震”措施。
   (李娟 蔡释虎/《上海证券报》)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217522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