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湖畔,骄子也有忧伤时・・・・・・(特困生,你要挺住!)
作者 : 未知

  未名湖畔,尖子云集,群贤毕至,在人们眼里,这里汇集着多少骄傲、多少豪情、多少壮志!
  然而,谁曾想到,未名湖畔中的一些骄子,也有忧伤之时……
  这是北大一位特困生写下的一段含泪的文字:“母系亲族尽殁,父方亦无别助,艰难世事,飘泊浪荡,何枝可栖!只身孤影,异地于室,远忧近虑,袭上冰心……殚精竭虑,犹入不敷出,寅吃卯粮……”
  作为全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的这群骄子中同样有这么一些特困生。这里的特困生的数量有多少呢?
  按北京市1993年规定的贫困线(120元)并考虑到1994年物价上涨因素,北大贫困学生约2000人,接近20%,其中特困生超过5%,将近600人。
  据统计,北大94级新生奔驰助学金及汇凯助学金的36名获得者,他们的家庭都很贫困,绝大多数来自农村,另外还有一些来自父母双亡或单亲家庭。特困生中农村学生占70%。94级法律系新生徐亮高中时由于父亲遭车祸,家庭欠债几万元,但在当地社会各界捐助下,他仍得以完成学业,高考以绍兴地区第一名、浙江第二名的成绩进入北大。国经系93级汪勇来自大别山革命老区,家庭困难,但他仍以湖北总分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上北大。从总体上来看,进入北京大学的贫困学生在中学时都是非常优秀的。
  这些学生进入北大之后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随着高教体制的逐步改革,学校收费逐年增加。据统计,北大89级学生未交一分学费,90级每年交费200元,91级交费220元,92级320元,直到94级学校想尽办法压在教委规定最低线――1000元。学生伙食费用比两年前整整高出一倍,北大的平均线是每月160元。这些因素对农村学生尤其是特困生的冲击显而易见。一些学生生活处于营养摄入的最低限,以至于学生中有这样的戏称:“大一胖,大二瘦,大四只剩下骨头。”研究生如有家庭负累,生活更加困难,必需的学习资料、图书都无钱购买。
  尽管如此,北大特困生学习仍然十分勤奋,节假日的休息时间很少像别的同学那样出去交游或上街购物等,而是坚持与书为伴。
  但是,经济困难所造成的营养不良已导致这些学生的身体素质下降,经济困难也限制了这些学生参与社会活动的机会,也限制了他们才智和个性的充分发挥,于是他们当中很少能成为学生骨干。他们在求知、奋斗、忍耐中苦苦挣扎。技物系94级新生姜键淮,家境贫寒,多病的双亲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辛劳换来的粮食仅够糊口。上学时,他穿着中学老师给的一套衣服,带着一个病躯,仅有的1000块钱也是向亲戚四处筹借的,但交完了学费,他就一无所有了!类似的情况还不少。
  每一位考入北大的学子,都背负着父老乡亲的深情与期待,背负着国家富强、民族腾飞的历史责任,关心他们,爱护他们,想方设法帮助他们解决眼下的实际困难,正成为北大关注并已在着手解决的当务之急。
  北大的一位主管领导表示:只要是人才,再贫困北大也要,北大一定不让学生因生活困难影响学习!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