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甚么书与怎样读书?
作者 : 未知

  接着杭州傅克乐君的信说:
  我们处在这万恶社会里面,那一个没有革命的思想?不过对于研究的书籍很是难得。你们说“至少每星期牺牲六小时作时事与社会改造的研究”,时事方面或多记载的书报,但社会改造方面却终难得着甚么读物。你们可以介绍给我几种书籍么?
  又接着保定王中秀君的信说:
  “中国青年除抽象的说理以外,还应加以具体的东西的介绍,如“对于有志者的三个要
  求”那篇,逐条逐件都应附以现有的古籍,为作者所谓过而承认有价值的,庶可引起读者看这种书的兴味。这书的出版发行地址,定价若干,亦可注上。
  对于上述两位朋友的意思,我们十二分同意。我在作“对于有志者的三个要求”的时候:只希望引得大家注意社会科学与社会事业。我以为只要能看这一类书,做这一类事,纵然开始不免走些错路,总还有扶到正路上的日子。惟有一般青年以为除了学校的例行功课,与习惯或校章所要求要做的事精以外,便没有一本书必须读,没有一件事必须做,这种人最没有希望。
  至于具体的介绍应该的书:我久感觉为一般青年有这样做的必要。因为现在出版的若是很多的。除了一部分要关社会科学的书以外,谈社会科学的,亦是不一定值得青年们一读。倘若能有人选择的加以介绍,自然于一代青年有些好处。亦还有一些书,并不是没有价值的,甚至于有些书就大体说起来,是很有价值的,但是他中间偶然仍会夹着一些很荒谬不过的意见,再不然亦有夹着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头的,要使青年读书时不受他们的欺骗,令人感觉一种批评性质的介绍实在要紧。
  但是这种急要的事,为甚么没有人做呢?我们要承认这中间有几种因难。第一,现任出版书,能够一一过目的人,实在很少。像我们这般人读书便少,对于新出的书,或只看过目录,或只大概翻过一遍,怎敢说批评介绍的话呢,第二,我自问对于这类的书亦曾看过几种,然而看的时候有的并未把自己意见批注出来,有的虽首批注出来了,却又未将那个本子带在身边。现在说批评介绍的话,全凭记忆自然不能胜任。第三,介绍书给人家,多少应有
  一步骤。再则同性质的书,或甚至于由一个原本译出的书,介绍的时候总应当有一对比。或连带下几句批评,这种事在我们这种俭腹的人,更是言之非艰行之维难了。
  但是这件事终不能不做。“中国青年”是为中国的一般青年服务,特别是为有志的青年服务的,若我们对于这一种急切需要的事竟不能为一般青年做到,我们不免有快于我们的职责了。
  我们现在还不能开始批评书,现在选我们最先要批评的几本书介绍在下面。我们以为显研究社会科学的人,不妨先买来看过,并且自己加些批评,那便将来再造我们的批评,亦可以估量我们的批评究竟靠不靠得住了。
  我们最先要批评
  社会问题展览 李达译 中华书局发行价一元二角
  社会问题详解 盟西译 商务书馆发行价一元五角
  (与前书同一原本译出)
  社会问题概观 周佛海译 中华书局发行价八角
  我们以为这几本书可以给一般人对于各种社会问题的一个概念,所以最先介绍。
  其次我们还可以谈一谈读这些书的方法。
  我看见许多青年,他们买了一本书要包札得很讲究,他们不肯写一个字在书里头。他们若要自己加些圈点。便从书的第一句起,一句一句的圈到第末一句。他们看完了一本书的时候,摆放还像一本新书的样子。这种爱清洁,这种小心有恒,自然值得我们夸赞。但我却十
  分反对,以为不是读书的法子。
  我主张第一决不要在书中一句一句的去为他打圈点。现在的出版书,多半是有圈点的,又去打些圈点,岂非全是做的无益的事。我以为书中若有读者认为应特别注意的地方,尽可以加些圈点。或者读者认为好的地方,为他打几个圈:认定可疑,或者不好的地方,为他打几个点,或者三角记号。这可以于将来翻书寻找材料的时候,有些便利。除了这些地方,加些无味的圈点,我全然以为没有道理。
  第二,我主张读书的时候,若有甚么觉得要反驳或补充的意见,应即刻批注在书本上面空白地方。这亦是为将来便于翻阅参考。从前有些老先生反对这种办法,以为年纪很小的人,有甚么好意见,敢于批评人家的著作。不过到了今天我们应当知道,人家的著作,并不是甚么不可批评的圣经贤传。年纪小的人批评人家,愚者千虑,亦未必便没有对的地方。何况硬假令批评得一句亦不对,自己买了书,自己写在买的书内,亦有甚么不可以?年纪越小的人,批评错了,著作家既不会受他的影响,天下后世亦没有人受其弊害。依我看来,与其禁止年纪小的人在书上乱写几句,无宁请章行严张君励这般先生们慎重些发表文章。因为他们说错了话,才真会害几个人。
  青年们能保存书物清洁,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青年们读书要能得益最要紧。能够得益,便令不能保书像新的一样,亦无关系。古人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古人要将书读破。并不以万卷如新的一样为高?我们买了书是要读的,是要供我们的用的。我们并非要将来仍旧卖脱。只有最无志的青年,一考了学期考试,使出脱学校用书。他们为卖书,自
  然要保存得越新越好。但我们何必学他们呢?
  以上是说自巳买书的读书法。读书而不肯买书,是不好的癖气。有人说买书没有钱。其实青年们只怪自己不肯买书,若买书趁有钱的时候去买,亦不过以后稍为受穷一点,没有过不去的。不买书的青年,把钱放在腰包里,无非吃花生上馆子零零碎碎的用了。何曾当真没有钱买书呢?
  自然亦有十分贫寒的青年,只好从图书馆或朋友处借书看。那吗,照我以上所说在书中打圈点加批注,当然是不应当的。在这种时候,读者应备有一个抄本,将凡应打圈点加批注的地方,抄下来,再加述自己的意见。抄书之法,古人亦很提倡的。不过我们不能学古人的抄法。古人抄书,不敢改动原文一个字,不敢删节原文。这种笨法子,我们是不应学的。我们为节省时间,凡可以不抄全文的,总要不抄全文。凡可以改一两个字,于原意无甚出入,而可以减省我们抄录许多无关系文句的,总无不可以改一两个字的。我们于抄录的时候,仅可以在后面记明见原书第几面,以便将来翻阅原文。抄录的话,只须自己明白原来意思,总求越简短,越省时间越好,自然抄录总要费些时间。但为不能买书的人,这种法子亦果有益的。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