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医问药备忘录
作者 :  姚 革

  近年来,在城乡各地的街头巷尾,尤其是路旁的电线杆上,人们常常可以看到一些十分诱人的治病招贴,什么“祖传秘方”、“五代名医”,什么“专治肿瘤”、 “阳痿克星”等等,令人眼花缭乱。据说,这些招贴不仅有人看、有人传,而且,“名医”们还颇有市场。个中堪真堪假?此况堪喜堪恍?实有必要搞搞清楚。最近,记者根据读者反映,先行对N市近郊的一位赫赫有名的男性病“专家”进行了多方调查,其结果不无启迪,很值得人们深思……欣慰的是,这位靠着电线杆招贴起家,地道的江湖庸医已于年初被当地卫生行政、公安、工商、税务等部门联合查封了。
  
  男性病“专家”其人其事
  
  N市,历史名城,素来物宝天华、人文荟萃。殊不知,80年代初还出了位名震一时的男性病“专家”――措××。据称,此人身怀绝技,专治男性不育症,疗效可达96%。这一成绩着实让病家欣喜若狂、专家“惊叹不已”。果真如此吗?请看:
  
  何许人也――
  潘××,男性,其貌不扬,由于车祸还缺了一条腿。据查实:潘某系河南省××县人,长期在外游荡,当乡里人听说他在N市“行医”,还成了“名医”后,都大吃一惊,转而戏称其为“弄家”、“喷湖”(河南土话吹牛皮的意思)。不可否认,潘某人的脑筋是活络的,他认定男性不育症可以作文章。因为他知道,这类疾病的患者大多既羞于启齿、不愿去医院,又迫切希望得治,且临床上尚无特效疗法。于是,潘某从河南来到N市,摇身一变,成了悬壶郎中。这是1980年初的事。为了“打开”局面,“赢得”市场,他不惜血本,多次雇用社会闲散人员为其夜间张贴治病广告,贴一张付1元。虽说潘某没有系统学过医,但瞎猫碰上死耗子,侥幸治好了几个病人,再加上他的种种骗术,便渐渐“走红”起来,于是,潘某也就以专治男性不育症的“名医”自居了。
  
  骗术曝光――
  大凡骗子终归有些骗术,潘某也不例外。不同的是,他充分利用了某些病人病急乱投医,求子心切、在所不惜的特殊心态,又巧妙顺乎了一般百姓对“秘方”、“验方”、 “名医”的迷信和信赖,挂牌专治国人讳莫如深的男性病,这就使得其骗术具有很强的诱惑力和一定的隐蔽性。下面将其主要骗术予以披露:
  
  自诩师承御医,骗取病人信任
  
  潘某常常自称,自己是七代祖传名医,自己的医术是师承一个曾在宫廷中当御医的曾祖父。一篇通讯就这样介绍潘某:“……仅此一点就使得他手中自上代流传下来的那帖单方令人笃信不疑了,连皇帝老儿也靠这帖单方,其壮阳补气的功能显而易见。”其实,这只是潘某蓄意杜撰的一则弥天大谎。据查,潘某的曾祖父、祖父、父亲都是极守本份的庄稼人。日前,记者亲眼见到潘某出生地卫生局出具的公函:“自潘××此代起,以上祖辈皆无行医史,故潘××七代祖传及宫廷御医之说法,查无此事。”白纸黑字,一清二楚。
  欺世盗名,为己贴金 潘某明白欲使自己立足稳定,就必须造点舆论,作点宣传,在这一方面,潘某是深得要领的。他以花言巧语、动人的故事一次次骗过来访者,随着有关报道的不断面世,又为他的更大骗局提供了博引旁征的素材,这就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到后来,连潘某本人也深感不知所措了。据不完全统计,潘某的“事迹”先后被中央、省、市16家新闻单位竞相报道,还在全国23家省级以上报刊上刊登虚假广告。一时间,全国各地患者趋之若骛。许多人是夫妻双双,手持报刊,千里迢迢,找来N市的。潘某还常常自我标榜:时有不计钱财、及时行善的“义举”。他向记者诉说:“××省有几位病人来诊是分文未取,欠下3000多元。”记者马上追问几位患者的姓名和地址,潘某却搪塞:“我忘了,那是84年的事了。”对于这个数字的债主,潘某竟如此“健忘”,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以次货充良药,漫天要价10年前的潘某还是个身有残疾、身无分文,依靠民政救济的单身汉,可时至查封前,潘某却成了一位腰缠万贯、有家有小、安得广厦的“名医”了,真可谓“经营有方”、变化巨大!当记者向潘某指出他的药品漫天要价时,他竟大言不惭地说:“我的药方包括了许多名贵药材,全国我的价格是最低的,只能低到这个限度,不能再低了。”记者在潘的诊所里见到许多所谓的“名贵药材”随地堆放、管理混乱,肮脏不堪,于是请潘某作一解释,潘某竟振振有词:“最脏的中草药最管用。”据查,潘某的一包药面要价100多元,一个疗程吃10包药,就要i000多元,令人咋舌。对此,潘某也不得不承认:药面价格未经物价部门核定。家住N市老菜市街道的一位患者向记者诉说:“我婚后4年无子,经省人民医院检查,诊断为弱精症。看了报纸上的广告后,便去找潘x×,第一次看病,他给了我一袋灰不溜秋的药面,收我340元,等于收了我们夫妇一个月的工资。服了药就恶心想吐,硬着头皮服了10个月,共花去13 70元医药费,可一点效果也没有。潘××真是个兜售假药的大骗子!”由此可见一般,9年半时间里,潘某不知道坑害了多少无辜的病人!也不知道究竟赚了多少昧心钱!
  
  签定治病合同,引诱患者上当
  
  签定所谓合同姑且算作潘某的“创举”吧。对此,潘某十分得意,津津乐道,有关报道对这一于民有利的作法也大加赞扬。据说,所有患者都可以签订合同,治疗无效时退回全部费用。潘某就此对记者慷慨陈词:“在××市,在全国,没有一家大小医院、没有一个人这样做,如有一人敢做,我姓潘的就拜在他的脚下!”可是,在潘的诊所里,记者并未见到1份像样的合同。为此,我们同当地公证处取得了联系,公证处作出答复:9年间,大约公证过10次吧。潘某自称看过两、三万患者,但只签了10份合同,可见,潘某同病人签合同一说只是遮人眼目、虚晃一枪。s市某航运公司吴某,患有无精症。1988年10月,他从一家杂志上看到潘的广告,其中签约退款一条太吸引人了,于是开始和潘通信询诊,潘一再要吴某汇钱买药,并不提签约一事,吴某先后汇去700元钱,服了5个月的药面子,结果在当地医院化验,完全无效!天真的吴某便给潘某寄去化验单,向其索要退款。1990年1月13日,吴某终于收到潘的回信――一纸“说明”:“只有签了合同,经法律公证,才能退回所收费用。”吴某幡然醒悟,他在投诉信中愤愤地写道:“为什么他让我汇款时只字不提合同事宜,而在我治疗无效、向他索要汇款时,却寄来这张‘说明’,这分明是在愚弄、欺骗患者!”
  
  专家评说――
  该省人民医院泌尿科,主治男性不育症的一位副主任医师说:“我的病人中约有二分之一在潘××处就诊过,因此早闻播某大名。病人 总结了三句话,一是花了钱,二是吃了苦,三是受了骗。有一运输公司的驾驶员在潘处看了1年多,最后不但没治好,把身体都吃坏了。”
  该省中医学会男性病学会主任委员说:“中医治疗男性不育症,还・是80年代的事,起步是比较迟的。所以听说潘××的医术系祖传,感觉很奇怪。由于历史的原因,历来男尊女卑,故凡是不育的,都是从女方找原因,治疗也都是从女方去考虑。潘××说是祖传的,内行人一听就知道是骗人!中医的精髓是辨证论治,可他呢,据很多病人讲,他的药是现成的,装在麻袋里丢在地上,人人一样,这不符合中医辨证论治精神。”
  中华医学会N市男性学会的一位副主任委员说:“我们已经进入九十年代了,更要讲究科学。潘××在他的广告里称,治愈率可达95%,而又没有任何资料,这是在和科学开玩笑。是可忍孰不可忍!”
  至此,可以说,潘某的问题已经真相大白了。庸医成不了良医,骗局终将被戳穿!这就是历史的必然!
  
  几点感想
  
  一、潘某长期无证行医,直到1990年4月方在某县领取了执照,却又涂改证件,易地开业;他的收费标准未经物价部门审核,随意开价,坑害病人;未经药政部门批准,私自违法制剂;他还绕过卫生行政、工商部门的监督,大肆在全国各地报刊上刊登虚假广告;这一切几乎畅行无阻。显而易见,我们的医政、药政、物价、工商、税务等方面的管理确实存在着不少薄弱环节,至少是有空可钻。当然,潘某也被罚。过款,也被遣送过回老家,然而几落又几起。故,管而不严,等于没管;抓而不紧,等于没抓。
  二、潘某之所以能够频频得手,除了他本身的欺骗性以外,同一些报刊不切实际的夸大宣传不无关系。这件事无疑给我们的宣传工作者上了极其生动的一课:坚持新闻宣传的真实性是何等的重要和必要{我们手中的笔可以向社会传递有益的信息,造福人民;也可能被骗子的花言巧语所蒙蔽,被他们利用!这教训,难道不值得我们牢牢记取吗?
  三、随着我国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人们对自身的健康越来越重视了。病急投医,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也是人民群众自我保健意识增强的一种表现。然而也应该看到,由于科技水平发展的限制,临床上毕竟还存在着不少疑难杂症,有些疾病如肿瘤、某些皮肤病、癫痫等,依然没有特效疗法;男性疾病在治疗上也是十分棘手的。要百分之百地治好这些疾病,一方面依赖于医学科技的进步,另一方面也需要一个过程。对此,作为患者及家属应有足够的认识和必要的思想准备。发现了毛病应尽速去医院接受正规治疗,千万不要偏听偏信,专找声称“包医百病”的游医。事实上,许多在潘某处就诊无效,进而转入正规医院治疗的患者,在花钱费时不多的情况下,就治好了病。临床表明:许多疾病的治疗都强调时机!求医心切的患者们,千万不可因为乱投医而贻误之!
  四、潘某挂牌9年余,竟引来全国各地数万名“慷慨解囊”的患者。这说明:第一,患者众多;第二,求治心切;第三,正规医院的专科门诊少。这也是对我国男性病临床研究与治疗的一种呼唤!一种渴望!
  五、潘某年仅32岁,却钱迷心窍,骗人坑人,成了商品经济的峰回浪巅中泛起的沉渣,令人痛心。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加强对人的思想教育和行为引导的重要性。
  六、一个潘某终于被识破了,然而,社会上鱼龙混杂的情况还肯定难免,因此,我们的有关部门既要依法取缔类似潘某,尚在行骗坑人的江湖庸医,游医,还要切实采取综合措施,包括加强对个体行医者的管理、指导、监督和检查,严防出现潘某第二、第三……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