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他告发了我的父亲

作者:未知

  他们俩口气平和,仿佛在谈一个普通熟人家的孩子。
  父亲与阳叔叔是中学的同学,也是县钢厂的同事,两个又一齐下海做生意。几年后,他们俩在城郊弄了块地,建起并排矗立的三居室的三层楼房,成了县城首屈一指的富裕人家。
  1990年,15岁的我考上县一中,是当时县里最好的高中。新校址就在我家对面。阳叔叔的儿子成志高兴极了,对我说:“姐,我明年也要考进一中。”我将复习资料都给了他,看着这个比我小一岁,就像亲弟弟一样的男孩大声说:“姐等着你哦! ”
  高中开学不到两个月的某天,我正出校门回家吃中饭,突然看见马路对面,我家门口,几个便服的男人正将我父亲围在中间,向路边的车走去。我正奇怪间,有眼尖的同学叫了起来:“你爸被铐着手铐!”我腿一软,便跪在了马路中间。不知谁扶起了我。我游魂一般飘回家中。
  原来,是阳叔叔告发我父亲行贿。有阳叔叔给的详细名单,检察院还在我父亲的书桌里搜出了一些可当成证据的账本,便将我父亲铐走了。
  我那天下午假也没请,直接就旷了课。父亲,在那个中午前一直是我的骄傲。在一中,我因为是父亲的女儿而闻名于全校。正因如此,我没办法回去面对那曾经羡慕与友善的眼神。
  母亲告诉了我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因为父亲发现阳叔叔拿了钱去赌,劝不住的情况下,便要与他拆伙各自做生意。销售渠道几乎全是父亲建立的,阳叔叔自然是不肯的。商谈、哀求无果之下,阳叔叔便向检察院举报我父亲行贿。他将所有行贿的行为都栽赃到我父亲一个人身上,但其实他也有份的。
  十五岁的我冲到阳家,疯狂地踢着那紧闭的大门,开口大骂:“姓阳的,你出来!”门依然紧闭,我回到家中,抄起菜刀,使劲剁门。刀卷了,朱红的大门很快被剁出了斑驳交错的印痕,但门依然没开。
  大概是害怕我那被怒火烧红的眼睛,他们第二天趁着我上学时,便偷偷搬走了。我放学回来,怔怔地看着我家门前那两把椅子――是我与成志常坐的,心中有一种深刻的悲伤。
  父亲被判刑两年,阳叔叔却安然无恙。
  家里的经济立刻陷入了困窘。母亲支起一个小吃摊子,好在一中就在对面,生意倒过得去。我得以继续读书,但这件事深深地伤害了我。我从以前的热情张扬,到之后的沉默寡言,整个高中期间,竟然一个朋友也没有。
  没过多久,阳叔叔家那套房子与地皮都被他卖掉了,
  父亲出狱后,立刻将母亲的早餐摊子换成了小餐馆。有天中午时分他睡着时我去他床头拿点东西,我弄出的响动极细微,他却闭着眼睛对着声音来源的方位准确地打出了一拳――监狱里两年的非常态生活在他生命里留下了深刻的创伤。
  时间慢慢过去,父母的餐馆越来越有名。后来请了表哥去打理餐馆,父母跟着我来到了大城市生活。
  去年除夕那天我们出门去逛花市,熙攘的人群里,父亲指着一个背影说:“是老阳!”我一愣,要知道,阳氏一家人,一直是我家的禁忌。现在父亲却轻易地就叫了出来。
  我觉得我早就不在乎了,只是担心父亲还记着所以从不提起。这一刻,我如放下心头大石,冲口而出:“不知成志过得怎样? ”父亲说:“听说是也在深圳工作。 ”母亲说:“他当初高中虽然只考到了二中,但后来大学考得还不错。 ”
  他们俩口气平和,仿佛在谈一个普通熟人家的孩子。
  童年少年时代我与成志一起玩耍的场景一一浮出记忆,那一刻,我的思念几乎决堤。
  我说:“我想办法找找成志。 ”
  父亲点点头:“嗯,找找吧。 ”
论文来源:《花样盛年》 2015年1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268669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