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单身女子的惊险之旅――快乐墨西哥
作者 : 未知

  吃得死去活来
  我很爱吃,在香港从不停口,旅行时就更不用说。
  一个地方能否讨我欢心,很在乎有没有令我欣喜的食物。即使在最要挨饿的埃塞俄比亚,也有叫人醉生梦死的咖啡与甜饼……更何况在墨西哥。
  
  诱人餐牌
  来了墨西哥三个星期,体内开始出现种种不协调的状态:右脑不断发出诱惑信息:“这东西未曾吃过,试试吧,这是重要文化体验,不能错过。”左脑却理性地出言劝阻:“你的裤头已愈来愈窄,是时候停手了。”不知怎的,右脑每次都轻易取胜,操控了手口;左脑却越战越弱,不久前还开始变节,反过来积极参与为期两个月的“墨西哥大小通吃”研究工作。
  多得各食档档主及食客的帮助,研究已得到初步成果。我已认清了十多个常见的墨西哥食物名称,并知道餐牌上的enchiladas、quesadillas、tostadas、burritos、tacos等九万多种东西,原来都不过是那片圆圆的麦薄饼tortillas,分别只在于其做法、汁料及食法:是热烘、脆炸、芝士馅、肉馅、伴汁、干吃、角仔形、春卷形,还是pizza似的飞碟模样。
  真佩服墨西哥人的想象力,明明是一样材料,差别不大的味道,却可“说出”数之不尽的地道菜式。翻开餐牌即叫人遐思顿生,仿佛每餐都是充满诱惑的新尝试。
  谁叫它们真的味美,特别是enchiladas minerals,松软的薄饼卷着芝士和鸡肉碎馅,外面再淋上用薯仔和萝卜煮成的汁料。虽嫌它芝士略多,但味道配合得宜,又喜欢它的抢眼色泽和丰富配菜,远胜其他单调的同类。
  另一种超级可爱“薄饼小吃”是guacamole totopos。用牛油果茸、洋葱及辣椒混成的guacamole清新可口,以卜卜脆的三角totopos(即nachos,碎玉米片)拌着吃,如果是大嘴巴,可一口一块,qué bueno!(西班牙语,意即太棒了!)
  
  富豪海鲜餐
  除了tortillas,海鲜亦是墨西哥强项。但基于银根有限,只曾“豪”过一餐,花了约港币三十元,吃了个巨型sopa de mariscos,是起码有三个汤碗分量的海鲜汤,内含虾、蚬、鱼、蟹、八爪鱼等多样海产。虽然不是由生猛海鲜现场煮成,食档只是把材料放进汤底加热,但也不失甜美,啖啖虾蚬的滋味亦甚过瘾。几十元的吃食,当然难比西贡的石头鱼汤。
  还有tostadas de ceviche,那是一座堆在圆薄脆上的海鲜山。大口一咬,小山丘像山泥倾泻般塌下,方发现“山泥”原来是由鱼、虾、蟹、蚬碎混成的海产cocktail。最爱它价钱平(约港币四元),分量小,吃罢还有胃口试别的食物。
  我又在南部城市瓦哈卡试过两种只有当地才有土产:朱古力粟米糊,售卖的妇女把半只手臂浸在盘子里边搅边卖,乍看以为在售卖手搅特幼水泥。味道有点甜有点怪,我竭力喝了三分之一碗,碗底的“水泥渣”怎么也吞不下去。另一种同样过瘾,是在瓦哈卡熟食市场吃过的家庭自制雪糕。这家有百年历史的雪糕店,每天以牛奶制造三十种口味雪糕,以水果口品味为主,味道比以鲜奶油制的清淡。雪糕统统放在一个个银色筒里,筒外再包一层冰,十分原始。
  
  难以抗拒的魅力
  墨西哥的特色食品实在太多太多,但是吃来吃去,我的至爱始终是pollo rostisado和tortas。那是什么?其实不过是柴火烤鸡和猪仔包热烘三文治。嘻嘻,有点反高潮吧!它们的确无甚特色,却带着平淡中叫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我不介意天天吃,要是某天因为试了新口味而放弃它们,反而感到失落可惜。
  没法子,谁叫我是个忠实“鸡痴”和“包痴”,管它什么天下美食,也敌不过这两大极品……其实也不尽然,这里的烤鸡和猪仔包真的与众不同,味道难以笔墨形容,如果大家有机会亲自试试,便知我没有偏私。
  本版推荐书目《跟世界热恋308天》中信出版社出版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