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女神”的故事
作者 :  毕桂海 梁 峰

  去年九月,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播出了电视连续剧《昆仑女神》,该剧讲述了河北一个农村女孩独闯“生命禁区”昆仑山,并在昆仑山上生活了整整八年,被称为“昆仑女神”的故事。电视剧播出后,河北定兴县杨各乡沸腾了,人们议论纷纷,这个“女神”的身世怎么与八年前失踪的姜云燕如此相同呢?难道她就是姜云燕?人们的猜测终于被证实,不久,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出现了她的名字,国家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胡锦涛亲切接见了她。一个月后,已是优秀边防军官和全国“三八”红旗手的姜云燕被定兴县请了回来……
  
  步行万里上昆仑,17岁的她成为一名边防女兵
  
  八年前的一个中午,河北省定兴县杨各乡初中刚毕业的姜云燕在家里一边吃午饭,一边听收音机,穷乡僻壤里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惟一的娱乐就是听收音机,她特别爱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军事生活”栏目。
  这一天,“军事生活”栏目讲述的故事是,在遥远的喀喇昆仑有一个叫“三十里营房”的地方,这里有一群白衣天使,她们个个能歌善舞、手巧心灵,默默地为边防伤病战士奉献着天使般的爱心。其中有一位叫吴凡英的医生,被战士们亲切地称为“昆仑女神”。
  “白衣天使”、“昆仑女神”,这些如诗如画的名字和她们为国戍边的故事深深打动了16岁的小云燕,她如痴如醉地抱着收音机。这一夜,小姑娘失眠了,她多么向往山外的生活,多么希望自己就是“白衣天使”啊。云燕是个孤儿,一岁时,母亲因病离开了人世,五岁时父亲也病重西去,失去双亲的姜云燕,是堂姐收养了她,并供她上学直至初中毕业。特殊的生活环境,锤炼了小云燕要强的性格,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像小鸟一样飞上蓝天,多么希望自己能成为“白衣天使”和“昆仑女神”啊,虽然她当时并不懂这些名词的意思。有一天,云燕悄悄对堂姐说:我要到昆仑山去,我要当军中“白衣天使”!我要当“昆仑女神”!
  堂姐以为她是开玩笑说说而已,也没有当真。
  没想到,几天后,小云燕却突然失踪了。堂姐找啊,找啊,可怎么也找不到小云燕的身影。邻居们也帮着四处打听,小云燕犹如石沉大海,一点消息也没有。不久,有传闻说小云燕落水了,甚至还有传闻说小云燕被人拐卖了。
  再说姜云燕,其实她并没有落水,更没有被拐卖,她怕堂姐不同意,便悄悄地溜走了,踏上了寻找“昆仑女神”吴凡英的征程,那是1993年8月18日。
  昆仑山在哪里呢?她隐约听人说过,青海有座昆仑山。青海又在哪里呢?于是,她一路走一路问,从保定到北京,又从北京到西宁,就这样马不停蹄地前行,最后到了昆仑山脚下的格尔木,总算找到了昆仑山。但整整花了三个多月时间,行程达六千多里,这一路全靠步行,到格尔木的时候,她的双脚肿得就像小馒头一样,白球鞋被血水浸红了。
  看到了昆仑山就看到了希望,她顾不得劳累,又开始向当地人打听广播里讲的单位与人物。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当地竟没有一个人知道她要找的人。
  忽然,她灵机一动,既然“白衣天使”是部队的,我为什么不去问解放军叔叔呢?解放军叔叔一定知道的。她找呀找,终于找到一所武警医院,一位军官告诉她,“三十里营房”是一个医疗站,在数千里外的新疆喀喇昆仑山上,不在格尔木。
  天啊,数千里外的新疆!姜云燕举目四眺,不寒而栗。这位军官见姜云燕浑身是伤,双脚红肿,于是给她几十块钱,并对她说:“小姑娘,你坐火车回去吧,喀喇昆仑山连鸟儿都飞不上去,你是上不去的。”但倔强的小云燕仍坚定地要去追逐梦中的云彩,她接过那位武警叔叔的钱,表面点头答应马上回家,然而却坐上了开往新疆的火车。
  又经过12个昼夜的辗转,她终于在新疆最南端的叶城解放军第18医院见到了广播里介绍的“昆仑女神”吴凡英。
  孤身走遍大半个中国的姜云燕万语千言涌上心头,她扑进吴凡英的怀里泣不成声。吴军医深深地为姑娘不幸的身世和奇特的寻觅经历所感动。
  “吴阿姨,我要当兵,我也要上昆仑山照顾边防战士。”小云燕边哭边说。
  听一次广播就万里迢迢来当兵,好冒失的姑娘呵。吴凡英在佩服姑娘的勇气和执著之余连连摇头。除了战争年代,招收上门来的农村女孩入伍,全国尚无先例。于是,军官们决定凑一笔路费送她回家,但不管怎么劝说,姜云燕就是赖着不走。无奈之下,领导只好暂时让她住下,给她安排些力所能及的活。就这样,姜云燕成了女兵排的编外女“兵”。姜云燕能吃苦又心灵手巧,每天抢着打扫卫生、做饭、洗衣,就连为伤兵端屎倒尿一类的活儿她也抢着干,结果,她一个人的工作量相当于五六个人的总和。不久,换药、打针之类的技术活,她也悄悄地学会了。
  勤劳、善良、富有同情心和责任感的姜云燕入为兵服务堪称典范。
  “这孩子,如果当兵绝对是个好兵!”18医院的领导们常背后赞叹。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提出也舍不得让她走了。但年轻人的前途还得考虑啊。于是,院领导经常向上级机关推荐姜云燕,希望上级机关能多给一个参军指标。经过医院领导的努力,姜云燕参军的希望也越来越大,小姑娘的工作劲头也越来越足。1994年初,南疆军区党委研究后决定,姜云燕正式参军。这样,姜云燕就成为建国以后第一个《红色娘子军》中吴琼花似的军人了。
  
  云天中的世界屋脊,她是一朵灿烂的雪莲
  
  成为军人的姜云燕马上打报告要求离开叶城,她的要求不是到大都市,而是到吴凡英曾工作过的“三十里营房医疗站”上班。
  “三十里营房医疗站”海拔5000多米,是全国最高的医疗诊所。它担负着天山和阿里高原四十四万平方公里内驻军官兵的医疗保障任务。这里常年气温在零下十度左右,氧气含量不足内地的一半,水的沸点仅70度,紫外线辐射严重,对人的身体有严重危害,很多战士都出现皮肤溃烂的症状。
  领导被她的诚心打动,最后答应了她的请求,就这样,姜云燕成了第一个主动申请来这里来工作的女兵。
  一天深夜,全军海拔最高的神仙湾哨卡送来了一个完全昏迷的脑水肿战士。病人嘴唇发紫,满脸冻疮,大小便失禁,十几岁的年龄看去足有30多岁。姜云燕出于对哨卡战友的挚爱,悉心守护着大小便失禁的战友,每天按时喂药、喂饭,按时帮他换洗衣服。一天几次端着堆满屎尿的衣裤到冰河里搓洗……两个月后,病人痊愈出院了,她自己却病倒了。
  对此,姜云燕没有后悔。但作为一个未婚女孩,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护理病号时出现的许多难堪,却是她意想不到的,姜云燕对此深有体会。
  一次,一名新战士由于严重高山反应出现神经错乱被送到医疗站。经过她的悉心照顾,小战士的病情日渐好转。一天中午,小战士突然发病,把自己的衣服脱得精光,赤条条地躺在地上。姜云燕刚好进来为他量体温,她一进病房,这位赤着身子的战士就往外跑。这突然出现的场面使姜云燕措手不及,体温计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外面正下着鹅毛大雪,如果出门肯定要冻坏。姜云燕很快镇静下来,她立即冲到门口,死死地抱住新兵,任凭他踢打辱骂,姜云燕就是不松手。一边劝他,一边拼命把他往被窝里拉,折腾了整整半个小时,她才把这位新兵按进了被窝。然而,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已是一脸伤痕,可她依然含着泪守在这位战士的病床前,直到他完全安静下来。姜云燕没有与任何人讲述她的委屈,也没有申请调走。
  新兵痊愈出院的时候,“扑通”一声跪在姜云燕面前,哭道:“姐姐,我一辈子忘不您的恩德!”姜云燕也哭了,这是自己价值的体现,这也更加坚定了她扎根昆仑山的决心和信心。
  在昆仑高原的日子里,她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爬冰卧雪到哨卡巡诊,在巡诊中,她还经常帮战友们拆洗棉被。后来,她得知战士们由于经常巡逻,配发的手套和鞋垫不够用,于是,就用自己每月几块钱的津贴托人从山下买来毛线和布料,在工作闲暇之余,为战友们编织手套,制作鞋垫。
  很快,她的事迹传遍整个昆仑山,战士们都把她誉为昆仑高原最圣洁的雪莲。
  
  都市里的“白衣天使”,再次飞上昆仑山
  
  在“天上无鸟飞,地上不长草,六月雪花飘,四季穿棉袄”的喀喇昆仑山上,除了高原反应和疾病带来的痛苦之外,最难耐的就是寂寞。原本不会唱歌的姜云燕,没事的时候,就对着大山唱,巡诊的时候就为官兵唱,虽然唱的都是老歌,虽然唱得有些跑调,可战士们的掌声却一浪高过一浪。
  按规定,驻守高原海拔地域半年,就得下山休整半年。然而,姜云燕却坚决不肯下山,在与世隔绝的喀喇昆仑雪峰上一待就是整两年。鉴于她在西陲边防的优异表现,姜云燕荣立了二等功,并被全国妇联授予“三八”红旗手称号。
  1997年,上级保送她到军医学校学习深造。
  在军医学校,姜云燕遇到了“拦路虎”,只有初中文化的姜云燕听教员讲课就像听天书一样,怎么也听不懂。第一次考试就挂了“大红灯笼”。但她没有气馁,从那以后,她把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在厕所里看书,早晨往往比其他同学提前两个小时起床。一年下来,她的全部课程都赶上去了,还有一多半的课程在班上名列前茅。
  1999年,姜云燕以优异的成绩从军医学校毕业。此时,媒体对她的宣传达到一个高潮,以她为原型的电视连续剧《昆仑女神》也开机拍摄。为了抢这个典型人物,北京、上海、成都、兰州等几十家大医院都派人来学校,希望姜云燕能够到他们的单位工作。这个时候,她的去留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以她的资历和成绩,留在大都市绝对不成问题。
  然而,姜云燕却说:“我上军校的目的是更好地为昆仑官兵服务。我哪也不去,只去昆仑。”
  她的确这样做了,毕业那天,她打起背包,重新回到魂牵梦绕的三十里营房医疗站。
  
  当军官,成名星,此生只嫁“昆仑兵”
  
  姜云燕成了“明星”后,求爱信从全国四面八方雪片般飞来,求爱者中有国家干部、有军官、有大学生、也有大老板,许多人开始关注起她的婚姻大事来。
  然而,姜云燕对这些求爱信却一概不理,平时声称“不讲啥条件”的她却提出一个既简单又“苛刻”的条件,梦中那个“他”必须是扎根边疆不言走的知音,内地青年不谈,不铁心戍边的军官不谈。可是,有谁,有谁愿意一辈子呆在这里呢?结果,这个“香馍馍”成了“困难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战士叩开了她的心扉。
  姜云燕所在的三十里营房医疗站,被中央军委命名为“喀喇昆仑松花江医疗站”,医疗站作为全军的先进单位,要组织一个巡回报告团进行事迹宣讲,姜云燕理所当然的成为报告团的主讲成员。
  刚参军的新战士豆恩社是某汽车团的驾驶员,第一次上山就赶上了三十里营房医疗站报告团作报告,姜云燕的演讲深深地打动了他。豆恩社的家庭条件好,说实在话,他来部队当兵,只是为了开开眼界,结果,自认“倒霉”的他被分到了边疆部队,上山前还冲领导发了牢骚呢。可是,听了姜云燕的演讲,却使他有了一种异样的感动:人家一个女孩子,为了理想万里迢迢来昆仑山当兵,自己却在打退堂鼓,还算个男子汉吗?
  无独有偶,在这次执行运输任务途中,豆恩社患了高山反应综合症住进了医疗站,护理他的正是姜云燕。姜云燕无微不至的关心,使小豆非常感动,他决心要向姜云燕那样,做一个优秀的边防军人。
  很快,两个年轻人成了无话不说的挚友,在医疗站下面的冰河畔,两人一起散步,谈理想、话人生,格外投机。小伙子更加坚定了献身高原的决心。
  小伙子依依不舍地下山了,姜云燕感到生活里空空的。下山后,小豆一连给姜云燕写了好几封信,表达了对她的爱慕之情,可是,由于大雪封山,通讯极不方便,姜云燕一封信也没有收到。他们就这样失散了。失散后豆恩社没有忘记自己的誓言,并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汽车管理学院进修。
  成了干部的小豆还记着姜云燕,他依然向党组织递交了申请,要求回喀喇昆仑工作。他一定要找姜云燕,然而,同在喀喇昆仑,小豆却一直没见到过姜云燕,小豆很苦恼。
  有一次,姜云燕参加一个战友聚会,在这次聚会上,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在这个聚会上,豆恩社也来了。阔别数年,往事历历涌上心头,他俩你瞪着我,我瞪着你,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他们竟在这个场合、以这种方式见面了。两个有相同理想和追求、早就相互倾慕的年轻军人很快就步入了爱河。
  去年元旦,这两个优秀军官在祖国西陲边关结为秦晋之好,喀喇昆仑为他们作证。
  现在,姜云燕依然活跃在三十里军营医疗站,与八年前不同的是,她已经成了“昆仑女神”。
  (责编丁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