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多动症
作者 : 未知

  今年2月,美国精神科专家理查德・邵尔医生出版的名为《ADHD并不存在:有关注意力缺乏多动症》的新书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他在英国《每日邮报》撰文指出:“很多被误诊的多动症可以通过改变生活方式来改善,虚假的诊断会引发很多国家的健康风险,ADHD的神话必须停止。”
  越治疗越糟糕
  心烦意乱、坐立不安,一个13岁的男孩出现在神经科专家理查德・邵尔的诊室中,他表现出ADHD的所有经典症状。孩子在学校里无精打采,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学习成绩快速下降,并表示运动“太累了”。这名男孩被诊断为ADHD,并在一年前就开始服药治疗,却一直没有任何改善。
  “我并不感到惊讶,”邵尔在文中写道,“行医50多年来,我看到成千上万的病人表现出ADHD的症状,我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没有ADHD这样东西。”
  但是这个所谓的疾病好像野火一样已经在世界各地蔓延开来,近年来,其诊断和用药的比例都在大幅增加,在美国,11%的成年人以及超过4%的儿童被诊断患有ADHD,这个比例在过去的十年中增长超过40%。它已成为现在最常见的心理健康障碍,在英国影响着2%~5%的学龄儿童。
  在英国,用于治疗它的处方兴奋剂包括利他林等,在2003年至2008年期间,在儿童身上用药总量翻了两番,在成年人身上翻了四番。这些兴奋剂旨在刺激大脑中没有正常工作的部分,但它们经常起不到作用,反而会带来一系列副作用,甚至使症状加重。此外,这些兴奋剂越吃耐药性越强,可能形成恶性循环。
  邵尔指出,如果将ADHD看作是一种疾病而非一种症状来进行治疗,那么,对于那些被诊断为患病的儿童和成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危险和可怕的事情。毫无疑问,注意力无法集中、不注重细节、坐立不安、思维中断、难以保持坐姿、行为容易冲动,如果就此诊断为ADHD,然后施以兴奋剂治疗,就如同向一个有剧烈胸痛症状的心脏病患者施以止痛药,而非通过修复心脏来解决根本问题一样,患者可能面临着极度危险。
  大量的误诊
  在这个13岁男孩的案例中,邵尔让他进行了一系列血液测试,最后的结果表明他缺铁。孩子放学回家的时候,母亲通常还在外工作,他会在这个时候进食过量垃圾食品,这些食物含糖量高,但是含铁量却很低。缺铁(贫血)会导致身体疲劳,注意力不佳以及记忆问题,而在他的铁摄入量提高,补充了一些含铁的片剂、吃更多的鱼、水果、蔬菜和坚果后,他症状已经大大改善。
  ADHD的诊断和兴奋剂的使用掩盖了真正的问题。2004年,一项由法国的科学家进行的研究发现,在被确诊患有ADHD的儿童中84%被查出缺铁,相对的,这个比例在“非多动症”儿童中仅为18%。然而,医生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忽视真正的问题,自动给这些孩子贴上“多动症”的标签。
  有很多原因可以造成所谓的ADHD症状,但有时候,没有任何原因,仅仅因为家长、老师脑中那些固有的多动症概念也会造成误诊,他们太希望孩子得到治疗,而那些忙碌的医生似乎也非常愿意用一个包罗万象的“多动症”诊断来快速解决问题。“在我的行医经历中,我拒绝了太多自称有多动症并要求获得处方兴奋剂以帮助他们精神集中的学生,他们希望药能够快速帮助他们提高成绩。不过还是有许多医生愿意开药给他们。”邵尔说。
  邵尔指出,ADHD的定义变得比以往更宽泛,如今用来诊断多动症的症状清单中包括不能集中精力、无法认真倾听、经常遗失东西、生活混乱、健忘、手脚无法自控、坐立不安、无法安静坐着、讲话过多、打断或者打扰他人。而这些定义是如此主观,说多少话是“过度”?怎么样混乱是“太混乱”?而这恰恰导致了越来越多的西方儿童和成年人被诊断为ADHD。许多ADHD患者还患其他疾病,如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和精神分裂症。通常这些疾病被称为和ADHD“共存”,但在我看来,他们是ADHD的真正原因,完成对它们的治疗,ADHD也会痊愈,相反,如果没有对这些疾病做正确处理而仅用兴奋剂治疗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
  真正的病因
  有这样一个案例:一名七八岁的女孩被带到邵尔医生那里,她整天坐立不安、大声说话,扰乱班级秩序,被诊断患有ADHD并施以处方兴奋剂,但由此引起的睡眠问题让她更具破坏性,成为恶性循环。邵尔让她进行了一次视力测试发现她有近视,她在班上的破坏性行为是由于她非常无聊,而这一切都因为她无法看清楚黑板上的字。
  而在给她配了眼镜以后,女孩的行为一夜之间得到了改善,她不再有ADHD的问题,或者更确切地说,她从未患有这种疾病。同样,许多看似“分心”的孩子,他们整天盯着窗外看的真正原因是由于眼睛疲劳,他们需要的是眼镜,而不是兴奋剂。
  邵尔指出,ADHD的另一个常见且简单的原因是由于睡眠不足。成年人每天至少需要7个小时的睡眠,而学生的睡眠时间应该达到10~11小时。如果他们的睡眠时间不够就可能让他们遭遇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那些被认为是多动症的症状――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差以及白天极度活跃。
  当然,并不是所有ADHD都能够找到简单的根源并轻松解决,一个多动症的诊断,甚至可以掩盖一个潜在的危险疾病,例如精神分裂症。在儿童身上,有幻听或者幻觉的情况较少,但是精神分裂症同样可以表现为冲动、多动或激动行为,思维和讲话混乱等。精神分裂症患者需要通过精神科医生进行治疗,并使用精神科药物。如果不进行治疗,精神分裂症可能会变得更糟。
  此外,抑郁和双相情感障碍有时也会和多动症混淆。曾经有一个12岁的男孩被带到邵尔医生那里,原因是他经常发脾气,心烦意乱、行为混乱,有时热情洋溢,有时消极。他被诊断为ADHD,但他的情绪模式和家族史指向他患有双相情感障碍,这种诊断促使邵尔医生成功地用药物治疗,大大地改善了男孩的生活质量。
  “所以,我们能为纠正这种病的误诊做些什么呢?”邵尔写道,“首先,我们必须学会不要反应过度。在许多情况下,药物治疗是不必要的。儿童的成长速度是不同的,仅因为一个六岁的孩子还没有学会在班里好好坐上几个小时,就认为他有多动症,并施以兴奋剂治疗是错误且相当有害的。其次,那些认为自己ADHD的人很可能是由于身处这个快节奏的世界而承受了太多了压力,调整生活方式――改善饮食习惯,多运动,多睡觉往往可以减轻许多症状,如烦躁不安、分心或者冲动行为。另外,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产生这些症状的真正原因,我们必须抛弃几十年来医生、制药公司、媒体,甚至患者本身仍坚持认为诊断ADHD的依据。”
  (摘自《东方早报》)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