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史教育了我
作者 : 未知

  我是一九六一年初中毕业后没有升学,响应党的号召回到农村的。两年来,在党、团组织的培养教育和老农的指导下,受到了锻炼,作出了一些成绩。今年二月份参加了县的劳模大会。会后,捎带着看了看我的同学李银兰(我们是一块初中毕业的,她继续升学了)。一见面亲如姐妹,说了过半夜也没说完。看贫到她们在继续学习,我想,农村虽然不错,总觉着不如升学。因此,从回家的路上就觉着很后悔――当时没有升学。
  虽然我心里这样想,但和谁也没说过。在自己心里斗争了几个月。最近,我村搞阶级档案和阶级斗争史,我参加了。经过几天的工作与老农民、老干部座谈、访问和帮助抄写材料,这才知道了现在的幸福是怎么来的。要没有共产党,我不用说上初中,就连生命也难逃。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请看我的家庭历史:
  我听父亲说:在二十年前(那是我还没出世的时候),因日子过不下去 ,祖父就把我父亲分出来了。当时我家八口人(父母亲,四个哥哥两个姐姐),只分了二亩沙滩地。父亲有病,哥哥们小,不能耕种。二哥八岁上给人家放羊,一年中给五升玉茭子。几年连着饿死了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一九四四年又生了个我。那时父亲还有病。父亲说:“当时想,几个孩子都饿死了,又生下一个也得饿死。不如早弄死好,再说又是个闺女,白跟着受罪。”当时曾把绳套挽好了,准备勒死我。但是我的哥哥姐姐懂事了,谁也不容,才拦下了。后来共产党领导分了房子,分了地,贫农翻了身,生活一天天好起来。在我八岁上,父亲就把我送进了学校。我是我家第一个上学的。我记得送我上学校的时候,父亲对老师说的一句话:“真没想到。我这一辈子家里还有上学的”
  知道了过去,看看现在,有什么可后悔的呢?要讲后悔,是后悔我不应该有那种错误的思想,真对不起党和毛主席。这回我明白了。我要坚决红在农村,专在农村,扎根在农村,把我的青春的光和热献给农村社会主义建设事业。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