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一梦之妙玉
作者 : 未知

   不知为何,在红楼女儿中一直偏爱妙玉,哪怕她太过高洁,太过清冷,哪怕她被世所不容。也跟许多爱红者一样,骨子里总觉得妙卿不应该也绝不能仅仅是个普通的尼姑而已。以她的行为操守、才情见识而言,应该远远在园中女儿之上,甚至在世人之上。黛玉是何等心思狭隘,唯独对妙玉,不但未存芥蒂,而且是虚怀以待、推崇有加。黛玉、湘云都是园中自持甚高的诗词魁首,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却唯独她二人都对妙玉尊敬有加,虚尊她为“诗仙”,惟恐自己的拙作入不了妙师傅的法眼。这该是何等的才情。书中尽显她的孤傲冷僻、于世不容。可她美如兰的气质,馥比仙的才华,却让曹翁自己也不由自主的珍爱无比。 出身江南名宦世家,高贵显赫、地位尊崇,恐怕远在贾、史、王、薛四家之上吧。那些饮茶的器具,把玩的奇珍玩意,以及妙卿视钱财为粪土、见权贵能从流的态度,都足以证明她的非凡与不俗。孤高傲世的栊翠庵,在皑皑白雪的包围中俯视着大观园,俯视着人世间。幽幽清香的禅房里,谁能解读那蒲团边的一阕书卷。谁能细品那绿玉斗中的一缕茶香。院中的那枝红梅,承载得了那一丝情意吗?遥看槛外的人世纷扰,那惊鸿一瞥的眉宇间,牵挂的又是哪一个呢? 恨高鹗,因为他不懂妙卿,不懂宝玉,亦不懂曹翁。宝玉口中心中那个倍加敬重的“世外”“意外”之人,怎么到了这位高大侠的笔下,就成了一个见到贵公子就脸红心跳的俗家碧玉了呢?曹翁笔下那个处事不惊、傲视群芳的高洁雅士,如何就能被这般草率、这般扭曲的潦草收场。“终陷淖泥中”,又有谁能真正解得曹翁这样下笔的真意呢?恐怕也只能对空长叹,可怜这金玉质了。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总是不相信,妙玉只是个世外之人,总也不相信,妙卿的内心没有情、没有爱。只是这深情、这厚爱,应该早已随风云化作缕缕香烟,寰宇天际了。高鹗说妙玉钟情于宝玉,所以说高鹗不懂妙玉,不懂宝玉,更不懂曹翁。妙玉有情,但这情却不系宝玉。高于宝玉、黛玉、湘云、宝钗几人之上的妙玉,如何将情、将爱系于这个与自己仅仅稍有“知识”而已的一个稚气公子呢。 与高程二人所著相较,更喜欢刘心武续红楼里对妙玉结局的设置,觉得这个才更像曹翁当初那个孤高直白、毫无曲意的妙卿。虽然同是红颜屈从枯骨,可这样的结局似乎更有价值、更有风骨。也不枉那些个王孙公子慨叹无缘了。一盏清茗,一缕幽香,一叶蒲团,一卷书册,一片白雪,一枝红梅。大观园的繁华还在,栊翠庵的清净依然。只是那起手泡茶、折枝送梅的倩影,却早已不知魂飞何处了。空留下那一树红梅,继续承载着那款款深情。 来处来,归处归,佛前一世,却终与佛无缘,槛外空门,终究葬身红尘。徒留世人一片敬美之心,一颗悲兰之泪。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