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秘密特工的DNA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想要成为一个特工你需要哪些东西?
  特工的一些相关数字
  出演过特工的演员
  罗纳德·里根:他年轻时多次扮演特工布拉斯·班克罗夫特,1981年他当选美国总统后,身边总算有几个正牌的特工了。
  间谍档案
  1975年,同一个月中,美国特工经历了两起持枪暗杀福特总统的突发事件,行刺者皆为女性。
  1978年,为保护卡特总统10岁的女儿艾米免受一头发疯大象的袭击,一名特工把她丢过围墙,另一名特工在墙那边接住了艾米。
  1981年,约翰·欣克利朝里根总统开了6枪。第一枪打中了新闻秘书詹姆斯·布拉迪,第二枪打中了警官汤姆·德拉翰提,两人均深受重伤。第三枪没有打中人,子弹窜进了街对面的墙上。第四枪打中了特工蒂姆·麦卡锡的腹部,第五枪打在了总统座驾的防弹玻璃上,第六枪打中了里根总统。
  总统候选人乔治·华莱士在一次竞选活动中,被亚瑟·布雷默近距离连开4枪,击中腹部。华莱士倒地后布雷默又朝他开了5枪,击中了警员多哈德的胃部,特工尼古拉斯·扎沃斯的喉咙和一位女探员的大腿。但他们四人都最终生还,不过华莱士的双腿因此永久性瘫痪。
  自我中心的好处
  以自我为动机的间谍虽然很好招募,但有时候会变得很棘手。如果能够很好地激发,他就会积极地响应,自我激励并且专心致志。但是这种激发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他会变得有依赖性,情绪化,并且不断索取。自我是人类最强大的动机之一,性也涵盖其中,在这点上俄罗斯经验最丰富,他们游刃有余地用性对付国内外的目标。
  相比之下,中情局的官员更擅长对付自我意识比较强的个体。在70年代后期,一个自尊心极度强烈并且性情不稳定的间谍收到他的长官的虚假通知,说他截取的情报已经报告给了白宫并受到嘉奖。他那干瘪的自我之花突然盛放了,人们不仅信任他并且钦佩他!于是这个温顺的小男人开始不畏恐惧地窃取机密文件,并坚信他是在为总统先生从事间谍活动,上帝也会保佑他。
  间谍游戏是一个研究人性的完美课题。参与者在信任与背叛、希望与绝望、爱与恨之间不断纠结、挣扎。今天我们仍然需要间谍,世界各地的中情局官员仍在继续着他们“源远流长”的工作,说服别人背叛国家,为他们卖命。
  新的动机
  2005年2月的一天,FBI探员从麦大志(Chi Mak)倒的垃圾中找到一摞碎纸。麦大志是美国一个国防项目承包商雇佣的工程师。经过复杂的拼合,FBI发现这些碎纸上的信息是让麦大志为中国窃取技术信息的指示。麦大志1985年正式成为美国公民,因为非法输出管制信息,他被判处24个月监禁。法官认为他背叛了美国,67岁的麦大志抗议说:“我从来没打算伤害这个国家,我爱这个国家。”
  国防部承包商的一项新研究显示“双重忠诚”成为了对美间谍活动的主要动机,他们通常是在国外有家人的第一代美国移民。这项研究发现1947年至1990年间,遭到间谍指控的美国人中只有20%的人完全或者主要出于对祖国的忠实,1990年后,这个数字增长到了50%。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高级反间谍官员Joel F. Brenner说:“我们没有预料到双重忠诚会发展成这么严重的问题。”
  新的MINCE理论
  为什么这些已经归化的美国移民要背叛美国?反间谍官员长期以来对此的解释就是MICE动机理论,也许它该更新为MINCE理论了,再加上民族主义(Nationalism)。
  20世纪80年代,33%的间谍活动以金钱为唯一或主要动机,到了90年代,这个数字变成了25%。而最近的11件间谍案甚至根本不涉及金钱。相比之下,对于祖国的忠诚成了最主要的间谍动机,比如来自古巴、菲律宾、韩国、埃及和伊拉克的移民。此外还有一系列涉及美籍华人的间谍案,比如麦大志。他是一个典型的“睡眠”间谍:在技术岗位任职数年一直相安无事,但突然就将许多绝密信息传递给中国。
  由此引发的并发症很明显,另一起美籍华人间谍案也浮出水面,72岁的前波音公司工程师钟东藩因为间谍罪而被判处了15年监禁。起诉书引用了他在20世纪70年代写给中国科学院的信:“为祖国的四个现代化,我会致力贡献所能。”
  钟东藩
  钟东藩退休前曾担任美国波音和洛克威公司的工程师。美国检方认为其为中国做间谍已30年,并指控其将30万页与航天飞机、推进火箭等有关敏感文件交给中国。2010年美国法庭裁定钟东藩有罪,判处他15年零8个月的监禁。钟东藩成为美国自1996年通过《商业间谍法》以来第一个被据此定罪的人。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