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一个陌生的国度
作者 : 未知

  芬兰是圣诞老人的故乡,地处北欧,国土面积约33.8万平方千米,约1/3在北极圈内。人口约520万,93%为芬兰族,信奉基督教路德宗。传说芬兰人的祖先来自遥远的东方。匈牙利人倒是认他们为同宗,据说两国的语言有某些共同之处。从匈牙利的历史来看,他们的确是从欧洲的东北部南下多瑙河平原的,而匈牙利人很可能是汉代西迁的北匈奴的一支,所以康有为老先生曾说他们是我们中国人的远亲。这样说起来,芬兰人或许便是留在欧洲北部未南下的那支北匈奴的后裔。若是,那么这芬兰人或许真可以算是我们的一门远亲了。不过以我所见,匈牙利人从外形上看来,黑发乌目,似乎东方民族的特点多些,而芬兰人则多为金发碧眼,东方民族的迹象很少。不过,这可能与芬兰近千年来一直受瑞典、俄罗斯统治有关。芬兰人吃尽这左邻右舍之苦,先是瑞典统治了它近700年,俄罗斯强盛之后又从瑞典手中夺取了芬兰,芬兰大公国成了俄罗斯的一部分,直到俄国“十月革命”后始获独立。这近千年的异族统治和人种交流,东方民族的基因不断被稀释,自然也就所剩无几了。
  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位于芬兰南部沿海,隔芬兰湾与爱沙尼亚相望,人口约50万。赫尔辛基沿海有众多岛屿,因此有避风停泊之利,为芬兰重要港口。赫尔辛基建于500年前的瑞典统治时期,数百年来无多变化,故今日所见仍觉古意盎然。城市建筑多用浅色花岗岩石料,故又有“洁白城市”的美称。市内街道宽阔、绿草如茵,十分宜人。2000年,赫尔辛基被评为欧洲9个文化城市之一。
  说起芬兰的文化,不得不提芬兰音乐之父――西贝柳斯。西贝柳斯1865年生于芬兰的耶尔文帕镇,自幼聪慧,9岁即能作曲,被誉为“音乐神童”,享年92岁,一生作曲无数,其中最著名的是奉着一颗赤子之心献给祖国的《芬兰颂》,此曲也奠定了他在国际乐坛的地位。1967年,芬兰人为纪念西贝柳斯逝世10周年,在赫尔辛基建立了一座西贝柳斯纪念公园。公园里花木茂盛自不必说,公园广场上有西贝柳斯纪念碑,由芬兰著名雕塑家希尔图宁设计制造。西贝柳斯巨大的头像以不锈钢制成,面容深沉冷峻,围以不锈钢制的不规则花瓣状物,放置于粗粝的红色花岗岩上,令人望而生敬。头像附近则以600余根长短不一的不锈钢管组成管风琴,向西贝柳斯的音乐成就致敬。海风吹过,管风琴发出呜咽之声,象征著芬兰人经历的诸多磨难。
  芬兰多湖泊,有“千湖之国”的美誉。湖中多小岛,碧水蓝天、鸟语花香,自有宜人之处。据说芬兰人家家都有郊外别墅,而且多建在这些宜人的小岛上。我们访问时,特意要去看一看。我们造访的是赫尔辛基郊外一个名为“情侣岛”的小岛。车到岸边,但见湖中芦花翻白,野雁与一些不知名的水禽在湖中游弋,宁静得出奇。弃车步行,过桥登岛,几不见人,唯有松鼠出没,也不怕人,满地乱窜,甚至抬起两前肢作“作辑”之状,我们也就当是欢迎之意了。
  岛上林木茂盛,林间有幢幢木屋,外观皆以粗大圆木构成,离地半米许,取干燥之意,门前台阶二三层而已。房屋不大,估计室内面积约十余平方米,各屋色样大同小异,据称皆为为古时农家模样。此即芬兰人用于夏季度假之屋,亦是家家都有的这般郊外别墅。我们造访时已交秋令,各家别墅皆已铁将军把门。不过据导游说,以前不是这样,主人离去时冰箱内多留有食物,甚至在门上留条“欢迎使用”,如今世风日下,环球同此凉热,古朴如芬兰,亦不能免俗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