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牌也要有人拿
作者 : 未知

  我最近在看李长声的《日边瞻日本》,他在里面说某作家:“没什么名气,像众多的作家一样,是给著名作家和流行作家垫底的,不然,就那么几本名著或畅销书可构不成文坛。”我就笑起来,像在说我一样。
  有一段时间,我很质疑自己的写作。
  几乎所有的父母,在亲子论坛上说到自己的孩子,都是“聪明、活泼、健康”,哪里有这么多聪明人?行年至此,我已经明白我其实没有才华。承认这个,令我难堪,但我决定对自己诚实。我写了这么多年,我写得又不好。这世上的垃圾书已经满坑满谷,多我一本意义在哪里?我何必要写?
  后来有一次,我走进人生的幽林,最痛楚的时候,是阅读给我以安慰。我不能看艰深的著作,因为痛令智昏,我的脑子不够用了。我就看随便哪本杂志上的心灵鸡汤,某一日忽然被杂志上的一句话击中,掉下泪来。
  那一刻我明白了:只要我曾经安慰过一个人,有一个人,从我的写作里得到过益处,因我的文字哭泣,我就没有白写,不算白来世上一遭。而我,深爱这个行业,像爱有夫的罗敷,不愿意还卿明珠双泪垂,愿意一直一直追求下去。
  银牌也需要有人拿。在人生的赛场上,最重要的是超越自己。永不言弃,永不言倦,永不言辱,永不言败。
  摘自《广州日报》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