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贬值了吗?
作者 : 未知

  “我的秘密”征文
  谁都有心中的秘密,青年人的秘密会更多。把秘密隐藏在心里在,也许只是一个的忧愁、困惑,公开了你的秘密,也许会给人一种解脱、希冀、启迪。愿意让朋友们分担你的忧与喜吗?给“我的秘密”栏目来稿吧,我们为青年朋友们分担你的忧与喜吧?给“我的秘密”栏目来稿吧,我们为青年朋友们开辟这个园地,愿大家在这里结识、交流,共同体验多彩的人生。征文要求内容真空、语言生动、文字不超过1500字。请在信封上注明“我的秘密征文”。
  
  我这个人喜爱读书,深刻体会到知识的重要性,即使在“文革”时,上小学的我丝毫没有放松对文化课的学习,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隔壁的顾叔叔是五六十年代的中专生,是当时我认识的具有最高学历的人,他设计的一座小拱桥非常漂亮,我很崇拜他,暗下决心,好好学习,将来做一个像他那样有出息的人。
  上了大学,学习任务松,可我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了,每天除上好专业课外,还自学哲学社会科学6个小时,撰写2000字的读书笔记。在西安实习期间,学校安排到华山旅游,而我却在陕西省图书馆坐了2天。
  参加工作以后,我仍保持着旺盛的学习热情,并且把学到的知识用于实践,协助领导搞好车间、班组管理,很受领导赏识,很快被调入机关工作。在繁忙的工作中,我依然没有放松学习与钻研,几年来,我撰写的论文有20余篇被中央、省部级有关单位采用或评奖。
  尽管我的头发已日渐稀疏,可是我的精神生活是充实的,每当我辛勤劳动的成果变成了铅字或获奖时,我的心情很兴奋,有种无与伦比的自豪和幸福感。
  然而,近些年来,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在逐步发生转变,我在获奖之后的自豪和幸福感渐渐显得淡漠,我甚至有时感觉自己变得很可怜。论职位吧,我好几年没动窝,而我原来的同学、同事,有的当上了科长,有的成为经理;论收入,我尽管偶见稿费之类外快,而与人家的外水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论身分吧,人家家有电话,出门有车,走到哪儿都有人客客气气、点头哈腰,而我前些年文章获奖还有许多人祝贺,现在没人把它当回事,就像《人民日报》报头下的拼音字母一样,不屑一顾。当然,我列举的这些身外之物,本不该计较,可它是社会对于自己的回报,从一定角度上说,它体现出社会的需求,体现出你的社会价值。我也仔细琢磨他们究竟有什么能耐?说实话,他们中有脑袋灵光、口才出众、会来事的,确属一种特长;但也不乏一些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辈,总而言之,靠勤奋、靠学识者微乎其微。再看看我们周围的企业轻视知识的现象随处可见,学不学一个样,业务能力强就未必光彩,长级、提拔,该没你就没你,踏踏实实钻业务的人不吃香。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会来事者”大大受宠,而真才实学的往往会被忽视。我常想:知识真的贬值了吗?
  (湖北万一)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