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不只是心理问题
作者 : 未知

  很多因素都会增加罹患重性抑郁的风险,包括几种基因的变异、幼年精神创伤、内分泌异常和免疫功能异常等,压力就是一个常见的诱因。   期待、追求和感受快乐的能力,关键在于大脑“伏隔核”区域内一种名叫多巴胺的神经传递素。华盛顿大学的茱莉亚・莱默斯、马修・瓦纳特、保罗・菲利浦斯及其同事在《自然》和《自然神经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探索了老鼠身上压力对多巴胺的影响。
  在鼠笼里放一件新奇的物体,比如说一个球。当老鼠发现这个球并对其进行探查的时候,神秘、困惑、挑战的感觉出现,导致伏隔核中释放出一种名叫CRF、促进多巴胺释放的分子。如果意外出现的新奇物体是一只猫,老鼠大脑的工作机制就会大为不同。但获得最优数量的挑战(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刺激”)让老鼠感觉良好。
  CRF协调这样一种反应,用一种药物屏蔽CRF的行为,那么便不再有多巴胺的激增,老鼠也不再会有探查行为。或者根据另一种实验方法,每逢老鼠溜达到笼子的某一个角落时就将CRF喷进伏隔核,那么老鼠就会反复回到那个地方。也就是说,CRF具有“强化特性”。
  但如果将老鼠连续几天暴露于重度、持续的压力之下,一切就都不一样了。CRF不再增强多巴胺的释放,老鼠会避开新奇物体。另外,现在CRF有了嫌恶特性:把它喷进伏隔核,老鼠就不会再去笼子里那个角落。论文作者指出,这是缘于“糖皮质激素”这种压力激素产生的作用。一切都反转过来了,一般情况下会激起积极探索行为与奖励感觉的刺激,现在激起的是相反的东西。值得一提的是,那几天的压力导致老鼠的快感缺乏状态持续了至少三个月。
  当科学家揭示出抑郁症的具体生物学机制时,它不仅在医学上有益,也有社会学意义上的益处,因为这些研究指出,抑郁症是一种客观的生物学障碍。它像糖尿病一样客观存在,我们不会让糖尿病患者坐在前面对他说:“别再放纵了,你必须克服自己对胰岛素的痴迷。”
  (摘自《东方早报》)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