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们只是彼此的过客

作者:未知

  没错,这一次主动离开的人是沈西夏。路灯下,她行走的身影有些踉跄,像是一步一步踏出了他们共同经历的过去。终于,她可以丢掉从前在他面前小小的自卑,不用再为配得上他而故意虚张声势地让自己变得优秀。
  1
  沈西夏和李韦的再一次重逢,是在他们分手后第六年的同学聚会上。
  彼时,已经结婚成家的同学并不多,李韦算是其中一个,他比上学时胖了一些,脸也油光了不少,举手投足间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有人拍着李韦的肚子,说这一看就是幸福生活滋润的。
  李韦的生活还算是如意。从师范学院毕业后做了一名大学讲师,前阵子刚在一个教学竞赛上获了奖,晋升副教授的日子就在不远的将来。李韦的妻子是同校的同事,也是教师,很安静的一个女人。一些参加过李韦婚礼的同学都说,从他妻子的脸上似乎能看出与沈西夏相似的神采。她性格很好。婚后一年多,夫妻两个人从来没有吵架拌嘴,客客气气相敬如宾,李韦倒也觉得日子不错。他想,所谓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无非也就如此吧。
  沈西夏也快结婚了,这消息是李韦从聚会上的同学那里知道的。婚礼最迟也就在今年年底,都有人看到沈西夏和男朋友晒在空间里的婚纱照了。李韦听到这些,保持着微笑的表情不变,装出一副若无其事云淡风轻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翻江倒海了。那感觉就像,谁把手伸进了他的心里,狠狠地揉扯了一把似的疼。
  好像,他无法再平静下去了。
  在同学们互相寒暄倾诉着几年不见的衷肠时,李韦坐在座位上,脑海里浮现出很多年前的情景。那是端午节,正是一个天气晴好的周末,李韦带着沈西夏去爬山,攀到最高的山顶时,沈西夏对着天空的呐喊声在李韦耳边环绕。很多年过去了,李韦还会在梦里不时听到沈西夏高亢的声音:这辈子除了李韦,我谁都不嫁,谁都不嫁!
  往事最是难回首。李韦低下头,湿润的目光悄悄地掠过他右侧空着的座位。李韦旁边的位置谁都不主动去坐,始终空着,其实是刻意留给还没到的沈西夏。
  他们过往的那些轰轰烈烈,聚会上来的同学无人不知。谁都以为他们是最有可能修成正果的一对恋人。可是在毕业实习那年,说分手就分手了,毫无征兆地就再也看不到他们在一起的身影了。因为什么而分手决裂,当事的两个人谁都不愿意多说一句,自然也就没有人知道细节,好像事情到了这里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似的。毕业嘛,校园里分手的恋人多,不差李韦和沈西夏这一对儿。
  李韦抬手看了看表,再看看空空的座位,眼见着约定的时间到了,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差不多到齐了,还是没见到沈西夏的影子,他不时瞟向门口。
  不一会儿,只听门“咯吱”一声被推开。沈西夏穿着宝蓝色的小洋装光芒四射地出现,几个女同学对她热情地招呼,夸赞着她从头到脚的女人味儿。沈西夏只是笑,柔和的目光掠过李韦时,也只是轻微地点一点头,然后用很温和的语气说着因为迟到而抱歉的话。
  李韦的旁边,同学们特意给沈西夏留的位置她没坐。隔李韦很远,沈西夏和几个女同学挤在一起。
  2
  那场聚会,李韦和沈西夏自始至终都没有半点交流,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沈西夏总像是在躲避,当李韦空气一样。让李韦无限伤感的是,她待他,还不如一个普普通通的同学或旧友。
  李韦心里不痛快,轮番和人碰杯,一杯又一杯的闷酒下肚。最后走到沈西夏面前,李韦把酒杯高高举起,想说些什么,却感觉身体热热的。
  是紧张吗?他在上百人的大教室里讲课都不曾感到过一丝紧张。李韦深呼了两口气,终是把想说的话堵在了喉咙。只见沈西夏拿着杯子和李韦的杯子碰了一下,仰头把半杯酒喝完了,然后坐下,留下李韦一个人,悻悻地走回到他自己的座位。
  沈西夏的冷漠让李韦感到彻骨的寒,几近于半醉的他,心里有一股无处发泄的愤怒。待到同学聚会人流散去时,李韦没跟任何人告别,他尾随在沈西夏的身后跟了上去。在一条僻静小巷子里,李韦喊住了沈西夏。
  沈西夏本就速度不快的脚步停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李韦。
  分手之后的恋人真的一定要像陌生人一样吗?就算当初是李韦先放弃这段感情而有负于沈西夏,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干嘛非得这样过不去,冷着一张脸?给谁看呢?
  李韦说:你这个不懂珍惜的物质女人,有什么资格假装清高?
  这是分手六年以来唯一的一次单独相处,沈西夏没想到,李韦还和以前一样,像个怨妇般数落她的不是。
  还记得那是沈西夏在学校过的最后一个生日,李韦满心欢喜地送了沈西夏一条名贵的项链作礼物,可她却拿着首饰盒以及商场的购物小票,把礼物退掉换成了现金。事情遮遮掩掩,最后还是被李韦发现了,他们大吵了一架,沈西夏却连一句解释都没有。沈西夏伤透了李韦的心,他离开前说,你缺钱,我可以给你啊,为什么把我送的礼物退掉?不喜欢可以直接说啊!
  沈西夏从前的自卑,李韦并不理解。那时的她,来自小城市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她除了谈恋爱还要靠做家教赚钱。她不像李韦,家境优越,才华横溢,样样出色。如今的李韦,在沈西夏看来,还是那样高高在上。沈西夏仍然感到委屈,也仍然没有反驳解释一句,冷冷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喝多了”,便扔下李韦走出了小巷。
  没错,这一次主动离开的人是沈西夏。路灯下,她行走的身影有些踉跄,像是一步一步踏出了他们共同经历的过去。终于,她可以丢掉从前在他面前小小的自卑,不用再为配得上他而故意虚张声势地让自己变得优秀。
  3
  沈西夏的婚期就在两个月后。婚纱店里试婚纱的时候,镜子里的女人美得不像话,她都快认不出自己了。
  在此之前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自己穿着婚纱站在李韦身边的模样,因为他说过要她做世上最美的新娘。可终究是等不来了,她穿上婚纱嫁的人,不是当年的那个他。
  沈西夏算准了时间,她要把最后一件礼物寄给李韦。
  也就是在沈西夏婚礼的那一天,一份快递送到了李韦的家里。一个不大的小纸箱,是妻子亲手拆开的,她以为是自己网购的化妆品,可打开才发现,没有一样东西是她的,于是把李韦喊来。
  纸箱里装着日期久远的电影票,小布偶,马克杯,还有洗得已经褪色的T恤……没等再往下翻,李韦的眼睛酸酸的,终于没忍住,当着妻子的面,流下泪来。
  李韦的妻子倒也没有多大的醋意,或发什么脾气,丈夫在学校时的爱情她是听说过的。谁没有过轰轰烈烈的青春和热切的爱呢?一点儿都不奇怪。见此情景,她一句话都不多言,给李韦递上一张纸巾,转身去厨房准备饭菜。
  纸箱里一个个的小物件,记录的都是李韦和沈西夏曾经相爱过的往事。
  电影票是上大学的第一年,也是他们刚谈恋爱的第一年,那年的情人节正放寒假。他们在各自的城市,但两个人还是相约一起去看电影。买了差不多同一时间的场次,看了同一部电影,连座位号都是相连的。虽然是各自观影,一人手里拿着一桶爆米花,可那感觉就像他们一起过了情人节一样。
  小黄人布偶是上大学的第二年圣诞节时,李韦和沈西夏去电玩城玩时从娃娃机里抓出来的。小黄人是沈西夏的最爱,她的手机铃声和手机屏保都是小黄人。看到娃娃机里有个可爱的小黄人,李韦努力抓了好多次,一次又一次地换游戏币,终于抓到了沈西夏最喜欢的小黄人。当时沈西夏还责怪李韦是在烧钱。
  而马克杯和T恤都是情侣款式,虽然沈西夏的纪念物已经很旧了,可总算好过李韦的早已不知所踪。
  谁说她不懂珍惜,他不知道而已。
  还有一件李韦不知道的事,在他提出分手后不久,有天沈西夏去宿舍找他。他以为她是来说要重新开始,可沈西夏让他失望了,她只送他一件生日礼物就告别离去。那是一块手表,上面的LOGO怪怪的,总让李韦感觉是一件仿制品。
  李韦多年以来一直珍藏着这件礼物,说不上是舍不得戴,还是觉得那手表太过廉价。
  沈西夏用退掉项链再加上她做了几个月家教赚的钱买了这块手表。很名贵的品牌手表,表盘上的LOGO是沈西夏特意找厂家私人订制加了个他名字的开头字母,花了很高的价钱,并不是他所认为的廉价货。
  她没送过什么礼物给他,只有这一块表。她一直想给他一份特别的爱,他不知道而已。
  责编/刘维笑
  E-mail:blweixiao@163.com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26844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