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你的家庭幸福
作者 : 未知

  我们每个人从童年起便过惯了家庭生活。在家庭里我们学会走最初的几步路,聆听第一个童话,接受生活中最早的祝福。是家庭把我们送上遥远而艰辛的旅程。“家庭”和“幸福”这两个词,常常紧密连在一起。所以青年人想起幸福,那不只是萝想建立功动,梦想着迷人的创造性工作,以及人民的信任和称誉,而且同样萝想着一个真诚、热烈而可爱的生活伴侣,梦想建立友爱而巩固的家庭。
  毫无疑问,帮助我们建立和巩固社会主义家庭的根本动力,那就是爱情。
  许多人感到惊奇,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是由相爱而结婚的,但离婚的事却仍然出现不少,而且其中大部分恰巧发生在青年的家庭。离婚启事仍然没有从我们报纸上消失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爱情本身是一种不巩固的感情,而主要是某些人一面举行结婚一面就认为不需要爱情也行,或者把爱情当作偶然的、瞬息消逝的热恋和最初的同情感。
  真正的爱情总是从热恋和同情感开始的,但这决不是说,任何热恋都能生长成真实的爱情。须知唯有爱情才能给人们带来家庭生活的幸福,因为家庭的幸福首先便是夫妇之间的爱情的幸福。
  结婚和建立家庭是人生的终身大事。一个人一旦结了婚,那他就担负起了照顾别人的生活和幸福以及养育孩子的重大的道德责任。
  阿・依・赫尔岑在批评资产阶级的婚姻和家庭的观点时,曾经写道,按照他们的观点,“婚后就不再需要爱情了,――您已经越过了自然的感情的边界,定进了另一个精神世界,在那里您既没有动情的眼泪和叹息,也没有任何的激动,唯有平淡无聊的生活,毫无感情地履行连反本意的职责……”
  苏联共产主义道德却抱着完全相反的观点。苏联人的婚姻为爱情和幸福建立了最美好的条件。
  但假使认为,只要爱上了一个人,那么家庭的幸福便会自然而然地送上门来,私生活也会过得事事如意,那就不符合事实了。不,没有经过斗争,任何幸福也不会送到人们的手中来的;而当你一旦获得了幸福,那你便需要小心翼翼地珍惜和保护它。这个道理也完全适用於夫妇爱情的幸福。
  爱情赋予人们极大的精神满足,使人变得高贵起来。但它也会带给人们新的冲动、烦恼和困难。恋爱不可能常常找到最理想的对手。心灵的鉴定表也决不可能老是和干部鉴定表那末符合。但须知爱情正是一种追求理想事物的愿望,因而它也就极端不能容忍你所爱的人的任何缺陷和弱点。这就意味着在恋爱的时候,常常可能发生口角,互相抱怨;总希望可爱的人儿尽量理想化,尽快地摆脱他自己固有的缺陷。
  何况,在你周围还有许多人,他们的缺点也许比你更少,而且在你眼光中比你更加值得尊敬。这时你便会笼罩着不安,生怕失掉了你的幸福,最后自然就会引起嫉妒心。你可能变得神经过敏和吹毛求疵。这样也常常会引起口角,甚至感情的破裂。所以在恋爱中必须善於控制自己,和爱人相处时要学会委婉和忍耐。
  爱情和婚姻不只是互相丰富,而且需要双方自已克制某些在结婚前不必受限制的东西。必须牺牲
  某些方便,某些习惯,更加约束自己。但决不能容忍懊恼的情绪和自私的心理,因为所有这些微小的牺牲都是建立在夫妻间农厚的爱情上所需要的。
  人们常常把爱情比做火焰,说什么“爱情的烈火”等等。那末爱情的火就应该是照耀烟雾和风雪的路灯;是供人们在阴雨和严寒中取暖的营火,是烧尽人身一切丑恶、自私和庸俗的烈火。
  可是,就像其他的火烟一般,爱情的火焰也要经常添燃料,才能使它燃烧不熄。何况生活中还常有缠绵的秋雨和寒风。然而许多人都不善於珍惜爱情,甚至於把它当作多余和无聊的事。
  我们还记得德・格兰宁的真实而公正的小说“求婚者”中的波塔平柯。一个人由恋爱结了婚,婚后不久,他便不再跟妻子讲一句甜言蜜语,也不愿和她分尝生活的苦乐,甚至对她失掉了起码的关怀。波塔平柯认为,男女间只有在婚前才需要感情;结婚以后只要照例拿钱给妻子用,不酗酒,不打老婆就很够了,这样家庭幸福也就有保障了。
  不错,在旧时代里,妇女只要不被丈夫打骂、不被剥夺面包就算是很幸福的;这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当然,今天我们还碰得见这种道德上的败类,他们殴打妻子,侮辱妻子,把家里给孩子用的钱扣下来买酒喝。但是人们会把他们当作僵尸看待。应该记住:对这种人不要有任何好奇或惊异,必须发动社会舆论对酒鬼、流氓,表示鄙弃和仇视,并坚决和任何对妇女的粗暴行为作斗争。
  但要知道,酗酒和对妇女的粗暴态度等,只不过是公开地破坏家庭的幸福和摧残子女生活的行为;而波塔平柯式的粗暴态度,却是在看起来好像是很关心妻子、很“循规蹈矩”、有时还被认为是过着正常的家庭生活,而事实上却同样是破坏家庭幸福的行为。因为事情十分明显,地下的泉水同样会很容易冲垮建筑物的,好像浑浊的狂暴洪水一样。
  “不干涉”妻子的事情,庸俗地互相包庇,这一切对於保持家庭的幸福都是有害无益的。需要的是积极地帮助,热情地关心她的事情,小心地保持在初次会面时发生的那些优美、动人的感情。
  毫无疑问,男女间共同的兴趣是爱情方面非常重要的条件,是家庭幸福的必要条件。但要知道这绝对不是说,夫妻一定要有同样的专业。
  男女双方共同的兴趣首先在於:他们俩都同样是苏维埃人、苏联的爱国者,他们在一块建设共同的幸福,在一槐实现教育下一代的艰巨的社会责任。共同的兴趣决不意味着在一切生活问题上见解完全一致。契诃夫的“宝贝儿”不应该是我们理想的妻子的榜样。共同的兴趣、爱情与幸福甚至能够在夫妻间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职业,或在这样那样问题上的纷歧意见下产生。
  “性格不合!”没有比这更愚蠢的离婚借口了。爱情――这并不是人们间庸俗的相似,它无宁说是人们精神的和谐 一致。而和谐一致却又不仅是由於互相吻合的结果,也是由於互相补充和对照的结果。我们还记得卡尔・马克思在回答有名的家庭调查表时曾说过:
  你最尊贵的品德是什么:
  人………………………朴实
  男人……………………刚毅
  女人……………………温柔
  即使马克思谈到妇女的主要德行只是开玩笑,但我们总归无法驳倒这样的事实:一个人常常首先尊重并寻找着别人身上那些他本人缺少的东西。为了保持爱情,就不要惧怕意见分歧。不要由於这样的缘故而挑起家庭的纷争:比如说一个人爱好轻松的曲调,另一个人喜欢欣赏交响乐;一个人爱好文学,另一个人喜欢技术;一人动作迟缓,另一人过分活泼;要善於理解、尊敬并从而重视那些在爱人身上的差别和歧异。   当然这并不是意味着:应当尊敬和重视那些和共产主义道德标准和要求相违背的“特性”和“怪癖”。非常明显,我们不应该容忍吹牛拍马,自私自
  利,卑鄙无耻等恶劣品质。但对於那些建立在共产主义道德原则和标准上的不同的性格、兴趣和见解却不应该成为离婚或破坏家庭幸福的理由。
  有些妻子认为,妇女活动的主要范围是做新式服装,照例跑理发馆,以便使丈夫更喜欢她。类似这样的妻子常常不喜欢社会活动。把参加青年团的工作当作无聊的儿戏。他们的世界被缩小到自己周围亲人的狭小天地里,有时甚至缩小到摩登的帽子上面了。
  是的,这一切常常会引起家庭的分裂。但在这和情况下,丈夫也不应当讨厌她,而要尽量去帮助她改造自己。
  每个家庭都有权决定自己应该怎样更好地分配劳动力。但重要的是不应该把一切沉重的家庭劳动都推到妻子一人身上。男子的高傲自大,漠不关心妻子的家庭事务,不了解家庭的困难,这一切都是不能原谅的。家庭的每个成员至少要为保持自己健康、青春和精神成是创造平等的条件。
  坦白地说,在厨房、洗衣盆、除麈器中,找不出多少诗意。而且厨房的设备常常是简陋的,有时除麈器还买不起,只得用普通的扫帚来代替。於是在妻子洗衣盆的蒸汽中,就淹没了他们从前夫妇关系的优美动人的感情了。丈夫再也看不见妻子原有的美貌了。她(甚至还要常常参加生产工作!)也就没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去熟悉那些新出版的文学作品、刚上演的戏剧,而且也不能保护自己的容颜了。她常常面容疲惫,丧失了自己肉体的美感和魅力。
  妇女不一定要从事生产工作,但她必须参加社会生活。为什么家庭妇女的社会工作方式如此贫乏呢?为什么文化体育组织很少注意她们呢?要知道,这些妇女正在教育着下一代,而且苏联家庭的巩固主要是依靠她们呢!
  有些人把爱情和热恋混淆起来。具体说,就是把爱情仅仅缩小为热恋 。这些人看到他们的激情随着岁月逐渐冷淡,便得出结论说:夫妻幸福结束了,於是又开始追逐着新的“幸福”。但真正的幸福却仍然留存在那种有着最初的浓厚的爱,悠长的共同生活和劳动,无私的忠诚和尊敬里。
  狂热的恋情自然是会随年月而减退的,但这并不是说夫妻的爱情从此消失,幸福即告隐退。不,只有在爱情中那些配称为尊敬和友谊的东西才会与日俱增,而家庭幸福也会变得越来越广阔。也许有一个年轻的丈夫和妻子,家庭会更幸福些,但要知道每人的青春年华都很有限啊。
  苏维埃青年建立家庭的目的,是为了使夫妻更好地共同为祖国劳动,为了给祖国培养诚实的并热爱劳动的儿女。因此,家庭的劳动、幸福和整个社会主义社会的幸福是不可分割的。一个家庭只有和自己人民过着同样有意义的生活,感觉自己是人民的一部分,和人民一起为伟大目标劳动斗争,才可能得到真正的巩固和真正的幸福。阿・依・赤尔岑正确地写道:“如果不知道家庭以外的任何世事,那末私生活就会变得索然乏味,这是很糟糕的事情……越是人们集中在私生活上,他越是容易被偶然的不幸袭击。”
  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一年年努力提高苏联人民的生活水平,他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正在增长。苏联人民摆脱了一切剥削和压迫,确信自己的未来。他们有幸福的一切条件。如果在我们这里有的家庭生活和私生活很糟糕,没有幸福,那末他们最好想一想:他们是不是每个人都尽力去创造自己的幸福,他们自己的生活目标是不是都摆正确了。
  (徐本炫节译自苏联“青年共产党人”杂志1955年2月号。题目原为“谈苏联青年的家庭幸福”)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