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红楼梦》之桂花糖芯

作者: 宜 晴

  只要是身在草长莺飞的大江之东,只要是听惯了手把琵琶的低吟浅唱的才人佳偶,莫不均对江南秋月的香桂怀抱着某种奇秘而亲切的情愫。
  《红楼梦》里,晚秋时节,透过贾家的霞影窗纱,隐隐飘送过来的一阵沁脾清芬之气,使得来自江左淮扬故地的林家孤女黛玉不禁怀念起童年时常常萦绕在林家墙垣之内的桂花香。只不过,那时南人的用语习惯还尚未与北人同化,不称这种秋季花树为桂花而独独唤称其作木樨,所以这种强烈的南方特质倒是惹得贾家上下早已北化的南人们的一阵评议。
  每常到了农历的九月,空气中总能轻易嗅到那漫溢散发的香甜桂花的味道。或许是小桥流水的闲雅熏出了南人四季的清玩本性,尤其是这果熟桂香风潮涌起的江南的秋季。
  秋香色的明月,秋香色的酥皮月饼,风雅的数口之家拢聚在一树云遮雾绕的桂花树底下,酌茗拍扇,品小红独唱,聆竹箫丝筝,而入口含化,口角擒香,三秋不绝的,便是那南人独制的桂花糖芯,于是,这桂香由内而外地熏袭着人的所有感官神经,也难怪,《红楼梦》中的琪官会在酒令中拈来一支木樨随口便道出“花气袭人知昼暖”一句来。
  其实,国人向来不缺乏那点诗酒的风雅气质,至少在对待桂花,国人所花费的那一份柔情便足以见得那些弥散若桂香的风流气息根深蒂固地长存着,而素来爱好将正当时节的新鲜桂花,酱制成为芬芳宜人的桂花糖芯入配于居家茶饮饭食之中便是其中最好的表现了。
  桂花糖芯是江南秋日里常见的伴食佳品之一,每到丹桂满枝,金桂飘香的季节一到,每棵老桂树的底下总会被妇人们小心翼翼地铺上一层白净的宣纸。夜晚来临时家家户户便都会搭出一张有着美人靠的竹椅子,闭起眼睛就这样静静地半躺在树下,细细辨听秋风起处桂花掉落在宣纸之上所发出“噼里噼里”的小响动。许久,我都会沉浸在这种响动之中,然后思忖着那古老“桂子云中落”的诗句,幻想着当那桂花落地的同时是否早已神化的桂子也会伴着千年月宫的传说成为永恒。
  如果说采集桂花是一桩风雅的事情,而把收集的桂花精心地酿制成为桂花糖芯亦可谓是风雅。首先得从桂花中挑选出那花瓣厚实花型完美无瑕疵的桂花,为了保证酿制好的糖芯仍旧拥有浓郁甜蜜的桂香,所以采集而得的桂花最好在当天就能被清洁的绵白糖慢慢浸渍,然后妥善地封存在小磁坛内。
  制作上等的桂花糖芯开罐就能闻见一股清甜的香味,南方人很喜欢这股清甜的滋味,所以,但凡他们能想得到的甜品都会加入一两勺桂花糖芯,这或许已然成为了沿袭久远的一种江南独特的饮食民俗了吧。倘或一碗冬日的百果圆子羹里少了那么一味隔季的清甜,老人家们可是会当真嗔怪其做法的不正宗,乃至怀疑制作这碗甜品的厨师的江南籍贯起来呢。
  似乎和南方的桂花相比,秋日里的北人多偏好的是菊花,但能将爱花的这种风雅传袭至饮食之上的,这小口磁坛内精心酱制的桂花糖芯比那老佛爷的将鲜菊瓣直涮入沸锅的食用方式要温厚许多吧。
  算来算去,在南方人的心目中最合乎他们脾胃的,只能是桂花了罢。所以,南人的庭院里,花树果树虽多,但切切不能忘记的就是桂花树。从前读到过清代丁立诚写的一支打油诗,末句便是“一路桂花香进城。”写地十分契合南方人的脾性。无论是在户列罗绮的城市,还是在溪头山边的乡村,南人莫怀着个人自己的心事向往那一缕脉脉的桂香。
  三秋之季,当南方菊花的香阵伴随着凛冽的寒风,打得人满面秋霜,只怕此际,南人们早已躲入各自的小屋中吃着裹入桂花糖芯的汤圆了呢!
  还记得那次北大的袁行霈教授的讲演,中途向大家展示了一幅《五柳嗅芳图》,画中的五柳先生背过身去把着花枝,嗅得憨态可掬,嗅地情致别具。在自然的花香面前,人总是很快乐,也很天真,花香可贵,温善的江南人把他们珍爱的桂香纳入到饮食的体系之中,以一种风雅的姿态延续自然与人世的清雅传奇,或许,从小到大,当我们品尝着那味桂花糖芯的滋味时正已深悟了那句“莫待无花空悲切”的真谛吧!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14914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