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五四”伴我风雨行

作者:未知

  告别团组织已4年有余,但让我最难忘、最留恋不舍的非“五四”青年节莫属。因为“五四”是我人生的转折,曾给我空虚、惆怅的10年待业生活带来璀璨的一瞬,使一个几近死寂的心又蓬勃地跳动。
  小时候,我是一个丑小鸭,常常被人讥笑、冷落。加上家境贫寒,靠母亲拣破烂贴补家用,穿得脏兮兮的,常常受人欺侮。上学后,我依旧平平淡淡,引不起别人的重视,得不到老师的关怀。殊不知,在这个世界上,关怀是最有力量的。三次高考的落榜和两次招工无望的打击,使我整天关在房子里,生怕碰上熟人,偷偷地流着眼泪,苦苦地熬着时日。一天,妈妈说,水电段知青队举办青工政治培训班,她给我报了名。无奈的我只好去了。结束那天,老师将我写的《学习总结》在班上宣读,我受宠若惊。1983年5月4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我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组织。宣誓完毕,我把自己保存的50多本书捐献给团组织,算是我给团组织的见面札。团委书记表扬了我,让大家向我学习。我心里美滋滋的,暗暗发誓,一定要为团旗增光添彩。
  1984年5月4日,哈密分局团委举办演讲会,知青队从矮子里拔将军,赶我上架。我也有心一试,到底是第一次登上俱乐部的大讲台,腿发抖,声发颤,面部表情比哭还难看,还算撑下来,没讲砸。“多上几次就好了。”团委书记拍着我的肩膀鼓励我。我开始对自己有了信心,但自卑感并没有完全消失。在这节骨眼上,我结识了一位残疾青年,由于残疾,他考学无望,招工不沾边,眼看着自己的同学个个前程似锦,他几乎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然而,他置身心的苦痛于不顾,顽强抬起头,选择了自学中医的道路,足足熬过6个年头,终于挂起“立全中医诊所”的牌子,“为民除疾”成为他人生的目标,他被乌鲁木齐铁路局评为“自学成才积极分子”。我的心不由为之一震,残疾青年能有今天,难道自己真是麻绳穿豆腐――提不起来了吗?
  都说“地上一个人,天上一颗星”。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一颗星。是星就有星的位置,是星迟早要发出光亮。于是,我开始与书交上朋友,用知识武装自己。白天,我将汗水洒在劳动场地,夜晚便带着一天的疲劳在灯下解脱自己、完善自己、充实自己。一次,某单位举办舞会,曲子响着,却没人跳。为此,我写了一篇题为《青年人切勿死要面子活受罪》,忐忑不安地寄往《新疆铁道报》。“宝梅,你的文章见报了。”团委书记兴冲冲跑来,我一把抢过报纸,在报的一角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这极大地鼓舞了我的写作欲。我小心翼翼地将“豆腐块”剪下来,粘贴在红日记本上,时间恰是1984年5月4日。
  第二年,我专门写了篇《“五四”抒怀》又发表在《新疆铁道报》上。同年6月,我考上了电大。当然,也有人从牙缝里挤出“考上电大?我以为考上研究生呢?”是的,对别人来说,或许微不足道,对我来说,的确不同凡响,它意味着我崭新生活的开始,也提醒我已不再是昔日的丑小鸭。
  1986年5月4日,哈密电大分校为庆祝“五四”青年节特举办“文凭与水平”专题演讲会,我写的那篇《当我走上演讲台的时候》以生动感人的亲身体会,击败全校所有对手,一举夺魁。这可是我第一次当冠军啊!当我从校长手中接过奖品时,我热泪盈眶。主持人见我如此激动,便问我想说点什么。面对台下黑压压的听众,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心里话在麦克风前变成十个字“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会场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在场的一位相貌不佳的姑娘给我送了一束鲜花。花是枯萎了,可那份鼓励却永远伴随着我,走过春――夏――秋――冬。
论文来源:《中国青年》 1995年10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28328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