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为了祖国,站起来

作者:未知

  阳光逗弄着束束金光,照射在国家队运动员宿舍楼里盛开的芍药上,宣传栏里这几行字格外醒目:你觉得伟大高不可攀,那是因为你跪着,站起来吧!
  也是金色的光束,但一点也不刺眼,均匀柔和地洒在美国哈特福德市体育馆里,观众的情绪异常热烈。自由体操的垫毯那么绿,象一潭浓浓的秋水。身穿乳白色体操服的李月久以一串高翻动作出场,象一阵迅疾的惊雷滚过长空。随着他的跳跃,翻腾,看台上的观众一阵阵欢呼,帽子、鲜花抛向空中。李月久一个空翻转身,又高又飘,轻盈和谐。观众席上静了下来,一万双碧沉沉的眼睛注视着李月久别具一格的高难动作。突然,响起了激动人心的掌声。
  他仿佛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闪烁着光芒。外电评述:“中国体操队的李月久成了这次国际邀请赛的明星”。新星,它最初的光焰也是这样耀眼吗?
  “矮了点。”教练拍着李月久的肩,惋惜地笑着,那是刚到国家队时。李月久助人为乐,关心集体,人称“小雷锋”,可他的个子偏偏也和雷锋一样高,1.54米。干别的工作倒没什么,可体操是运动的艺术,也是艺术的运动,它需要颀长、秀挺的身材。
  困难往往是成功的伴侣。乐圣贝多芬是聋子,巴尔扎克幼年时被认为痴呆。当然,李月久不能和他们比,但生活绝不仅仅是现象的连续,这里也许包含了一个哲理。
  面对不利,李月久对自己作了具体、清醒的分析。身材不好可以用动作去弥补,主攻方向――高难度动作。当你认为伟大高不可攀时,是因为你跪着。“站起来”,这三个字时时冲击着李月久。
  刀片削去了手上的层层厚茧,李月久捧出了一掏掬汗珠。他练就了几个世界上无人企及的动作。但在这强手云集的盛会上,他是仅仅以精湛的技艺称雄于群芳之上吗?不,不是的。
  在邀请赛的第一天,第一个项目单杠比赛中,李月久就在做空翻转体180°抓杠动作时,磕破了嘴唇,牙齿也碰掉了半个。顿时,鲜血涌流,溅到了乳白色的体操服上,点点血迹,鲜红,鲜红,护卫在胸前的国徽周围。李月久忍着伤痛,完成了全套动作,翻身下杠,稳稳站定。示分牌的灯亮了,他得了9.60分。教练望着他身上的血,心疼地问:“怎么样?”李月久一反平日的腼腆多思,眉毛一挑:“行!”哪能犹豫呢?出国前,同伴们曾激动地表示:这回一定要击败从60年到79年一直保持不败纪录的日本队,拿下团体赛。为了这个,拼了!在后五项的比赛中,李月久咬着棉团上场了。难以忍耐的疼痛在剧烈的旋转跳跃中,只要稍一使劲,血就喷涌出来。最后一项跳马,因为血水糊住了眼睛,跳下时又扭伤了脚腕。
  这都没什么,重要的是动作,动作,李月久仿佛忘记了伤痛,忘记了观众,喧闹、欢呼声远远退去。在华美的吊灯下,李月久融化了,变得那么单纯,似乎他自己就是体操的一个动作,那样清晰、和谐。
  在碧眼金发的观众心里,他是一个意念的化身,他是一个象征。人们可能肤色不同,语言各异,有时是那样难于互相理解,但是,李月久以他那顽强、坚韧的民族精神,赢得了观众的敬仰。只要他出现,观众席上就一片骚动。“China Li”,看台上飞出一个声音,李月久一回头,照相机镜头对准了他,“咔嚓”,美国朋友在摄影留念。可惜,那不会是太好的形象,他的眼睛有些肿。谁又知道,多少个夜晚,李月久躺在床上,还反复琢磨着一套又一套的动作,双手就象训练时一样大汗淋淋。
  蓝眼睛、黄头发,一位外国记者走了过来:“您受了伤,还坚持比赛,不觉得疼吗?”
  “想到祖国的荣誉,我就不疼了。”
  只说了这几个字,太少了,应该说,很疼。流了那么多血啊!可这也不是第一次受伤了,75年腿部的半月板撕裂。手术后,肌肉萎缩了。李月久把杠铃绑在腿上,一伸一屈地练,每做一次动作,头上都渗出一层冷汗。还有左脚脂肪垫挤伤,还有胳膊的韧带扭伤,还有……每一次都咬牙挺过来了。这回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补充。
  可是,这些都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的。黄头发、蓝眼睛倒频频点头,他都理解了吗?
  终于,我国男队战胜了日本队,夺得了团体第一名。多年的愿望实现了。
  “月久,你立功了。”教练说。李月久脸红了:“没大家,我哪成啊。”伙伴们过来拥抱他。这时,庄严的国歌奏起来了,多么熟悉;鲜红的国旗徐徐升起,多么亲切。李月久觉得自己浑身的血往上涌,他仰望着五星红旗,耳边仿佛听到了母亲的召唤。
  李月久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是的,李月久站起来了。他已经获得了十几枚金牌,又被评为最佳运动员。面对荣誉、鲜花、奖杯,他想着共同战斗的教练、伙伴,他曾几次把金牌送给教练。他惦记着散发着镁粉味的体育馆。他要付出更多的汗水,甚至鲜血,因为,他要使祖国站得更高,更高。
  运动员宿舍楼里的芍药开得更红火。那一行字显得更威严,令人瞩目。
  当你认为困难如巨峰高耸,伟大高不可攀时,那是因为你跪着。古希腊有句格言:“要认识你自己。”战胜了内心的怯懦,你就会发现一个崭新的自我,就会唤醒内心深处沉睡的力量,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你。
  这,就是生活的哲理。
论文来源:《中国青年》 1981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279984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