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
作者 :  魏得强

  赵大水终于有了一辆自己的车,虽然只有十多万,可是也解决了上班之苦,更主要的是,在同事和朋友面前可以扬眉吐气,成为有车一族了。
  成为有车族的赵大水自然想到了没车人的不方便,他希望能有人搭乘他的顺风车,况且自己一个人也浪费了资源。其实他只想一个人,就是同一小区的宋亚娟。宋亚娟和他前后楼,上班的单位也挨着,宋亚娟在学校,赵大水在环保局,两人上班的时间也同时。那时候赵大水骑电瓶车,宋亚娟也骑电瓶车,偶尔打招呼。这个宋亚娟,人长得和她的名字一般清秀,二十七八岁,青春而阳光。认识久了,赵大水有了和她聊一会儿天、吃一顿饭的想法。但怎么说出口呢?这个想法时常让赵大水望着她的背影发呆。
  有了新车,就有实现这个愿望的可能了。或者说,进一步发展,让宋亚娟成为自己的红颜知己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赵大水开始实施自己计划的第一步。第二天,他提前一分钟把车停在了宋亚娟7号楼的单元门口,希望造成和宋亚娟的不期而遇,然后让她乘上自己的顺风车。果然,宋亚娟准时出现了,他轻按一声喇叭,她先是一吃惊,然后就很友善地冲他笑,露出好看的牙齿:“哟,你这是鸟枪换炮了。”赵大水顾不得陶醉,赶紧装谦虚:“哪里,钱都是凑的。正好,咱俩同路,你坐我的车吧,免费服务。”宋亚娟却指了指前面不远的车棚:“谢谢您了,还是电瓶车方便些。”
  赵大水很失落,优越感一下子就没有了,要是电瓶车方便,我买这车干什么呢?刮风、下雨,总不方便吧。想到下雨,他忽然笑了,对呀,宋亚娟一定会坐自己的车的。那个时候,她再也找不到理由了。
  于是赵大水就天天盼望下雨。可是老天爷真是奇怪,和赵大水作对似的,一连半月,一滴雨也舍不得下。赵大水养成了习惯,一起床先是推开窗户往外看,然后嘴里自言自语:咋还不下雨呢?这话就被赵大水夫人听到了,她拿毛巾往他身上扔:“天天求下雨,知道你想的什么!”赵大水脸一红,自己的心事竟然被夫人看穿了。可是,没有等他辩解,夫人得意地指着他的鼻子说:“自己有车,下雨天,让别人羡慕。你这是小人心理,千万要不得。”赵大水紧张的心一下子轻松起来,不说话,赶紧刷牙。
  功夫不负有心人,周一早晨,雨就开始下起来。赵大水感觉到运气不错,车刚启动,恰好遇到了出门的宋亚娟。不由分说,赵大水打开了车门,招呼宋亚娟上来。宋亚娟不失幽默地说:“你真是菩萨呀,正发愁怎么去上班呢,回头我给你加油。”赵大水不说话,只是笑,他看着玻璃前的细雨,心里说,雨呀雨,你才是菩萨呢。一踩油门,车子欢快地滑出了小区。
  赵大水有很多话要说,但他知道,红颜知己这种事情,需要慢慢来,要互相愉悦,聊久了才行。赵大水这样想着,不知道和宋亚娟说什么好。可是,车子刚开出小区不久,宋亚娟忽然叫嚷起来:“停车,停车。”不明就里的赵大水赶紧把车停了下来。宋雅娟一边慌慌张张地下车,一边指着路边几个等出租的学生说:“我时间多,等一会儿没什么。你好事做到底,先把这几个学生送到学校吧,他们都快要迟到了。”然后她又去动员学生。学生们半推半就坐进了赵大水的车内,宋亚娟挥手,赵大水也只好挥手。
  车厢里,几个学生嘁嘁喳喳,不住地夸宋老师好。其中一个学生对赵大水说:“叔叔不知道吧,我们宋老师是学校的道德标兵呢,她一个人资助了好几个贫困生,课也讲的好。不过叔叔你也不错,宋老师认识的朋友肯定也是优秀的。”
  赵大水不说话,脸有些红。和宋亚娟相比,自己的想法简直就是龌龊。一瞬间他有了一个想法,就对孩子们说:“这样吧,今后你们都来搭叔叔的顺风车,怎么样?”想不到学生们说:“谢谢叔叔,不下雨的话,我们都骑车上学,今天情况特殊。”
  孩子们的话,如一场细雨淋在赵大水的头上。他依然希望天天下雨,不是因为宋亚娟,而是他有一个新决定了:天天让顺路的学生搭乘自己的顺风车。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