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青年团必须向一切坏人坏事作坚决斗争

作者:未知

  一月二十三日人民日报和一月二十七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中共中央华东局纪律检查委员会开除黄逸峰党籍的消息和社论。前华东军政委员会交通部部长兼华东交通专科学校校长黄逸峰,因为压制民主,对写信给人民日报批评华东交通专科学校存在混乱现象的学生薛承凤,施行打击报复;并欺骗组织抗拒党的检查,受到了中共中央华东局开除党籍的处分。在黄逸峰反党行为的事件中,华东交通专科学校青年团的组织,不仅不坚持原则,为维护党的利益而斗争,相反地却盲目服从,压制民主,严重脱离群众,完全丧失了青年团应有的在与坏现象作斗争中作党有力的助手的战斗作用。华东青年报为了更好地教育团员,于一月二十日发表了这一篇“青年团必须向一切坏人坏事作坚决斗争”的社论。――编者
  党把坏分子黄逸峰清除出党了,因为黄逸峰对党不老实,以迫害和报复的手段来压制批评。
  我们党一向把广大群众性的监管和自下而上的批评,看作是肃清官僚主义、腐化堕落、违法乱纪最重要的办法和条件。因此一直都采取积极的办法来鼓励和支持群众的这种主人翁的态度,如果谁违背了党的这个传统,甚至对批评者和检举人进行打击报复,那么谁就犯了严重的罪行,那就不管他过去有多长的斗争历史,多大的功绩,现在有多高的地位,都得加以严厉的惩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加强党,加强人民政权,使国家开足马力前进。
  黄逸峰这个坏分子为了报复一个青年学生――薛承风――对他所领导的学校中的混乱现象的批评,竟采用了布置侦察、开斗争会,威逼该学生离开学校等一连串报复的可耻的反党行为,而当上级机关派人来检查时,又企图以一切方法来遮盖自己不可告人的恶行,但是党终究是最英明、最果敢的,因此当事情一旦揭开,原形毕露时,像身任华东军政委员会交通部部长这样高的职位的黄逸峰,就身败名裂了。
  在黄逸峰反党事件中,华东交通专科学校青年团的组织同样也犯了严重的错误。这个组织不仅没有向坏人坏事展开斗争,反而盲目听信黄逸峰等人的欺骗和谎言,去打击检举人,监视“落后分子(即是对黄敢于斗争的同学),有些团员不是拥护党报对缺点的揭发,反而带头联名写信要人民日报“检讨”、“更正”;不是以全力保护批评者,反而去帮助坏人追查写稿人,用“破坏学校”的罪名去恐吓检举人,把检举者当作“政治上的敌人”。黄逸峰要他们“站稳立场”(既是站稳黄的反党立场),他们就粗暴地对检举人进行斗争,在会场上大叫什么“开除”“劳动改造”的口号,这样,就必然在广大同学中造成这样一个印象:就是这个青年团的组织已经不是一个忠诚于党和人民事业的战斗组织,而成了黄逸峰等人所御用的一个压制批评的工具。这当中虽然有一部分团员对此产生过怀疑,也有一部分团员表示过极端不满,但由于这些团员觉悟不高,有些人作风很坏,特别是团的领导被一些昏头昏脑、是非不分、阿谀奉承者所掌握,所以就被解除了武装,失掉了战斗力,辜负了党的期望,完全脱离了青年群众。
  对于党对黄逸峰的这一反党事件的处理,不但使我们更加认识了党的光荣、伟大和正确,认识了党的大公无私,使检举者获得保障不受报复的正确措施,认识了为巩固党而清除坏分子的绝对必要性,因而更加信赖党、热爱党、跟着党前进。对于青年团的干部和青年团员来说,还应特别记取这一教训,这就是:每一个青年团员都应分清是非,坚持革命立场,揭发一切坏人坏事,以全力支持正义斗争。
  华东交通专科学校青年团组织之所以犯这个错误,除了那里党对团的领导发生错误之外,对青年团本身来说,主要原因是那正大部分团员觉悟不高盲目服从。那里的团员并非完全看不出黄的恶行,像团总支干事花蔚文,当团总支书记要她不把团的记录交给上级检查组时,也曾产生过怀疑,但又以党支部的决定不会错而打消了。又如很多团员也曾感到薛承凤所反映的问题,确代表了当时不少学生的意见与情绪,对黄、蒋是不满的,但因惧怕打击,所以就畏缩不前,失掉勇气,个别人甚至违反真理,充当黄的走卒去斗争批评者。他们不懂得揭发坏人坏事是青年团员神圣的义务和权利,只要敢于向坏现象斗争,有毛
  主席撑腰,是一定会得到胜利的。而作为一个青年团员,为了坚持真理,就是被开除团籍,危及自己生命也应该斗争到底的。
  有些团员以为团既是党的助手,就不应对党委提出什么意见,以为提了意见就是组织观念不强,不知道服从党和对党提意见是一致的,因为反映好人好事和揭发坏人坏事都是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如果只是做一个盲目的助手,像华东交通专科学校团的组织一样,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糕。
  有些团员以为只要服从党的指示,青年的意见则不一定重视,不知道党的利益与群众的利益是一致的,党之所以有力,就在于密切联系群众,集中群众的意见,像华东交通专科学校团的组织就是因为存在这个糊涂观念,所以就不能以全力来支持薛承凤的正义斗争,反而是蒋震虹叫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个青年团的组织怎么配称为党的助手呢?怎么能指望青年的信任呢?
  有些团员以为批评人的人应该是本身没有缺点的,否则就是动机不纯。不知道只要这个批评是基本正确的,“即使这个批评只是百分之五―十正确,”――斯大林同志说:“我们也不应当加以轻视。”可是华东交通专科学校有些团员认为薛承风是个“落后分子”,所以就对薛的批评加以歧视。究竟什么叫“落后分子”呢?这在一部分青年团员中的看法也是十分狂妄的,华东交通专科学校许多团员自称为积极分子,成天只想整人,不知道自己毛病就多得很,倒应该首先把自己先整一下。就算真是落后分子吧,那么青年团员既是青年的模范,就应该去团结帮肋他们,带动他们进步才是,又怎能加以歧视呢?
  华东交通专科学校青年团组织的错误是十分严重的,应该立即进行深刻检讨,改组支部,迅速改正自己的错误了。但我们还应该认识,像这个青年团组织这种糟糕的情形,在华东整个地区来说,决不是只有这一个,有些地方甚至存在更严重的情况,例如,横行霸道、打骂群众,强占白使、为非作歹等不能容忍的违法乱纪行为,而这种严重现象的存在,是与我们好些团委的官僚主义、一般化领导分不开的,是与这些团委满足于“团员大多数是起作用的,坏现象是个别的”这种情绪分不开的。我们不能不向这些团委大喝一声:你错了,在你这种官僚主义领导下,坏现象已经不是个别的了;就算是个别的,也是十分严重了。如果不迅速地改进自己的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有一天官僚主义的祸水是要把你也给淹死的。
  每一级团委都要检查一下自己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是不是整天在自我陶醉、自我开会、睡在文件堆里、对下面的情况漆黑一团。
  每个团的基层组织都要检查一下,有没有战斗精神,敢不敢暴露自己的缺点,敢不敢向一切违反党和人民利益的坏人坏事展开斗争。只有敢于战斗,才能培养青年成为忠实于祖国的、有实际本事的、有良好道德的、新的青年一代,才能使青年团员真正成为忠实于党的事业的生气勃勃的一代,才能提高团在大规模建设中的战斗力,协助党掀起一个轰轰烈烈的大张旗鼓的揭露一切坏现象的斗争高潮。
论文来源:《中国青年》 1953年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28000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