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不只是看病问题
作者 : 未知

  作者简介:   黄建始,北京协和医学院流行病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助理,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助理兼公共卫生学院院长,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科学普及学分会常务委员。从事健康管理和公共卫生应对体系建设的研究以及健康教育和健康科普创作等工作。是国内最早开展健康管理理论和实践研究的学者之一。
  
  上世纪70年代,健康领域科学家根据数十年研究成果,提出了“生物―心理―社会”的新医学模式。同期加拿大政府发布报告,指出国民健康不仅是由医疗服务(也就是人们关心的“看病”)单方面所决定的;决定健康的主要因素有四个方面:生物学,环境,生活方式和习惯,医疗卫生。
  人并不是单纯的生物人,人还是社会人。这就决定了人的健康状态不仅与其生物属性有关,而且与其社会属性有关。新的医学模式要求人们关注包括生物、心理、社会、环境因素在内的所有健康危险因素。1、生物学因素:如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等;2、心理学因素:如压力大、生活满意度低、工作满意度低等;3、生活方式因素:如睡眠障碍、不合理膳食、药物滥用、吸烟、运动少等;4、医疗系统因素:如医疗服务、院内感染等;5、环境因素: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因素(收入、教育等)。
  多年来,大量研究一次次证明,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生活方式和习惯(即个人行为)对健康的影响远大于“看病”(医疗服务)对健康的影响。研究发现,在过去近100年时间里,美国人平均寿命增加了30年。这增加的30年,公共卫生和预防贡献了25年,医疗服务只贡献了5年。抽烟、酗酒、缺少运动、高胆固醇和高血压等健康危险因素已经成为西方家喻户晓的名词。通过预防和控制心血管疾病,从1972年到2004年,美国心血管病死亡率下降了58%。可以说,确认和去除健康危险因素代表的是一种观念上的革命。当然,这并不是要抛弃过去成功的医学经验,而是要考虑心理、社会和环境因素对健康的影响。
  在我国,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慢性病发病率越来越高。据统计,中国的糖尿病人数世界排名第二,精神心理疾病患者人数是世界第一。其他慢性病,如高血压、心脏病、脂肪肝等的患者也越来越多。这么多的疾病,光通过到医院吃药打针是不能解决全部问题的,还要通过改变环境、改变个人行为来达到预防和康复的目的。
  首先,每个人都有责任把我们生活的环境变成一个健康的环境。比如,公共场所吸烟就不利于营造健康的生活环境。其次,要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和习惯,管好嘴、用好腿、不吸烟、不喝酒或少喝酒、好心态等。“管好嘴”指要掌握膳食平衡,食物摄入的比例大约是“一口肉、两口饭、三口水果、四口蔬菜”。“用好腿”,每人每天至少走6000步。“不吸烟”,因为吸烟害处大。“不喝酒、少喝酒”,因为中国一半以上的人由于基因的原因不宜喝酒,而且喝酒已经造成肝病病人大量增加。“好心态”尤为重要,拥有健全、健康的好心态胜过任何良医好药。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